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海云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小时 43 分钟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4
积分: 39804

你在这里

一位医者的诗意情怀

 

我们都称他姜医生,他曾经是一名中国八年医学院寒窗苦读出来的胸外科医生。

注意到他的名字也是因为他写了一个带有自传体的纪实小说《医生日记》,那些带着浓郁的人文气息的文字,让读者看到一位仁心医者的形象和一段特定年代中国医院的医患情景。以为他是位人到中年的老医生了,没想到他却对文友中写的一段插队知青的文字发出不同的声音,他把别人视为痛苦艰辛的插队岁月说成是度假般的田园诗意,在论坛上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战争”(讨论),他原先给我的仁心医者的形象又带了些了毛头小伙的莽撞感觉。网上大家互不相识,只凭着各自的文字揣摩着文字后面那个写者的模样,有时难免会有误解。

真正认识姜医生,是在今年春天,海外文轩作家协会组织了一场在江苏太仓的参观交流文化活动,姜医生也是十六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作家之一。见到他,才发现,他其实很随和很阳光,完全不是个长胡子的老医生老学究,更不是一个冲动的愣头青,而是一个风度翩翩的文艺中年。十几位作家中女多男少,儒雅的姜医生更加如被绿叶衬托的红花般的大受欢迎。

大家从网上走到现实中,一回生二回熟。姜医生要出诗集,找到我写序,倒是让我颇为吃惊,因为虽说我近来常看到他贴诗歌,好像也注意到他参加了诗歌会类似的组织,但没想到他竟然已经写了这么多首诗了。

这个集子收集了他一百多首诗歌,分为八个部分:情系多城、歌唱春天、心定远方、有诗的日子、关于爱情、关于人生、关于乡愁、怀念故地。

我感叹:温文尔雅的姜医生内心却是诗的海洋,难怪他能把当年的插队知青们的苦难,也看成带着诗意的乡村生活。

也许我是属于朦胧诗的那一代人,习惯了读些那些带点叛逆气息的诗句,那种青春的跳跃、绘画般的多重色彩,那种可以引发我想歌唱想呐喊的诗句,才是我心里“诗歌”的定义。

开始读姜尼的诗,我很不习惯,觉得白话的成分太多,不如写成散文或者随笔来的自然,他写的不同的加拿大人:

 这里不是美国!

我们是完全不同的加拿大人!

美国那里用英制,我们这儿用公制

他们加油叫加仑,我们叫公升

他们行程用英里,我们用公里

他们长度用英寸,我们这儿不知怎的也用英寸,也不知为什么不用厘米

他们重量用磅,我们用公斤;欧,对了,有时候我们混着用 

美国的行政区叫州,我们这里叫省

他们的州府首脑叫州长;我们这儿是两人,行政首长叫省长,头叫省督

他们的国家首脑叫总统;我们这儿是仨人,行政首长叫总理,头叫总督

真正的国家首脑远在大不列颠,是女王 

这么直接的描述,与我认为的诗颇为不同。他的诗句与我头脑中固有的诗歌审美不大相符,我二十岁前后也酷爱写诗,那时诗句都是这样的:

“雾打湿了我的双翼,

可风却不容我再迟疑。

岸啊,心爱的岸,

昨天刚刚和你告别,

今天你又在这里。

明天我们将在,

另一个纬度相遇。……”

朦胧中透着多重的意义,诗意在字与字间流淌,舒婷的《致橡树  》以橡树比喻爱情,顾城的“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更是朦胧中带着坚定的寓意。

我很犹豫,不知道这个序该从何写起?可我这个海外文轩作协领头人,姜尼是我们作协的会员,也是新进诗人,我怎能说“不”呢?!答应了姜尼的诗歌集的序言,我怎样都得把他这本诗集先读一遍吧。

也可能是他直白的描写,他的诗很容易读懂,一首一首,我也渐渐的读出了一位医者的诗意情怀,加上他细心地归类,这样的归类也让我轻而易举就能把到诗人那快慢缓急的诗意脉动,读到他这些年漂泊在外的一腔游子之情。无论是他的爱情、他的乡愁、他思念故土故人之情和他对新家园的热爱等等,都一点一点的从他的诗句中自然漫溢出来。

读到他写的《城市民谣》时,我已开始转变对他的诗句最初的审美看法,你看他写道:

地铁疾驶匆匆过
高速路车行蜗步
心中焦涩
敲键盘指僵硬
看电脑头晕目眩
咖啡已经不能再喝
就这么苦苦拼搏
为了一份生活

……

思念的时候
对着云说
下雨的时候
弹起老琴
泪随着雨泼
漫天大雪的时候
让灵魂融在天地间
尽处就是天国

他的笔触从地上人间到了天国天堂,有了跳跃度,有画面感,也让我开始读出了诗歌的韵味。如果说这首诗是写了游子和外乡人的艰辛,下面一首诗歌,却又道出了现代都市人的那点小幸福:

那些令人头痛的问题
不去再想
那些敏感的电邮
不去再回
把电脑shutdown
明天是周末
不禁笑意浮上脸庞

……
给心加一把锁
所有的工作
所有的同事
锁在那个角落
直到星期日的晚上
明天周末
让心休息
随意奔放
吟唱一串串快乐的诗行

一个曾经的医者,为什么会对诗歌情有独钟?除了医生这个职业对从业者要求必备的人文情怀,我想还是姜尼本身就是一个充满了诗意、内心情感丰富的人。他自己在下面这首诗里也写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写诗
那是因为在心里最深的那份情感
魂牵梦绕
日思夜想
却不知怎样向外诉讲
我把她化成一首首诗章
把心底的祝愿跟老天讲

你知道我为什么写诗
那是因为这许多的坎坷
那么多的落寞惆怅
让我一阵阵莫名忧伤
我把她们吟成一支支歌
心中的郁闷就一扫而光
重又聚齐无穷的力量

你知道我为什么写诗
那是我的心在与时代碰撞
我的灵在歌唱
我写的哪里是诗歌
是我沸腾的生命
是我奔腾的热血在汹涌流淌“

不得不写,不得不歌,诗意满溢,这大概就是姜医生成为诗人最原始的原因吧!

再说回到何为诗?古时候很多诗是可以被人歌唱的,诗歌诗歌,诗即为歌,最早来源于口头文学、劳动号子或者民歌。对于诗和人的理解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取决于一首诗歌的好坏,是有两方面决定的:作者和读者。诗歌的审美又取决于审美的标准和方式、客观的生活和主观的天性,还有诗作者表现瞬间情感、观感的能力和成效。

 

其实在我们的一生中,我们的审美观,不论是对这个世界的审美还是对文学诗歌的审美,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我们在一定的时期,会保有一定的审美阶段。再说诗歌中的唐诗宋词,唐朝和宋代的诗歌风格相去甚远,但都呈现了一种诗歌意境的美,李白杜甫同属一个时代,由于他们自身的经历不同,所写出来的诗歌风格也是完全不一,但那与他俩对中国文学的贡献完全无损,我们爱李白的豪放,也爱都杜甫的沉郁。

只不过我们会有个人的偏爱和习惯,就像我偏爱和习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朦胧诗一样,因为那是我的青春印迹,我很自然就用这种习惯去衡量我读到的现代中文诗歌。一旦想通了诗歌的多样性,就能以更加宽广的审美来看不同风格的诗。

也正因为此,我慢慢读出姜尼诗歌他独有的风格。等到我读到他下面这首诗:

夕阳就下
西天是一片血霞
唇干裂,单膝只能跪下
我解下一身的断甲
轻轻拂去迷在眼上的粒粒血沙

夕阳就下
远处几声寒鸦
轻抚剑
鞘已断
宝剑已不能还匣
锋上满是残牙

夕阳就下
天尽处几只鸿雁正飞向北方的家
我将怀中的长箫轻举
吹一曲断肠人在天涯
眼看着夕阳就落下

读着诗,我眼前的画面十分的悲壮,有一种英雄末路的苍凉,也有一种不枉一生的感叹。

诗除了表达作者的思想和情感,亦反映社会文化,反映了作者的丰富的想象力,上面姜尼的这首诗让我读出了一种气势,无论是节奏还是韵律,都给我了一种艺术的享受,让我透过特定的形象和画面,让诗句除了表面意义之外,有了另一层的意义,唤起读者的情感共鸣。

看来姜医生这一百多首诗也不是白写的,为姜医生成功华丽转身成为诗人鼓掌。

最后想说诗歌被称为韵文,和散文不同的地方在于有独特的结构、节奏和韵律。姜医生的诗歌如果能多注重一下韵律的运用,可以让读者朗读的时候更有诗歌的味道,而不仅仅是他作为一种情感和生活感悟的表达。

祝姜医生的诗意人生越来越精彩!

 

2017/10/30 写于山湖镇家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祝贺姜尼兄诗集出版!羡慕姜尼兄找来海云写序。下次俺的诗集。。。不知猴年马月。。。若要出版了,俺也梦想海云写序。有梦的人生。。。哦、椰!

预祝新年好!

 
姜尼的头像
 #

立兄可先入伙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姜尼说的对,阿立若在文轩作协里,我做主席一天,就有责任为作协的作家们的新书鼓掌喝彩。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谢姜尼兄和海云谷粒!前些时间海伦也谷粒俺。只是俺太懒散、写东西也很不认真,灰常不好意思的赶脚起来。

借海云宝地预祝文轩朋友们圣诞快乐、新年好!

 
司马冰的头像
 #

文轩人才济济,赞!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