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九芹

温暖

        认识九芹很多年了,初中毕业的时候我上高中,闺蜜莉读了卫校,还在一个城市,也经常往来。莉的宿舍里八个姐妹。因为莉跟九芹最铁,我们也经常一起玩,算是熟人。

巧的是,她儿子和我女儿小学到高中又是一个学校,也不知道怎么就来往比较多了。于是,朋友的朋友成了自己的朋友。

我觉得缘分这两个字比较奇妙。譬如办公室同事,有的在一起十几年,也似乎是对面不相识,无话可说。有的可能是起于一面之缘,然后友谊绵延一辈子。

九芹是个热心人,譬如说有次跟她出去吃饭,饭店的老板娘知道她在医院工作,于是,就问她一些妇科方面的问题,结果她说,明天你去找我,我带你去看。实际上人家也没有给她打折什么的,她也无所求,觉得只要能帮上人就行。

仰仗这种热心劲儿,她在人群中特别有亲和力。她去爬山,就有一群山友,她去游泳,就有一批水友,她去练剑,就有一批剑友。大家和和乐乐,有什么事儿都会帮忙。她是男女老幼都能成为朋友,因为她随和、真诚,不隔,不装,如果说用一个词形容九芹的话,我觉得用“上善若水”这个词比较合适,水滋养万物而不争,无色无味,在方而法方,在圆而法圆。

跟九芹在一起,特别放松。这是一个温暖的人。在她那里,七拐八弯的来个“葛优躺”也没有问题。她在厨房里忙碌,我就慵懒地在客厅里等着享受丰美的大餐。有次去她家吃饭,吃的是莜面的栲栲栳。一个卷一个卷的,跟去平遥饭店里吃的一样筋道。蘸着卤子吃完,九芹才说是她自己做的,为了这一屉的“栲栳栳”,从和面到一个个打卷,再上锅蒸,用了整整两个小时,让我感叹于她的用心。

九芹个头不高,其貌不扬,但是她却自带光芒,因为她是个英雄。

九芹人勤快,喜欢运动。往往早晨4/5点起来练气功、舞剑,周末她会去游泳,最让我佩服的是大冬天冰天雪地的她跟水友们凿冰冬泳,这一点对于我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以前总以为冬泳的都是大老爷们。认识九芹就更觉得她伟大,九芹水性好,泳技好。

有一年夏天,九芹去龙潭湖游泳,有一家三口同时落水,弟兄俩还有一个孩子。这个湖在植物园深处,湖壁湿滑,九芹愣是凭一己之力把这三人救上了岸。因为这次救人行动,九芹被评为见义勇为模范,青州市好人。对于这些荣誉,九芹一笑置之。之于她的救人事件,我是颇为后怕的,那弟兄俩人高马大,在水里乱蹬乱刨的,如果搞不好,人没救上岸,自己被拉下水的可能性很大,九芹说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是看着落水的人在浮浮沉沉,眼看就沉底了,再不出手就没命了。我说你差点成了烈士,这还真不是一句玩笑话。我单位对面的火箭军学校,烈士沈星就是因为救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的,他救的是个孩子。

每年春天,被救的那两个男人都会从西南山里大老远给九芹送香椿芽,九芹也会坦然接受,来了好酒好菜的待承,如自家兄弟一般。那一缕远道而来的香椿,是人间至味。

我家老妈去世之前卧床三年,因为姊妹中没有干医的,打针导尿常常需要麻烦她。曾记得冬夜凌晨四点喊过她,深更半夜也喊过她。无论何时,九芹从不怠慢,总是解老妈的燃眉之急。

诸不知,九芹自己就是癌症病人,五年前,她就做了乳腺癌手术。但是,如果外人看来,她是个非常健康的人,一如既往的热心,为他人着想。院里考虑她的身体状况让她去体检中心做导诊,这个热心人对于来咨询的病号总是微笑以待,热诚服务。

“生命就像一条宽阔的河流,一路欢歌,一路奔放,时而电闪雷鸣,时而阳光普照,穿越森林沼泽,穿越隔壁沙漠,每一秒都精彩,每一秒都宝贵”这是她在微信朋友圈里的一段话。直到如今,她还经常跟水友一块,一次又一次参加冬泳协会的义务救援行动。

九芹常常跟我说,希望自己能活过六十岁,亲爱的九芹,我相信你能活过一百岁。你救过的人,你热心待过的人做过的事儿,都会成为累积的业力,来保佑你。

九芹手术之后,化疗康复期,头发都掉光了,我跟她开玩笑说,你可以去圆觉寺了,不用剃度了。九芹笑得不行。给她弄了鲜的海参帮助她恢复,也在她老公出差的时候去给她做饭。

这个人,值得所有人去好好疼她。

愿九芹绕过癌症的门槛,春天时我们去爬山看桃花,夏天时我们去植物园溜达,秋天时去银杏树林里拍靓丽的照片,冬天时去古街上逡巡数雪花。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多好的人儿,感动。记住了这个好听的名字,九芹。问好anmy,果然言而有信,开始写美文了。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祝福九芹!

 
Amoy的头像
 #

好人,好文!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