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通过边检站

标签: 


(三十年前,柏林墙倒塌前发生的故事。)


八七年,圣诞前夕的西柏林,天,阴沉沉的。

西柏林到东柏林的边检站前,站着几个学生模样的中国人,他们背着简单的背包,看上去是要去东柏林玩。

“小李,你俩走前面,我们跟着你们。” 年纪稍长的老关对小李夫妇说。这队人中,小李夫妇是德语专业的,德语最好,自然成了大家的向导。

“好,大家不要紧张,不会有事儿的。” 小李边给大家宽着心,边朝边检站走去。

三天前,他们随慕尼黑大学的外国学生团来西柏林旅游,今天是自由活动天,所以想趁机去东柏林看看,一是中国人去那边不要签证,二是想在那边买点便宜的东西。

昨天,他们已经在西柏林的银行换好了东德马克,因为在这边换钱,要比在东柏林兑换合算许多。起初,他们很高兴: 的确,这 1:7 的汇率比起那边的 1:1 真是没得比了。谁知,回来后旅行团里有人警告他们:东德边检站查得很严,去时会被盘问是否携带了东德马克,回时如果买了商品,必须出示东德银行换钱的证明,否则统统没收。

得知此消息已经太晚,钱都换好了,计划怎可轻易放弃?这些穷学生,拿得都是低奖学金,平日里省吃俭用,谁不想有机会买点便宜的欧洲商品?

怎么办,大家聚在一起商量,但一晚上也不得要领,最后的结论是,最好不要把在东德买的东西带回来,要带回来也得暗着带,至于怎么把钱带过去,只能各显神通了。

边检站里的人很多,有点儿拥挤。东德官员们全副武装,面孔冰冷,一副铁面无私的样子。一行六个中国人跟着站队的人群,一步步走近官员。

大家的心都提着,因为他们的确做了手脚:有的把钱藏在衣领里,有的把钱塞在袜子里,年纪最小的肖莉把钱放在了帽子里,又把帽子戴在头上。早先他们还在相互取笑,说是像在搞地下工作,这会儿他们一点儿也笑不出来。

“你,有没有携带东德货币?” 突然,一个官员指着小李的太太问道。

“没有,我准备去东柏林银行换钱。” 小李的太太面不改色,镇静地答道。

那个官员手一挥,一行人竟然都通过了。走出边检站,大家不敢停留,急急奔向轻轨站,直到站在了林登大道上,他们才松了口气。

“小李太太,你太了不起了,佩服佩服!” 老关伸出大拇指,大家都围过来,衷心地夸奖她。

“哪里!我身上的确没钱,钱都在小李身上了。” 小李太太说。一旁的小李听到此,就弯下腰去脱鞋,原来,他把钱藏在了皮鞋的鞋面和鞋带中间。

“哎呀,右脚上的钱不见了!” 小李发出一声惊叫,“有二百马克呢!可能是跑掉了。”

“什么?” 小李太太大吃一惊,“那我们只剩二十马克了?”

小李点点头:“左脚的钱还在,但恐怕吃饭也不够了。” 说着,两人顿时沮丧起来。

大家一叠声地安慰他俩,异口同声地说:“今天咱们共产主义,吃饭不要你们付钱。”

一行人沿着林登大道慢慢参观,直到中午十二点。

他们中有人已经看好了一家既地道又不贵的德式餐厅,坐在高档的餐厅里,穷学生们的感觉真好。他们都点了在西德舍不得吃的贵的套餐,从汤,前食,正餐,到餐后的咖啡点心,足足吃了两个多小时。

下午,他们计划分头采购或继续游览,说好了集合时间后,大家就走散了。

待到再集合时,虽然只有四点半,天色已开始暗下来。算了算各人剩下的钱,大家决定去吃冰激凌,把钱都用完。

吃着漂亮的花色冰激凌,各人谈自己的活动。

老关说:“我在书店买了好几本德文的专业书,比在慕尼黑买便宜了几百马克,我已经从邮局把它们寄回国内,反正不久我就要回国了。”

大刘说:“我买了两件新衬衫,已经穿在身上,外面穿上大衣,边检官不会看见的。”

小徐说:“看,我脚上的新旅游鞋,我早想买,在西德买不起,这回买着了,真便宜。” 大家问他旧鞋呢?他说:“不要了!”

肖莉说她买了件很漂亮的圣诞大玩具和几盒巧克力,她学老关,把它们从邮局寄回了上海,她的儿子在上海老家,刚刚两岁多,她很想念他。

小李夫妇只剩二十马克,他们用它买了东德邮票,因为他们集邮,也算不虚此行。 

晚上的边检站比早上的人少了许多,边检官员们似乎更加认真。通关时,他们盘查得格外仔细。

仍是小李夫妇打头。

“有没有买东西?” 边检官问。

“没有,就是观光。” 小李答道。

“把相机拿出来,我们要检查。”

小李不情愿地把相机递过去。

这边,另一个检查口的边检官招手把排在后面的小徐和肖莉叫了过去,开始盘问。不久,一个女边检官走过来,把肖莉带进旁边的一个房间去了。

折腾了许久,大家终于在西柏林这边聚齐了,人人都带着愤怒的情绪。

“什么社会主义国家的朋友,太不友好了,还不如资本主义国家的敌人呢!” 老关大骂道。

原来,他们都遭遇了没有料到的严查:小李和小徐的相机被查,胶卷统统曝光,白白辛苦了一天,什么东柏林的景色都没留下;老关和肖莉被单独搜身,虽然没有查到什么,但这么大的屈辱,使他们难以接受,特别是肖莉,她含着眼泪,一叠声地跺脚发誓“再也不来东柏林了”;小李太太因为小李损失了照片,也特别生气,只有大刘侥幸地躲过了检查,否则他身上穿的新衬衫肯定露馅儿。

天很晚了,黑暗中,西柏林大街上的许多圣诞灯都在闪闪发光,给人带来温暖的感觉,这群人顶着寒冷,急急地朝住宿的酒店走去。

 

分类: 

评论

一叶的头像
 #

柏林墙倒塌之前,在西德的中国留学生都有类似的游东柏林经历,谢谢你把这段经历生动地记录下来。

 
漂流的船的头像
 #

谢谢阅读!一直觉得人的一生能经历一些重要事件是一种幸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