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若敏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天 15 小时 之前
注册: 11/14/2011 - 17:40
积分: 6627

你在这里

若敏:《送别母亲的那一幕(1)》

 

《送别母亲的那一幕(1)》

若敏

          冬天,悄然而来,蚀骨的悲哀,苍茫的忧伤,孤独的萧索,从心底涌来。母亲于20171231842分,阖上了双眼,停止了呼吸,终止了脉搏的最后一跳。望着殡仪馆远去的灵车,已经淡出我的视线,依然泪流不止。不敢相信,母亲走了,生命走到了终点。

       那天夜里,吃了安眠药也无法入睡,尘世沧桑,如一幕幕电影场景在脑海里一一划过,母亲这部书,虽然记录着命运多舛,人生百味,历尽尘劫和病痛,但大部分的时光是清风朗月,欣欣向荣,阳光温暖。如今人生落幕,她奔赴天国,不再忍受疼痛,不再遭受折磨,如同最后一刻的安详和平静,也许这是最好的归宿,在天国的灵魂,有喜乐和安宁。只是,望着她的背影,我追不上,也舍不得,只有泪水沾湿了衣襟。

         随后,我经历了非常艰难的两周。一开始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一想到再不能相见,就泪流满面。对于如何处理后事,更是无从下手,打电话给红叶、知足和伊娃,因为她们分别组织了小诗、苏莉和萧妈妈的追思会。红叶接到电话后,安慰我,并提议成立一个微信追思会筹备小组,集思广益,并制定了分工项目,各负其责,马上行动,感谢红叶、知足、玲、紫砚、伊娃、彩虹、彦文、识途、大酷、浮子、雪涛11位朋友,在整个筹备工作中,为我出谋划策,让我终于可以一步步地实现母亲追思会的一些设想。

           124日,老大陪我去殡仪馆商谈出殡事宜。125日最后确定出殡计划,并带去了送终的新衣服。随后,大大小小的事情,需要处理。 128日周五亚特兰大遇到罕见的大雪,雪花纷飞,担心小儿子周六是否会从巴黎飞回来。好在9日下午阳光普照,冰雪融化,小儿子的飞机晚点1小时30分钟,终于落地。

           121011点,我们来到了殡仪馆与母亲的遗体告别,看到静静地躺在棺木里的母亲,她依旧优雅秀丽,面容安详,仿佛只是睡着了。我摸着她冰冷的手,想到她再不会紧紧地回握着我,不禁泪眼模糊,仰天长叹,母亲如此热爱生活,热爱生命,她爱着我们,我们爱着她,上天为何让母亲的生命瞬间离去,Jack和儿子们也热泪盈眶,生前的美好一幕幕展现在眼前,现实残酷地告诉我,她已经安眠。1211日上午700出门,赶到火化的殡仪馆。830,我和两个儿子在出殡火化前,隔着玻璃,最后与母亲依依不舍地告别。13日,从殡仪馆拿到了母亲的骨灰。

         自从母亲离世后,一直在整理照片,除了香港的伯礁和伯安舅舅提供的照片外,我还得翻拍一些老照片,把照片传给彦文,做短片,这是一个撕心裂肺的过程,看到母亲栩栩如生的音容笑貌,想到再也不能与她交谈,泪如雨下。彦文带病坚持工作,大量的照片,要上传,配置音乐,做好以后,征求意见,再找照片,又做了一版,直到我们都非常满意为止,尤其是结尾,感人肺腑。彦文在母亲住院期间,常常去探望,有时还带着全家一起去。此情此谊,永远铭记在心。

          感谢紫砚,接受了母亲遗像的修片任务。母亲去世以后,才发现寻找遗像非常不容易,最后找到母亲70岁去意大利旅游时的照片,那是第一代数码相机,紫砚花了不少力气,一级一级地放大,最终达到了完美的效果。9日按照约定去Costco 取照片,由于大雪延误了送货,10日再去一次,终于拿到了照片。如今呈现出来的遗照,就是紫砚的功劳。

          通过联系徐保罗牧师和教会姐妹复合,向妈妈受洗的教堂申请追思礼拜,也几经周折,非常幸运地得到教会正式答复,感谢牧师和教友的努力,等一切尘埃落定,一颗心才放下,马上发布《讣告》。11日在雪涛的提醒下,有机会参加教会的纪念活动,实地考察了一下追思会的地点,非常满意。12日在教会初稿的基础上,完成生平和程序单的设计。13日走了好几家商店,买到两种满意的纸张,一种是淡黄色卡片纸,一种是淡紫色的花边纸,打印了80份程序单。

          伊娃和玲为我提供花店的信息,12日,玲陪我去花店订花,店主Teresa是来自香港,她耐心地与我们讨论,提供了很多的样式和花色,经过反复比照,定下了花圈的式样和款式。14日为遗像配置了相框和架子。知足开车过来给我送美食,帮助我安装遗像,并讨论一系列的细节问题。姐妹们待我如亲姐妹一般,让我十分感动。15日周五最后落实花圈花篮,配置小照片的相框,准备相册,筹备组最后任务的分配Jack的堂妹从明尼苏达坐飞机赶过来参加追思会,把她从机场接回,我把明日的程序和带的东西最后检查一下,就进入了梦乡。

此文曾发表在亚特兰大华人生活网。

固定链接:https://atlantachineselife.com/送别母亲的那一幕1/

(感谢摄影师紫砚和大酷提供照片)

分类: 

评论

费明的头像
 #

若敏,

虽然丧母之痛大多数人迟早都会经过,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写出来的。写出来就能寄托,就能释放。请节哀。

 
司马冰的头像
 #

费明?是你吗,你好老同学,久违了。一切都好吗?

 
费明的头像
 #

是,也不是,三年足以改变一个人。

你好吗?

若敏,抱歉,错用你的平台。

 
若敏的头像
 #

刚刚看到又有些新文章,太好了。问候!

 
费明的头像
 #

磨剑三年,《苦楝树》是其中一篇,练的是叙事的清晰简介。

 
若敏的头像
 #

谢谢费先生,写出来自己心里好过一些。寄托哀思。谢谢暖心的问候。

 
司马冰的头像
 #

若敏,节哀呀。我一看标题心里就一颤抖,那么好的一个老人家离开了,做儿女的怎不痛彻心扉。不过话说回来,老人家去了天国,会继续关心护佑着你们的。

 
若敏的头像
 #

谢谢冰姐,与母亲感情深厚,一下子还接受不了。写出来心里的痛还减少一分。谢谢温暖的问候。

 
海云的头像
 #

人的一生, 很长也很短。生离死别,每个人都要经历。

拥抱你,若敏。

 
若敏的头像
 #

感谢你给予的温暖,珍惜和感恩!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