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送你一生童年(一) 圣诞礼物 吴垠散文

(图片来自网络)

 

送你一生童年(一) 

圣诞礼物


/吴垠(德国)  

 

窗外,满目银雪飞舞成蝶,一片片身轻若絮,悄然降落在适合童话的时节。今年冬天虽冷,但来得倒也不算唐突。几天前,日深于一日的寒意似特地谱好了前奏,紧随着的风雪也就这样安然平缓地飘入了我的预料。 

十多年前,从深秋少红叶,隆冬无飞雪的中国南方来到四季分明的德国,我在那份诗意的惊喜中读懂了真正的春夏秋冬,读懂了孩提时代那些与雪有关的美丽故事。我们在德国出生的五岁女儿天然地深识四季,经历了五年的冬雪,她早已习以为常。 

但是今日,小姑娘在漫天银白的窗前趴了许久,粉嘟嘟的小嘴紧抿着,那汪梦境般迷离的大眼睛像是在看雪,却又不太像。“妈妈,圣诞节快来了吗?我喜欢什么礼物,圣诞老爷爷知道吗?”女儿突然问,言辞间飘飘忽忽的语气像是在梦中游离。她两岁时问过一次,但后来这几年再也不问了。因信不疑,她确定有个神奇而充满爱的圣灵,了解有关她的一切。其实我们口中的“圣诞老爷爷”在德国巴伐利亚被称为“圣婴(Christkind)”,我一开始就没搞清人家当地的习俗,因此仍然极其中国式的把这位赠礼者称为“圣诞老爷爷”。不过,女儿早就习惯了,她关心礼物的送达,对于我在称呼上所犯的错误,她并不纠结。“知道呀,圣诞老爷爷不是什么都知道吗?”我特意对她的疑问表示出惊讶,并递过去一个肯定的眼神。女儿立刻歪过小脑袋,露出一丝糖果味儿的笑,眼底的波澜里星光一闪。“你去找邻居小朋友玩吧!她们都在家,去吧!”我低头拂面,突然很想静一静。去德国朋友家通常需要预约,但我们小区前后左右几户熟识的邻居间,来往倒很随意,尤其是对孩子的突然造访,大家都会亲切接待。打发走了女儿,我自己移步侧靠窗前,在飞雪的光影里琢磨起了圣诞礼物的事儿。 

每年的这个时刻,德国的父母们都会亲自导演并领衔主演一出圣诞礼物从天而降,圣婴只留痕迹却不见身影的年度大戏。然而对于我们而言,今年与以往有所不同:家里有了两个孩子,老公却要在此忙碌之时为了俗事回国,我当晚若分身乏术,那这场表演恐怕要生生地被耽误了。我琢磨着,女儿都五岁了,我是不是主动戳穿这个美丽的谎言,但依然把美丽的礼物送给她?但这个想法的火苗被我自己瞬间掐灭了。 

记得在我遥远的童年岁月里,因着奶奶的故事,曾一度相信:花草被践踏采摘后,会疼痛,她们在夜里哭泣,直至黎明时分,泪珠依旧闪烁于叶片之上,清晰可见。那时的我更敏感于万物的悲喜,更懂得世界需要温柔以待。而我的女儿,从小就知道,在父母之外,天地间还有一份大爱于寒夜里光照尘世,给孩子们带去美丽的礼物与无限的快乐。我觉得无论如何,应该把这个故事编织下去,就算我的女儿终有一日会发现:她的圣诞礼物其实也是父母所买的。成长也许会让无数童年故事褪去华美的外衣,但我相信,其中的精神力量将会在她长大以后的心田里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是爱让人学会爱,恰是来自亲友之外的善意与馈赠,让孩子懂得了更宽广的爱。爱的收获如同一颗蒲公英的种子,成熟之后,只需一阵轻风吹来,便会飘然飞散于世间。如果我们向未来的世界冀望爱与美好,那么孩子们在当下的世界里便需要一切爱与美好的浸润。 

此时,门铃突然发出一连串急促的响声,定是我那没有耐心的女儿回来了。我起身开门,看见她满脸泥,满身雪。“对不起,妈妈,我们在外面玩,我把自己弄脏了,衣服也湿了。”她怯怯地哀怨地说着。我摸摸孩子的小脸蛋儿,用尽全身的温暖,给了她一个深深的拥抱。

 

分类: 
活动日期: 
星期三, 十二月 6, 2017 - 10:00

评论

吴垠的头像
 #

成长也许会让无数童年故事褪去华美的外衣,但我相信,其中的精神力量将会在她长大以后的心田里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