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追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9 小时 45 分钟 之前
注册: 10/18/2012 - 12:25
积分: 11232

你在这里

《海角孤舟》(37)南下马尔维纳斯群岛为什么这样难

 

 
对船家来说布宜诺斯艾利斯是个分水岭,要么继续南下去帕塔哥尼亚,要么掉头北上回巴西,跟“海友”一样选择南下的船并不多,我们一共才碰到七八条,而绕道帆游马尔维纳斯群岛(福克兰群岛)的只有两条。为什么南下阿根廷的船那么少?原因很简单:这条航路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南大西洋阿根廷一侧是世界上最难行船的水域之一,风力极强,风向及天气变化极快,沿途缺少出入容易的避风港,加上复杂的洋流、寒冷的温度、凶猛的海浪,人们把南半球南纬40至50度海域称为“猛烈40度”,南纬50至60度为“狂怒50度”。
 
南半球南太平洋和南大西洋各有一个稳定的高压脊,南美大陆上空有持续低压槽,低气压(depression)由西往东移动,撞上安第斯山脉,空气中的水份凝成雨水,帕塔哥尼亚智利一侧连续降雨树木繁茂,而阿根廷沿岸干燥贫瘠阳光灿烂。南半球的夏季南太平洋高压脊南移,而南极大陆上的高压脊向北移动,两边一挤,像高压水龙头把东移的低气压加速,风力变得“猛烈”和“狂怒”,帕塔哥尼亚平原毫无遮拦,低气压一旦绕过合恩角,便一马平川呼啸而上,猛烈的西南风横扫整个阿根廷沿岸和马尔维纳斯群岛水域,低气压一个接着一个,夏季平均每月多达20个。

(为防止大浪打来兜水而把小皮艇翻过来吊着)

低气压移动虽然暴躁但很有规律,每个低气压都伴有冷前锋(cold front),冷前锋到达之前是锋前暖风(pre-frontal warm wind),气压计快速下降,风向北或西北,当气压计不再下降,风向开始向西偏转,风力减弱甚至完全无风,大海变得温顺静宁,千万不要被这暂时的温柔所迷惑,当气压计开始回升,冷前锋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达,风向西南,在极短的时间内风力能达到40至50节,“海友”在圣普拉斯港经历的就是这样的冷前锋。冷前锋虽然暴力但并不持久,平均持续时间为12小时。
 
前锋系统(Frontal System)大部分时间风向西南,要想乘北风顺风南下,只能抓住锋前暖北风时间段,但时间窗非常短,每次跑不了太远,这使得南下马尔维纳斯群岛非常艰难。我们的策略是沿着海岸线尽量往南跑,一来缩短横跨海峡的距离,二来向南行驶到一定纬度再向东,遇到西南风时是侧风行驶,避免了顶风行船“海友”从马德港(Mar del Plata)到 Caleta Horno锚地中间停了四站,都是抓冷锋前北风时间窗一两天的短途,在美丽的锚地等了一个星期,一个非常理想的时间窗出现了。

从Caleta Horno到马尔维纳斯群岛五百多海里四天的路程,精准的天气预报和卫星通讯极大地改善了海事安全,天气预报24小时内非常精确,72小时大致看出天气变化的走向,气象应用软件帮助策划航行路线,在复杂多变的海域中优化导航。在Caleta Horno锚地整整一个星期我们一天两次下载天气预报做路线模拟,星期五早晨看到理想时间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们当机立断马上就出发了。


从图上可以看到五天之内天气变化多端,但“海友”躲开了西南强顶风,所到之处基本上都是顺风和侧风。第一天星期五东北风15节,理想的顺风;星期六强西南风横扫整个海峡,但“海友”仍在海岸线附近没受影响,10节侧顶风有些颠簸但并不太难过;星期日强西南风靠近海岸线,但“海友”已经航行到了弱风区,侧风行驶一段后开马达跑了几个小时;星期一风向正西转向西南,“海友”顺风行驶非常舒适,于晚上10点到达马岛,抛锚跟企鹅共享一晚的锚地,星期二驶进首府斯坦利港(Stanley)。

南下马岛尽管艰难但还是可行的,我认为以下几点至关重要:首先要有一条结实的好船,来这里的船以铁船和铝船居多,马达要给力,能应付顶强风强流;实在躲不开强风不要硬干,顶风停船(hove to)等前锋过去;无风时不要恋战,在海上的时间越短越好;密切注意天气预报,盯紧气压计走向,理解天气现象背后的气象原理;最后一点,要有好的seamanship,切忌苦干加蛮干。如果选择相反方向从合恩角北上去马岛,有西南风和南极洋流,顺风顺水相对来说容易很多。

马尔维纳斯群岛太特殊了,严酷的自然环境、大量的野生动物、坚韧的岛民,战争的创伤……来这里帆游绝对值得,且听我慢慢道来。
 
2017年12月17日于马尔维纳斯首府斯坦利。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辉常科学人的赶脚Cool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