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闲谈焦虑症

 

昨天去做义工,与A坐在一起,边工作边聊天,才知道她患有多年的焦虑症和轻微抑郁症。她今年应该有五十多岁了,刚刚提前退休。话题是从一早起来赶过去做义工开始的,她说她很难早起,一般都睡到中午才起来,因为晚上睡不着,这种sleeping disorder已经困扰她很多年了。

 就这样她聊起了她的青少年时期,十多岁的她随父母从台湾移民美国,从一个熟悉的环境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她听不懂英文,没有朋友,上学越来越成为折磨人的事情,她父亲不明白为啥这个女儿早晨越来越起不来,越是吼叫事情越糟,直到她焦虑症全面爆发。她没有仔细说怎样爆发,我可以想象得出来。我记得在她家里看到她小时候的照片,好美丽好可爱的一个小女孩。与现在的她般若两人。不仅岁月是把杀猪刀,我想祸害的还有就是这常年的情绪方面的 disorder。

 她与父母的关系始终无法相互理解。她父亲老拿自己当年经历过中国的战火说事儿,说他经历的苦难比她不是强多少?她笑着看向我说那根本是两回事!最终她放弃了,她不奢望父母的理解,而终其一生,她父亲不承认她有病。而她说其实她父亲自己就有焦虑症,姐姐也有,她认为遗传基因存在,但全家从台湾移民美国,又正逢她的青春期,是一个很大的外在因素。

 她曾经是电脑工程师,可以在家工作,可白天她无法让自己的头脑正常运转,只能每隔一个小时让自己查看一下电脑,到了晚上精神好了再上班,所以每天八小时的工作会被她拉成十几个钟头,身心疲乏,所以后来被公司裁掉,她反而内心窃喜,因为自己不舍得辞职,做着却又伤身伤人,这样反而轻松了,她五十多岁就退休了,很多人不理解,为啥这么早就待在家?她说没有经历过焦虑症的人不会懂得的那种折磨。

 我说我就有一点不明白,想请教她。我问她昨天一早是怎么起来的?她说她先生叫她几次见她起不来,走过去掀了她的被子。我接着问,既然已经起来了,也与我们一起工作到近中午,我因为有医生约定,没有跟他们一起去吃午饭,他们吃完午饭,等她回家应该是下午了,换了是我,我就再撑几个钟头,到晚饭后再上床睡觉,几天一撑,这身体时钟不就调过来了吗?她说没有我说的这么容易,她试过,可白天就算醒着,头脑也是混沌的。

 也许一个正常的人真的是很难完全理解焦虑症缠身的人的痛苦。

什么是焦虑症?焦虑症“是以反复并持续的伴有焦急、恐慌症状和自律神经紊乱的精神症障碍。患者的情绪表现是非常的不安与恐惧,患者常常对现实生活中的某些事情或将来的某些事情表现的过分担忧,有时患者也可以无明确目标的担忧。”

 曾经认识一位妈妈,她女儿上大学去了,就在哈德逊河的对岸的纽约城里,她住在河对岸的新泽西,她每天会在不同的时间段里打电话给女儿,如果女儿不能在十分钟之内回电话,她就会有各种各样不好的臆想在脑中来回地窜,很多时候就会身不由己的跑进纽约城找到女儿才放心消停。她女儿后来被妈妈的焦虑弄怕,转学去了更远的地方,而她也意识到自己这种情绪不正常,开始接受治疗。我相信她现在应该好多了。

 A告诉我患焦虑症的人的头脑每天每时都在高度运转,停不下来,包括在睡梦中,每天醒来,她记得她的梦境,非常生动,能说出每个细节。而她的先生却说从来不记得自己做的梦,也因而否认他会做梦。其实,我曾与睡眠科的医生聊过,做梦的人睡眠是不在深层休眠中的,可见A一直没有让大脑处于深度睡眠的休息里。几十年都这样,可想而知她的大脑是多么的过劳!

 我曾经见过A的丈夫,一个听不懂中文的ABC,人非常好,我说A很幸运,遇到一个能理解她的男人,她说是的,不过这种理解也是一点一点慢慢积累的,她的丈夫下班回到家,看见妻子还在床上睡觉,会拍拍她的背说:“睡吧睡吧,我order pizza当晚饭。”  如果有事她必须一早起床,比如这天我们去做义工,她起不来,她丈夫就会过去掀掉她的被子。我感觉得到她丈夫的包容和拿她当孩子般对待的爱意,对待这样的人,除了爱还有的就是耐心再耐心。

 昨天我写了这个文章的前半部分,有读者评论道说这样的患者通常都是意志力薄弱,遇事都怪他人等等,简单的说就是性格有问题,我回复道:是却也不尽然。因为焦虑症往往与抑郁症手拉手并存,焦虑开始,久了就抑郁,但是有很大一部分抑郁症者是因为身体里的化学成分失衡造成的,青春期发育会导致荷尔蒙变化,更年期也会,身体里的化学成分不知什么原因就一下子东倒西歪了,加上生活中一点引火线,就可能点燃焦虑和抑郁。当然,确实很多患者偏向于天性敏感、多虑。

 对于焦虑症的精神心理因素,许多学者认为“焦虑症状的形成与思维和认知过程有着密切的、重要的关系。研究表明,一些人更愿把一些普通的事情,甚至是一些良性的事情解释为灾难的先兆。例如,人们高神经质,这与抑郁情绪的产生也有一些联系。还有就是生化的因素,例如甲状腺的病症或神经化学递质功能失调的因素所致。”

  A告诉我她的焦虑症始于十五岁的时候,当然那时还不知道那就是焦虑症,就是不想去上学,怕去学校。拖到高中毕业,时好时坏的也过下去了,焦虑久了,就会抑郁,好在抑郁症不算太重,还没到想死想活的地步。但是她也说多少次她从睡梦中醒过来,睁开眼觉得生活的毫无意义,恨不得再回到睡梦中去。她对我说你没经历过真的很难理解那种感受!她还说一旦焦虑症伴有抑郁症,首先要治疗抑郁,再对付焦虑。大部分长期焦虑的人都伴随或轻或重的抑郁。

 三十岁那年,她的焦虑症加深,工作都难,她去看了医生,幸运的找到一位好医生,医治了半年,基本上治好了她的焦虑。那以后焦虑也会有,但她学会了如何与自己的焦虑相处,就再也没有过三十岁那年那么强烈的焦虑大爆发。但是睡眠的不正常一直跟随着她,直到今天,她每天都是睡到中午过后,才能起床,而夜里不到凌晨睡不着觉。

 这些年她试过很各种各样帮助睡眠的药,开始她用抗过敏的药,让自己睡觉,后来直接用安眠药,但无论哪种药,她说最多用一年有效,过了一年基本上就没用了。

 她身体虚胖,一看就是平常不大动,吃的方面似乎胃口也很好,我觉得还是心态和睡眠困难的困扰,使得她比她的年龄要苍老。

 她有着慈悲的良善之心,对一切小动物弱者都会特别的怜悯,我们几次的义工都是她领头组织的,也许她天性里的敏感和善良使得她容易感伤这个世界的不平,因而容易焦虑。我只是猜想,不敢论断。

 总之,性格和基因是一部分原因,但一定还有其它的因素,人性中的这些细微的地方常让我无语,上帝把人造的如此不同,我们没有办法用一个人去比较另一个人,因为个体太不一样了。

 焦虑症的治疗可以用药物,也可以通过心理咨询个辅导来达到思维与认知的改变,找出生活的压力源,学习避开压力,学习放松的技巧,学习与自己的焦虑相处。

 另外据说改善膳食也会有帮助,补充维他命B,补充钙,多运动等,都会有所益处的。

 青少年焦虑症很普遍,很多孩子焦虑了,说不出来,用逃学、不去上课或者没日没夜的打电玩来给自己的焦虑找出口,父母不明白,这个时候不知道给孩子减压,反而到处堵出口,孩子不上学父母就吼,孩子打电玩父母就拔插头,孩子上网父母就关网,父母以为是在管教孩子,没想到让那已经焦虑的孩子更加焦虑。这些年听了太多这样的事情,一直到孩子自己划手腕了,父母还不明白这孩子作个什么劲儿!唉,这些名词对我们这一辈都是新的,让父母不管教孩子确实也难。但是,我还是要提醒父母,对于焦虑症的孩子,越管越惩罚,情况会越糟。只能引导,也就是说只能来软的,千万不要来硬的。

还有一点,我想提醒青少年焦虑症患者的父母,一旦孩子被确诊有焦虑症,要注意是否同时伴有抑郁症,因为,通常这两种病症是手拉手并存的,而一旦孩子被确诊有这两种症状的任何一种或者都有,一定要先帮助孩子治疗为先,不要推和急着让孩子解决其它的问题,比如读书上学等,那些都可以等到这两种病症被治愈之后,尤其是抑郁症,抑郁症是首当其冲需要高度重视的事情,焦虑症可以慢慢让孩子可以学习如何与之共存,父母的责备甚至出主意解决问题都可能成为孩子焦虑症恶化的催化剂,所以,一定要先减压、松绑来配合医疗,帮助孩子走出抑郁,学会掌控自己的焦虑情绪,才能谈下一步解决其它的问题。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过去很多人不懂,贻误了治疗,不可逆的,造成终生遗憾。

 
余國英的头像
 #

主要是分不出來有病無病罷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