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回国见闻 2017 南京

南京

次日早早起床,用过早餐即按导游所发通知上旅游大巴就座。说好7点半发车赴南京,仍有人千呼万唤始出来,让大家恭候了半个多钟点。

抵达南京到高铁站接上导游和在宁会合的另一拨游客,已经是正午时分。

导游是一位女士,姓周,自我介绍致欢迎辞后即明确大家一定要守时,过时一刻,恕不等候。

然后是编号及按报名先后调整座位。调座位据说是有人提出要求。至于这规矩是谁定的、该人如何得知报名顺序,就不得而知了。

舟车劳顿四小时到南京,游览景点只有两个:夫子庙和中山陵。

南来客三十多年前来过南京,在车上一边听周导介绍南京的历史,一边追忆旧游:古城墙、玄武湖、莫愁湖,不觉来到夫子庙景区前。

尽管早已过了旅游旺季,景区一带依然热闹非凡。一杆杆导游旗随风招展,后面跟着各路人马。南来客跟随周导的正黄旗往前走,只见街道两边法国梧桐树掩映下是一排排仿古建筑,古色古香,伪而不劣;大大小小的食肆及礼品店星罗棋布,招徕叫卖声此起彼伏。街行半里地,见一牌坊,上书南京夫子庙。庙前不远处有条小河,不用说,是泮池,秦淮河的一段。河上有座石桥,桥边并未见什么野草花之类的,只有几条黄衫壮汉坐在黄包车杠上候客,面无表情。南二世赶紧凑上前拍照,车夫也懒得搭理。河岸边停泊着一溜画舫,虽说都是仿古新船,望过去不由得想到隔江犹唱后庭遗曲的歌女,又想到不知船上是否还留有柳如是李香君的踪迹,一时间莫名其妙地生出几分惆怅。

六代豪华,春去也,更无消息

游秦淮河应该在夜间。时值正午,自然无法领略桨声灯影的景色,遑论憧憬烟笼寒水月笼沙的意境。

团队在一条巷陌前解散,吃午饭及自行游览。南来客抬眼一看,巷陌入口处写着乌衣巷三个大字。六朝陈迹所剩无几,好歹乌衣巷(不知真假)尚在,多少可供聊发怀古幽思,不料进巷一看,旧相识自然一个没有,迎面是个公厕,真是大煞风景。

乌衣巷前一条街有不少饭店酒楼,还有几家美食街。南来客三人在美食城用午餐,消费一百多元人民币,品尝了鸭血粉丝汤、卤鸭、煎包等当地小吃美食。鸭血粉丝汤怎一个鲜字了得。卤鸭也是十分鲜嫩可口。填饱了肚子,三人手持一大杯芒果冷饮,招摇过市,先沿着青石板路在美食街这边逛了一圈,然后过桥到另一边遥遥瞻仰大成至圣先师一眼。到夫子庙不见夫子,可乎?

夫子庙算是到此一游。

行程安排太过紧凑,满目美食美景,只能囫囵吞枣,无法细细品味。

接着马不停蹄奔中山陵。

当年游中山陵。南来客风华正茂,拉着萱的手一口气走到祭堂。

故地重游,远眺气势宏伟的中山陵,面对那三百九十二级石阶,南来客只觉得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望而生畏。

今非昔比啦。

南二世却不以为然,一口咬定老当益壮,就差引用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了。

无奈之下,只好聊发少年狂,舍命陪儿子,与老妻伛偻提携,拾级而上,三十一级一停,步步维艰,攀到顶端。

 

中山陵上,迎风伫立,望天低吴楚,思古今兴替,忆人生沉浮,多少往事涌上心头。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如今国内旅游是到处人看人,如果人流少了一半,景观会更美

 
南来客的头像
 #

是啊。冬天尚且如此,夏天游客之多,可以想像。

 
Amoy的头像
 #

392级石阶,记住了。过几天,我去试一下脚力,呵呵~~ 据说,中山陵的建筑从下往上看,不会让人觉得难攀登,真要行动起来,才知其中不容易。期待南京行,在您这里先领略了

 
南来客的头像
 #

因为石阶宽三十多米,看上去不陡。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