首页

你在这里

回国见闻 2017 杭州 3

 

雷峰塔

 

7BB9950A-C17F-4DEC-A319-FACB192412CC.jpeg


按周导指示,大家6点半拖行李到餐厅用早餐,715分在大门口集中上车,7点半准时发车,去雷峰塔。


初冬的杭州城,晨曦下林木青青,散发着江南独特的清新而又湿润的空气。

这是南来客第四次(萱第五次)游杭州。距上一次来杭州,三十五年过去了。


故地重游,望着车窗外的景色,感慨良多。既感叹古城的变化,也感叹年华之流逝 - 当年风姿绰约的学子,如今已是老头子老太太了。


“昨晚的表演好看不好看啊?”周导像问小朋友那样问。


“好--”几个大妈应道,也像小朋友那样回答。看来大妈们对宋城千古情表演还是很满意的。开场白后,周导开始解说。南来客边搜寻旧踪边听。忽闻周导在车上又问:西湖十景,那一景最美?


这还真没想过。


“断桥残雪,”周导告诉大家 – 还是像对小朋友那样,接着讲解了断桥残雪的景色是如何形成的。


南来客过去游西湖都在夏天,冬天没来过,记得的几首诗词,“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望湖楼外水连天”、“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描述的也多是杭州的春、夏、秋风光,唯有周密的《木兰花慢   断桥残雪》 描写了西湖的冬景。


然而断桥残雪之景可遇不可求。


是日无雪。


想着想着,不觉来到雷峰塔下。


赶早来就是要错开旅游高峰。


周导让大家稍候,自己去购票,15分钟过去了,人没回来;又过去了15分钟,后到的旅行团都进去了,大家左等右等仍不见周导回来。正着急,周导出现了,原来碰上抽查 – 也真会挑时候。


三十多年前南来客游杭州那会儿,得天独厚,带薪读书、外加炒更稿费,来杭州,六和塔、灵隐寺、虎跑,都“到此一游”, 什么知味观、天外天、山外山、楼外楼,更是吃了个遍。不过,雷峰塔没去过。


原来的雷峰塔早在1924年就坍塌了。


鲁迅还就此写过一篇文章,文中说自己“见过未倒的雷峰塔,破破烂烂的映掩于湖光山色之间,落山的太阳照着这些四近的地方”,也见过“雷峰夕照” ”的真景,而且认为“并不见佳”。雷峰塔“倒掉”,白娘子得解放,鲁迅是高兴的,并且认为劳动大众也是高兴的。


新塔是2002年,也即原塔倒塌78年后,在原塔旧址上重建的。


据说新塔是按照旧塔原貌重建的。


余生也晚,未见过旧塔,只在照片中领略过雷峰夕照的风采。也许是先入为主,总觉得新塔少了旧塔那份苍凉。


在塔外数十级石台阶拾级而上,来到雷峰塔,进入塔内,保存在玻璃罩内的旧塔基出现在眼前。断垣残壁,散乱的砖块,灯光下依然阴森恐怖,可以想像白娘子在暗无天日的塔下是如何度日如年的,无怪乎老毛当年看京剧《白蛇传》看到法海把白素贞镇压在雷峰塔下这一段,拍案而起,大声疾呼,“不革命行吗?不造反行吗?”连裤子掉了都不觉得。


不过,雷峰塔坍塌跟革命无关,跟造反也无关。雷峰塔坍塌是因为塔基给掏空了 - 塔砖都让负心汉许仙们盗挖拿回家辟邪镇各自的娘子去了。


鲁迅九泉之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忽然发现自家娘子不知哪儿去了。环塔基找了大半圈,“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仰着头聚精会神地看电视介绍雷峰塔地宫。


人都到了现场还看电视?


“这种青花衫不知哪里买得到?”


原来看上主持人的服装了。


“趁人少赶快上楼看风景吧。”


大白天的当然看不到什么雷峰夕照。


何况,雷峰夕照是远观之景,雷峰塔是凭高望远之处。来雷峰塔不是看雷峰夕照,是看塔和登塔观赏湖光山色的。雷峰夕照是一回事,从雷峰塔上望西湖又是另一回事。


塔内设置有电梯。


三人乘电梯来到二层。


风光满目。


欲穷千里目,三人更上三层直到顶楼,来到塔外檐廊。


凭栏远眺,保俶塔遥遥在望;俯瞰西湖,画舫小艇在一泓碧水上缓缓游弋;湖光山色,尽收眼底,“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小杜的诗句在心中反复吟诵,旧游的情景也一幕幕浮现在眼前。两个老的陶醉在眼前风光与回忆中,儿子则忙于捕捉各种景色。

好一阵子才恋恋不舍地下楼离去。

 

 

 

花港观鱼


登雷峰塔远望西湖后,南来客等又在周导的带领下来到西湖十景之一的花港观鱼,近距离接触西湖。


花港观鱼南来客和萱年轻时来过,曾并立水边耳鬓厮磨观鱼,鱼儿蜂拥而至抢食,人指指点点笑语盈盈,当年情景,记忆犹新。故地重游,本想重拾旧梦,不料花港观鱼成了花港观人。游客进去一拨出来一拨,南来客在人流簇拥下匆匆“入港”,又在人流簇拥下匆匆“出港”,花港无花,鱼是一条没见着,人倒是见到不少,一个个到碑前水边看一眼,摇摇头,快步离去。


观鱼不成,无意间得了个下联。


小时候听父亲说起西湖有个上联:


断桥桥不断


有人对了个下联:


孤山山不孤。


还有人对“残雪雪未残”。


如今南来客也凑个热闹:


花港港无花。

 


泛舟西湖

 

从花港观鱼出来,大家在附近码头等候游船游览西湖。


游西湖日程本来只到雷峰塔和花港观鱼 (路过苏堤),乘画舫游湖是额外自费项目。除了大妈“家庭”集体行动不去,其他“家庭”都参加了。


西湖边,去码头路上,桃花未开,岸柳拂面,沿岸停泊着一条条小艇,不时有艄公大声吆喝“十五块啦!”招徕生意。


我们的船费是一人五十五块。


“早知不参加游湖了,”有人嘀咕说。


冯导没吭声。


船靠岸了,是画舫,左右各一靠椅,中间一条过道,座椅可坐两人,有十多排,甲板上还能站十来个人。


南来客和萱在前排找了个座,南二世一头钻出后舱门上甲板去了。


大家上船坐定,周导这才解释说,我们乘坐的是画舫,是浙江外事海船经营的,差不多绕湖一周;刚才那些小艇是私人承包的,不能进入深水区 ….


南来客往湖上一看,果不其然,湖心不见小艇 - 都在附近转悠。


泛舟西湖,在水上看天光云影、湖心岛、三潭印月、和孤山,又是另一番景致。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