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化蝶” - 第一届《海外文轩》文学奖获奖作品 (一)

2017年12月18日,第一届《海外文轩》文学奖在江苏省太仓市的沙溪高级中学诞生,详情请阅读代表我们文轩去颁奖的“天地一弘”的纪实:“文轩战鹰:第一届海外文轩文学奖诞生记”

我们在文轩上选登孩子们的获奖作品,让大家见识一下祖国新一代的文采,后生可畏。

~~~~~~~~~~~~~~~~~~~~~~~~~~~~~~~~~~~~~~~~~~~~~~~~~~~~~

第一届海外文轩文学奖一等奖获得者:汪任瑀,沙溪高级中学望月文学社成员

指导教师:徐燕红

化 蝶

 

 

  那幻化成蝶的不是熬过伏暑的蛹,而是一颗不畏的心。


  每一条青虫都怀揣着梦,企望化成一只碟,超脱天地的桎梏,飞翔于和风之中。于是,便吐露出白丝,缠绕自己,悬于青木之上,开始了一场漫长的梦。

  

  三度春秋,万千朝暮,当时间如逝水东流时,那群虫蛹也迎来梦醒时分。


  无论它们的梦有多美好,都有尽时,惟有醒来,突破蛹的壁障,才能完成化蝶的蜕变。


  它们开始了尝试,不断撞击,让蛹外落下的灰尘震落,不断撕咬,让蛹上几缕白丝断裂。它们不断尝试,但那坚固不摧,若磐石的枷索仍阻碍着它们。当精神开始疲倦,肉体开始痛苦,有些虫开始畏惧了。它们害怕这个狭小黑暗的世界,因而它们选择了在沉默之中消失,那些蛹便落到地上,颓败了,露出其中黯淡的翅……


  但总有无畏者,它们扯断枷锁,冲破桎梏,展出那精美绝伦的翼,逍遥于天地之间……


  所有的青虫都已死去,只有胆怯的尸体和幻化为蝶的无畏的心。


  每个人都有一颗不畏的心,只是它被囚禁在名为“胆怯”的蛹里,当你用刻苦和努力敲碎那厚重的束缚,一只蝶便幻化而出。


  “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王右丞自有一颗不畏的心,毅然推行青苗法,造福天下苍生。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青莲居士不畏权贵,无惧贬谪,自是一剑一酒逍遥于山水。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纵使身遭贬谪,报国无门,屈子仍不畏,他要用血肉之躯扛起秦国的滚滚铁骑,为楚地百姓尽一份仁义。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是文天祥不畏元军的写照。那浩然的正气歌,至今仍激励着人们不断奋进。


  光阴逝,千载过,功名皆付笑谈之中。但那些不畏者留下的心,却始终劝勉着我们。它们化作美丽的蝶,翱翔于天地之间,激励着更多无畏的人。


  化蝶的是一颗不畏的心。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这小文写得真好。高中生就能这样熟练驾驭文字,有这样丰富的知识和宕开的联想,真令人刮目。继续努力,在文学上会有成就。

 
关令尹的头像
 #

粗粗一览,语病不少,指导教师难辞其咎。

 

其一,“每一条青虫都怀揣着梦,企望化成一只碟,超脱天地的桎梏,飞翔于和风之中”。

纵然“飞翔于和风之中”,亦不能超脱天空的桎梏。因此“超脱天地的桎梏”应改为“超脱大地的桎梏”。

 

其二,“便吐露出白丝”。

很低级的搭配失误。“吐露”一词只有显露、表露的之义。省去多余的“露”字,单取一“吐”字足矣。

 

其三,“三度春秋,万千朝暮”。

三度春秋只有一千多天,远远不足万数。“万千朝暮”是自相矛盾,改为“千百朝暮”、“千余朝暮”均可。

 

其四,“让蛹外落下的灰尘震落”。

“落下”一语不确切,可改为“蒙上”。

 

其五,“他要用血肉之躯扛起秦国的滚滚铁骑”。

“扛起”的宾语应该是某种责任或某种事业,而不应该是“滚滚铁骑”。倘若屈原能“扛起秦国的滚滚铁骑”,那么斯巴达克思岂不是“扛起”了整个罗马帝国?

 

由此“获奖作品”可见:大陆的中学国文教育早已堕入了邪道,一味追求似是而非的立意和浮夸淫僻的修辞,忘却了文从字顺、表意清晰的育人初衷,真可谓舍本逐末到了极点。经此流水线培养出来的“后生”,个个语不雷人死不休,放眼望去,乌云密布,天雷滚滚,果真是“可畏”得很呐!

 
予微的头像
 #

所言极是!评得好,指导老师自身有待提高。

 
春阳的头像
 #

作为一个高中生,写得真的够好了。有些瑕疵,也是瑕不掩瑜,得第一名,名至实归!实在是后生可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