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熊哲宏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周 12 小时 之前
注册: 09/16/2012 - 19:51
积分: 886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徐琳:品读欲望,品味爱情——小说《凭灵魂生育》的爱情观赏析

 

 

 

 

 

       爱情,自古以来便是中外文人墨客笔下永恒的主题。《凭灵魂生育》这部小说从心理学的角度出发对爱情进行了探讨,作者以艺术之名、借心理学之口,对爱情、婚外恋及性欲进行了专业解读和诠释。

 

主人公余旺,一位有着特殊时代烙印——改革开放后第一届大学生,既是受学生爱戴的大学教授、为读者追捧的大作家,又是对爱情有着独到洞见的“女性身体的探索者”。“他这一生,有一次悲怆性的初恋,一次尝试性的爱,一次婚姻,三次婚外恋,而贯穿其间的中心旨趣则是哺育爱欲的师生恋。”六名风情各异却同样美好的女性彻底改变了余旺的爱情模式和人生轨迹,悲怆性的初恋惊艳却易逝、尝试性的爱勇敢却无法长久、婚姻从激情归于平淡、婚外恋从肉体吸引到灵魂生育。余旺在各段恋情中不断加深对爱情的理解、完善对女性身体的探索,从而完成了在爱中成长。

 

 

美国南方出版社:

 

http://plhsy.dixiewpublishing.com/

 

亚马逊:

https://www.amazon.com/Linghun-Shengyu-Chinese-Zhehong-Xiong/dp/1683720482/ref=sr_1_19?ie=UTF8&qid=1492650673&sr=8-19&keywords=Dixie+W+Publishing+Corporation

 

 

 

 

欲望:灵魂与肉体

 

      

 

主人公的命名,想必承载了作者的苦心。余旺,谐音“欲望”,彰显其“女性身体探索者”的身份,预示着主人公余旺对女性的灵魂与肉体有着强烈的探索欲。另一种解读,余旺,富余、旺盛,说明他是一名力比多旺盛的男性,即使与旖旎相遇时已年过半百,仍然可以既教学生身体生育,又教学生灵魂生育。

 

       余旺的初恋始于23岁。程韵充满灵性、善良纯真,却患上了不治之症。在韵儿生命终止之前,余旺和韵儿度过了难忘的时光:享受心贴心的两人世界,同时余旺第一次见到了女性裸体,从此“乳房意象”便伴随了余旺的各段爱情。韵儿的病逝,使得余旺消沉无比,单身了三年来祭奠这如昙花般绚丽短暂的初恋。

 

       韵儿对余旺的深刻影响是不言而喻的,最明显的便是“乳房意象”的萌生。余旺的爱情审美逐渐明朗——偏爱丰满型女性。在随后的几段恋情中,余旺均下意识地将几位女性的乳房与韵儿的乳房相比较,并在不同女性身上逐渐完成了对女性身体的探索。尝试性的爱——张少颖,虽然在文学方面与余旺无共同话题,但在肉体方面满足了余旺对女性身体的初步探索:抚摸。正因为张少颖理性古板,她多次拒绝婚前性行为,而在这期间,大胆奔放的安琪出现了,如天使一般美丽、聪慧、风韵,并且将自己的初夜献给了余旺——也帮助余旺实现了第一次真正的性行为,最终与余旺结为连理,并育有一女。严格意义来说,安琪可谓余旺的第一次“出轨”——当时他正与张少颖恋爱。

 

婚后,余旺的欲望并未中止,燃烧到了保姆李玲瑶、学生渝儿和学生程旖旎身上。李玲瑶和渝儿均以其丰满身材引起了余旺的爱慕,李玲瑶是地位低下的保姆,余旺带领她走入知识的大门;而渝儿则是聪慧的女大学生,虽几次三番拒绝余旺的追求,最终依然投入了他的怀抱,但理智地中止了他们之间的恋情,并且对余旺的爱情观产生了重大影响——“我渐渐学会了在爱情与性欲之间找到必要的平衡。渝儿对我起到了‘爱情聚焦’的作用——多一份爱的激情,少一点性的因素;爱情是两性关系的主导因素,而性只是爱情的必然伴随物;爱情本身就意味着性,但性并不必然意味着爱情……自此,余旺的爱情信条从“乳房意象”逐渐转向“凭灵魂生育”,即从肉体的吸引逐渐转向灵魂的吸引。

 

程旖旎在余旺50岁时出现。程旖旎与程韵同姓,不知是巧合还是作者有意为之,当然,若是有意为之,也绝非意味着旖旎是韵儿的替代品,但不可否认移情的存在。她热情奔放:主动给余旺写告白求爱邮件;她灵敏聪慧:对文学有自己的见解,对余旺的提点一点就通;她美丽动人:虽不似先前几位女性那般丰满,但身材匀称、懂得凸显个人优势……她的出现,一方面唤起了余旺内心深处对爱情的追寻欲望;另一方面,余旺经过了多年爱情浮沉和教学写作的经历,“凭灵魂生育”的意识逐渐在他内心萌芽,他渴望在自己的学生身上实现“凭灵魂生育”,而旖旎的出现为他的理想实现提供了一个绝妙的机会。

 

在与旖旎的交往过程中,余旺展现出了与以往几段恋情不同的行为表现:首先,在面对旖旎热烈的求爱时,余旺没有立即接受,而是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并表现得矜持体面;其次,余旺在与旖旎发生性行为时,有意识地变换体位,类似于“炫技”,从而给予旖旎最佳的性快感体验;最后,余旺将对旖旎的知识传递与交流放在首位,多次带领旖旎参加交流会议,并且最终在旖旎的前途与个人职业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从中可以看出,余旺经过了多次爱情的磨练,多年教学和写作的经历也丰富了他的阅历,使得他在面对爱情时不似年轻时莽撞不顾一切,并且在他身上体现出了一种使命感——将创造性的知识和作品传递给学生,实现真正的“凭灵魂生育”,同时,由于30岁的年龄差,使他不得不对自己性能力存在隐忧,从而有意识地在旖旎面前进行略带自悲地炫耀。

 

自与韵儿如昙花般绚丽短暂的爱情后,“乳房意象”便根种在了余旺的内心。少颖、安琪、玲瑶和渝儿无一不与“乳房意象”有关。但自渝儿起,余旺对爱情的观念产生了根本的变化,从“乳房意象”转向“凭灵魂生育”。在与旖旎的爱情中,余旺亦师亦父亦情人,旖旎收获了甜蜜的爱情经历,成为了更优秀、思想更有深度的新锐文学家,而余旺则享受了甜蜜的爱情经历、付出巨大代价实现了“凭灵魂生育”的理想。韵儿用最美的爱情为人生画上了无憾的句点,少颖尝到了爱情的滋味,接触到了不同的爱情观,安琪得到了丈夫、女儿和家庭,玲瑶收获了知识,渝儿体验了激情、改变了余旺,而韵儿则得到亦师亦父亦情人般的爱情,在专业领域收获颇丰,余旺从对爱情和性懵懂无知,到成为爱情大师、女性身体探索者,到完成“凭灵魂生育”……每个人都完成了在爱中成长。

 

      

 

爱情:过程或结果

 

 

 

余旺说过:“爱情是过程,而不是结果”。或许是因为与韵儿美好而短暂的初恋的影响,余旺潜意识会认为过于美好的事物总会消失。在与旖旎热恋时,他便告诉旖旎的母亲,当旖旎成长到不再需要余旺提点她的阶段,他与旖旎的恋情便会终结,且这一结局是必然会发生的。

 

这一观点颇具悲剧色彩,但又不得不让人颔首同意。爱情是两个个体在特定时间和空间相遇,碰撞出火花的产物。个体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发生改变,火花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褪色。

 

韵儿与余旺在最美好的年华相遇,无可救药地相爱了,却因病魔而天人永隔。三年后当余旺遇到张少颖时,对韵儿的怀念仍在,但爱情已经褪却了——他们之间的爱情,是过程,有着无能为力结果的过程;张少颖和余旺的爱情,由于彼此性格、爱好、观念差异过大,最终没能走到一起而和平分手——他们之间的爱情,如果说存在过爱情,是过程,有着注定结束结果的过程;安琪和余旺的爱情,彼此吸引、一拍即合,有甜蜜的过程,也有幸福的结果——表面美满和睦的家庭,亦可说没有结果——余旺多次发生婚外恋,家庭的美满和睦终究只是表象;至于玲瑶和渝儿,得到妥善处理和掩蔽的婚外恋——当然是只有过程没有结果啦;最后,与旖旎的忘年恋、婚外恋、师生恋,一方是朝气蓬勃、聪慧灵性的少女,另一方是阅历丰富、成熟稳重、对爱情和文学有着独到见解的知名教授——他们之间的爱情,是彼此成长的过程、是一开始就注定会结束的过程。

 

但是,爱情注定无法获得结果吗?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人心中也会有一千种爱情,不是每一种爱情都无法收获美满的结果。正如先前所说,爱情是两个个体在特定时间和空间相遇,碰撞出火花的产物。个体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发生改变,火花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褪色。但是美好的爱情会让人成长,两个相爱的个体一同成长,从青春懵懂,到耄耋迟暮,在每一人生阶段都会成长为更有韵味和魅力的个体,彼此持续相爱、需要而不分开。试想,若韵儿未遭病魔袭击,与余旺结为连理、建立美满幸福的家庭,在余旺成为大学教授、知名作家的时候,韵儿也在文学方面颇有造诣,两人非常有可能会彼此钟爱一生。因此,会随着时间退却、消失的是激情、是肉欲,而爱情或者说灵魂的吸引会随着岁月的流逝和共同的经营开出更美丽珍贵的花朵。

 

小说讨论了一个颇挑战敏感神经的话题——婚外恋。根据亲代投资理论,男性的亲代投资最低限度是交配,而女性的最低限度是交配、十月怀胎和生产喂育,即女性最低限度高于男性,因此,男女对择偶和照顾子代的投资也有区别。理论上,一名男性可以让任何可育女性怀孕,生出大量孩子。可是,女性通常十个月才能生一个孩子,限制她可生的孩子数量。这表明,男性之间的竞争性更强,而女性会更用心于选择适应度最高、基因良好的男性上,因为她们投资的量较大。这便是男性比女性更花心的真正原因。

 

同时,作者借旖旎之口(实为余旺传授于旖旎),道出了爱情模块理论(来为其婚外恋行为进行心理学解释):从“功能分解”的方法出发,将性、爱情和婚姻分解为三个功能独立的模块(或单元)。这就是说,性、爱情和婚姻,三者彼此的功能是不同的,或三者分别具有独立的功能:性(Sex)的功能是为快感而快感;爱情(Love)的功能是为幸福而幸福;婚姻(Marriage)的功能是为繁衍而繁衍。如果人们无视这三者的功能区分,或将三者的功能加以混淆或替代,那么两性的情感关系将会出现问题或危机。

 

       根据我的理解,余旺用亲代投资理论和爱情模块理论为自己的花心和多次婚外恋行为进行了解释。余旺经过多次爱情经历,逐渐树立了自己明确的爱情观,那便是爱情模块理论。在他眼里,与安琪的婚姻已仅是为了繁衍的婚姻而已,经过岁月的洗礼,爱情已然不再,与安琪之间只有夫妻情分和家庭关系,而与旖旎之间的感情,则是为了幸福的爱情,加上性的点缀——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婚姻,注定只有过程没有结果。

 

根据进化心理学,男性发生婚外恋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种:一、繁衍更多子女;二、更换配偶;三、多样化性伴侣需求。在我看来,余旺发生婚外恋的原因便是多样化性伴侣需求。一方面,李玲瑶曾怀孕,余旺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打胎,因此排除了繁衍更多子女的可能;另一方面,在余旺的多次婚外恋行为期间,他非常注重维系与安琪之间的夫妻关系——节日陪伴、礼物相赠、适当性行为等,故而亦排除了更换配偶的可能性。而这多样化性伴侣需求从一开始便注定了婚外恋不会长久,只是过程、只是性与爱情而已。

 

但是,爱情是多样化的,在余旺与安琪的婚姻初期,他们之间也是爱情、性和婚姻三者共存的,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加之余旺“女性身体探索者”的使命感,使得他们之间的爱情逐渐消磨殆尽。但也不可否认所有恋情中的男女都是这般,生活中也不乏几十年如一日恩爱的夫妻,他们之间必是通过了苦心经营,维系了多年爱情、性和婚姻的统一,激情会随着时间和年龄增长而褪去,但爱情会历久弥新。

 

 

 

小说于旖旎出国、余旺失去工作戛然而止,留下无尽的想象空间。爱情,正因其变幻莫测、五味俱全而引发人们的无限探索与品味。《凭灵魂生育》从心理学的角度出发对爱情进行了探讨,为文学界与心理学界增添了一份色彩亮丽的瑰宝。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