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海云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小时 45 分钟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4
积分: 39810

你在这里

从《人民的名义》谈凤凰男

 
凤凰男这个名词我也知道没多久,说的是“山沟里飞出了金凤凰”,指那些考大学从农村出来定居城市的人,男人。这些男人应该有份不错的工作和收入,很多娶了城里的女子(又称孔雀女),对老家的亲朋都十分关照,是山沟沟里乡亲们的骄傲。
 
我上面说的都是正面的凤凰男的含义,其实凤凰男是非常带有贬义的。就拿《人民的名义》里的祁同伟来说,这位在进大学前没吃过一顿饱饭,甚至没有一双普通的回力球鞋的人,考进了政法学院,爱上了城里干部家庭出生的女同学,可因为“屌丝”身份却被分到山区工作,女朋友去了北京。他为了往上爬,追求比自己大十多岁父亲是省政法系统官员的女老师,当众下跪求婚赢得女老师的芳心,也因此调回省城,一路顺风升到省公安厅厅长的职位,如果他不贪,好好工作好好生活,也不会那么快就自取灭亡。可他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把他老家的亲戚朋友一一安插进公安系统,甚至不识字的亲属也谋得一职,更过分的是他公然包庇轮奸女民工的三位亲属,加上自己对财产和女色的贪欲,最终被围堵自杀身亡。这是一个凤凰男做到极致却灰飞烟灭的极端的例子。
 
其实,海外凤凰男也很多,这个名词就是一位海外凤凰男的妻子告诉我的。
 
回想我在硅谷的岁月,那里真是充斥着凤凰男人们啊!那里的凤凰男应该说很多是高智商的,大多国内一流大学毕业,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清华生,八十年代能考进清华的,有的省每年也就那么一两位吧?在硅谷的高科技企业里也算是技术骨干,专利一大把,可升不上去,撑死了做到高级工程师,最后被本科生的老美老印领导着,感觉怀才不遇,世纪初海归潮一大批归了国。留下来的当然更多,硅谷经济一低迷,总能听到那个清华夫妻枪崩了对方又了断了自己,或者枪崩了上司......在硅谷,老中老印相互恶斗职场不是秘密,但大多老中斗不过老印。凤凰男在海外大多是理工科生,语言能力也大多较弱,在美国住了几十年,一张口还是Chinglish,老印的英文老中听不懂,可老美却一点问题都没有完全懂。
 
我记得那会儿认识一位上海籍的女朋友,长得娇小玲珑,上海名牌大学毕业,嫁的就是一名凤凰男,她说曾经跟着新婚丈夫回乡,丈夫好不得意,不仅大上海的著名学府毕了业,还娶了位教授的千金,娇滴滴的上海小姐。上海亲家送给农村公婆的礼物是一台电视和一个微波炉,送到立马被一块破布盖起来,怕落灰,也不让用,说费电。上海小姐喝不惯乡下池塘里浑浊的水,住了两天便秘,痛苦万状,就逃回了上海。
 
到了美国,两夫妻工资都不低,在硅谷的山脚下买了一栋颇大的别墅,也生了一个女儿,可城乡差别最终导致上海女子提出离婚。凤凰男一分一毫都要算清楚,绝不吃亏,两人找了律师帮着分财产,好家伙,这位凤凰男竟然记得恋爱时在上海为女方买的一块上海手表,要折算成美金记录在案。我当时还年轻,哪见过这样的男人,对上海女子同情不已,成了她倒垃圾的垃圾桶,最后我也被她倒烦啦,见她的电话就逃之夭夭。但真心说她家的凤凰男是真正的凤凰渣男!希望她今天一切都好。想想这事儿都二十多年了。
 
据女朋友说凤凰男有些习性很难改,不爱干净不讲卫生,没有品位,更别谈什么小资情调了。女友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农民意识”,而往往一说对方肯定跳。农民出生的人是最怕被说农民意识的,被揭短谁不跳?
 
我记得当时也好奇问女友她干嘛要嫁农村来的凤凰男,她说:你不知道他怎么追你,前围后堵,还会写诗,情书写得如泣如诉!看来十几年学上的可以让一位凤凰男的笔下充满了挡不住的爱情诗意,女友从小生活在高校的大院墙里,从小被教育农民是最淳朴的人,工人农民可比她高知的父母强多了。现实是:结了婚住在一起才知道这男人不爱洗澡,臭袜子熏死人,一分钱当两分用......为时已晚!
 
门当户对,老辈人这么说的时候,我也是嗤之以鼻的,可真的现在想想相当家庭背景的婚配,确实是可以减少一些不必要的矛盾的,毕竟中国人的婚姻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差距太大,需要很多很多的爱情,还不一定能弥补齐。
 
话说回来,海外凤凰男也有好的,保持着单纯纯朴的习性,在哪里都能安逸的生活,在硅谷遇见过被炒鱿鱼的凤凰男,领着一份就业金也能活得有滋有味的,不抱怨,因为吃过苦,总觉得今天的日子是甜的。满足现状,找个好老婆好好过日子的凤凰男大有人在。
 
任何事情都不能一概而论。只是看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看到那个凤凰男祁同伟,听先生说喜欢这个角色和角色的扮演者,我才这么联想了起来。老话说穷富不过三代,若祁同伟能满足于在城里做官做城里人的现状,可能到了他的孙子辈,也就真正成了城里人了。只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贪欲是很多祸端的源头,看到他最后凭仅有的那点儿良知把对准反贪局长的抢对准了他自己,不知编导的意图是艺术作品高于生活的结果呢?还是真实的人性里确实还保有那一丝的良善?
 
愿天下凤凰男都能飞上枝头后淡定地看树下的世界。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海云,你不知国内,凤凰男不善,凤凰女也不善,是他们兴起了职场的惨烈竞争,攻城略地,城里的孔雀女和孔雀男根本斗不过他们。这里没有贬义,他们的竞争力和刻苦精神值得敬佩。无论北上广还是二线三线城市,真正的城里人越来越少了。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中国文化、包括为人之道(冠冕堂皇的按下不表),真有不少糟粕。攀比是正常、必须的,为了成为‘人上人’么。如何成为人上人,固然有所谓的‘吃尽苦中苦’(只是冠冕堂皇而已),其实是各种机关算尽。风行一时(未必只是一时吧)的‘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多少人奉为经典。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