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追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6 小时 52 分钟 之前
注册: 10/18/2012 - 12:25
积分: 11034

你在这里

《海角孤舟》(38)让他们咬牙切齿吧!

准备帆游马尔维纳斯群岛(福克兰群岛)的第一件事是网购了英国权威海事出版社Imray出版的帆游指南《合恩角及南极水域》(Cape Horn and Antarctic Waters),作者Paul Heiney从英国南下大西洋,绕合恩角后北上回到英国,他采集编排的这本书里马岛一章多次提到Ewen South-Tailyour的《福克兰群岛海岸》(Falkland Islands Shores),此书1985年出版后没有再版,“海友”到岸马岛首府斯坦利后很幸运地买到了一本,翻开首页居然有作者的钢笔签名,还有一句题款:“让他们咬牙切齿吧!”(Keep Them Bitter!)。
 
 
Ewen是帆船发烧友,也喜欢写写画画,曾服役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附属编队(Royal Marines Detachment),1978年作为指挥官被派到马岛驻扎一年,战争前的马岛没什么要紧的事做,Ewen把老婆孩子接到马岛,然后给自己找了个有趣的差事:勘测马岛周边水域。他租了一条挪威帆船,找了当地船长Jack Sollis做向导,一年内航行六千海里,跑遍了马岛的港口和锚地,做了大量笔记素描和手绘海图,回到英国后Ewen试图出版一本马岛航海指南,但没有任何出版社感兴趣,原因是那时帆游马岛的船平均每年只有三条,这样的销量出版社肯定赔钱。1982年爆发了英阿马岛战争,Ewen的笔记从门庭冷落一下子变为炙热抢手,英国海军亟需马岛战地资料,了解马岛的人屈指可数,Ewen连同他的宝贵笔记一起跟着皇家海军去了马岛。
 
马岛没有土著居民,历史上英国、法国、西班牙、阿根廷都曾染指这片岛屿,1833年以后一直在英国的管辖之下,大部分居民都是英国背景。英阿马岛主权之争由来已久,上世纪七十年代英国在“去殖民地化”政策影响下对阿根廷做了大量妥协,两国关系并不太坏,Ewen 1978年赴马岛上任是乘阿根廷军舰到港的,如果阿根廷耐心打好手中的牌,很有可能和英国共享马岛。但阿根廷彻底把事情搞砸了,八十年代军人政府为了转移国内政治危机(肮脏战争 Dirty War),强行用武力占领了马岛和南乔治亚,以为英国不会为了两千居民大老远的来大动干戈,他们低估了英国人的反应,撒切尔夫人听到阿根廷军舰入侵马岛只说了两个字:沉了它(sink it)!十个星期内打败了对手。有趣的是马岛之战让阿根廷军人政府垮了台,却使危机中的撒切尔夫人获得连任,战后马岛宣布行使二百海里主权(以前是公海),这是世界上鱿鱼资源最丰富的海域,光靠捕鱼执照收入就能盆满钵满,后来又发现了海底石油,阿根廷眼红无奈得气急败坏,规定船只来马岛必须向阿根廷提交申请,这个政策除了满足虚设的尊严没有任何意义,纯属自欺欺人,英国人的态度则是“让他们咬牙切齿吧”!

(斯坦利的英式老房子)

Ewen的水路知识对英军选择登陆地点至关重要,他参与战术最高决策,为战役的成功做出不可取代的贡献,为此他被封了爵(OBE),航海指南《福克兰群岛海岸》也得以出版。这不是普通的航游指南,里面穿插了大量手绘和笔记,包括78年勘测和82年马岛之战时的记录,读来饶有兴趣,马岛之战是Ewen军旅生涯的顶峰,战时仍不乏乐趣,比如西岛有一块67米高的“马石”,他曾说服直升飞机驾驶员降落在马头上,完全是贪玩的大男孩,幸好驾驶员最后几秒钟改了主意。“海友”从马石跟前经过时距离它3.5海里这块大礁石昂头翘尾有分明的四条腿,头上有两只耳朵,与其说像匹马,我看更像一只猫。
 
(马岛西南的马石,我看像只猫。图片来自网络)
 
《福克兰群岛海岸》内容非常靠谱,照着他的介绍港口和锚地情况八九不离十,至少他驾船亲自到了这些地方,而Paul Heiney本人没有帆游过马岛,他编撰的《合恩角及南极水域》中马岛一章都是参考别人的信息,照片非常漂亮,内容远不如Ewen的生动,但不失为一本可用的工具书,(现在好多图书都是依仗照片吸眼球,仔细阅读就能品出作者是否用心)。帆船俱乐部的人都有一本Ewen的航海指南,上了年纪的船家还记得这个热情外向的英国人,三十多年前彻底被福克兰群岛风猛荒凉的魅力所征服,不遗余力地向外界宣传它的帆游价值,希望有人会像他一样无条件地爱上它。
 
Ewen,握手!
 
2017年12月26日于福克兰东岛Bull Point 锚地。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哈哈,让阿根廷喝醋的赶脚Cool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这感觉挺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