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ETOON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6 个月 4 天 之前
注册: 01/21/2017 - 09:38
积分: 162

你在这里

朗哥

标签: 

 

朗   哥

朗哥春节后从庐江初次到东莞打工,坐的是早上9点10分的K1029次快车,行李不多,一个双肩包装着衣服,一个手提袋装着路上用的吃的。身上带着6百块钱放在临时缝在内裤的小口袋里,还用扣针别上。心里想这下子应该固若金汤,万无一失了吧。

没想到一到火车站就闹肚子,朗哥舍不得寄放行李要花5块钱,想将行李托付给旁边一个老头。就上前套近乎说:“大爷,你好,到哪里去呀?”谁想老头用警惕的眼光看了看他,将行李往身边挪了挪,一句话不说。朗哥内急,只好开门见山:“大爷,我拉肚子要去厕所,请您帮我看着行李行吗?”,老头还是不吭声直摇头。朗大哥不知道老头是真听不懂呀,还是假装听不懂。只好提着行李往厕所跑。幸亏那厕所没门,朗哥背着双肩包,手提包也挂在肩上,腾出双手脱裤子刚蹲下,“噗噗噗”粪水就喷涌而出。紧接着“叮当叮叮当”裤袋里几个一块钱的碎银子也掉进了坑里了。得,早知道还不如寄放行李呢。刚轻松下来,火车站台的喇叭就开始叫上车,朗哥总算顺利准点上车了。

车上人不算多,甚至还有几个空铺留给其他小站的旅客,可能是安徽人打工到北京上海的比较多,去珠三角的比较少的缘故吧。嫂子疼朗哥,虽然贪便宜买的上铺,但能躺下来睡也就可以了。上铺那被子两头发黑一股怪味,朗哥看看自己袜子上溅的两滴粪水苦笑着,一副没吃亏无所谓的表情,也就将被子盖上了。躺了一会,肚子总算安静下来。 随着列车有规律的摇动,听着女列车员悦耳动听的广播,朗哥竟然睡着了。

朗哥梦见嫂子在做酒酿大饼,香喷喷的,刚要伸手去拿,就被列车卖饭的叫声吵醒了,“芹菜豆干炒肉丝咧,萝卜榨菜回锅肉咧,15块钱一盒,热乎乎的咧!”,朗哥看见列车员卖力地叫喊,也没几个人搭理。大多数人都拿出泡面,倒点开水,就凑合了这一顿。朗大哥上车前没准备泡面,只好买了盒饭填填肚子。吃过饭,朗大哥正心满意足地欣赏窗外那一望无际的嫩黄菜花在绿油油的叶子上开得肆无忌惮,忽然看见列车员推着卖剩的几盒饭又在吆喝“最后几盒快餐咧,10块钱一盒咧,10块钱一盒咧!”这下子好多人出来买饭,朗大哥心里有点后悔,不就多等半小时吗?不就饭菜有点冷吗?但能省5块线呀。

卖饭的刚走,卖充电器的,卖杯子的又来了,他们算好了,这会玩手机的该没电了,吃过饭的该口渴了。售货靓妹子,将杯子举得老高,在桌子上作势敲打“邦邦”作响,“高科技强化玻璃制作,不怕敲打咧,越南橡胶圈密封,绝不渗漏咧”人们好奇地围上来看热闹,但没人出手。靓妹子把杯子扔到地上,整个人站在杯子上,再作势使劲用力踩,然后再捡起杯子装上水拧紧盖子,翻过来倒过去,“专利产品,滴水不漏咧,列车专卖,特惠底价咧,超市卖15元,我们仅售10元!仅售10元,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咧,大哥,来一个?”朗哥就一菜鸟,出门硬忘带水杯刷牙洗脸喝水了,看着杯子上印着铁路的标志图案,有几分喜欢,经不起靓妹子那撩人的眼神,就买了一个杯子装水喝。靓妹子刚走,人们就议论纷纷,“火车上的东西千万别买,都是骗人的,要么死贵,要么次品。”“上次我要了个充电器,比商场贵了10块钱不算,还不经用,没几天就罢工了,真倒了血霉了。”朗哥心里不大相信,不就10块钱的杯子吗?有什么好骗的?

中午睡了一会,朗哥精神多了,坐在窗前发呆,列车一直向南开,天气越来越热,火车有空调没感觉,但窗外的人穿得越来越少了,朗哥就把背心脱下来放双肩包里。心里想,这车坐的都是草根,贼都看不上眼的鬼地方,不用太小心翼翼的了。果然,列车乘警也这么说,“大家放心,这车好几年都没发生过盗窃案了。”“警察蜀黍,你坐过动车吗?听说贼快耶。”“动车大概比普通列车快一半,贼快的那叫高铁,比动车差不多每小时快一百公里。”我的天啊,朗哥想,这不几个小时就到东莞啦,能省两顿饭钱了。“但是这车越快,车票越贵,高铁票价都快赶上飞机票了。”蜀黍说。朗哥想,我这辈子非要赚到钱坐高铁坐飞机去,也象孙悟空那样腾云驾雾爽一回,他伸伸舌头舔了舔嘴唇,嘴唇也还是干的,回头找水杯,发现手提包被水杯漏水打湿了一大片。朗哥自知又上了一回当,这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只好磕掉牙往肚子里吞,不敢吱声了。

列车一路在雾霾下潜行,离开家乡后,就不怎么能看见田野庄稼了,不是高楼就是工厂,怪不得都说中国是世界工厂呢。天色逐渐暗下来,餐车又开始叫卖饭盒了,这回朗哥想省两个钱,硬挺着肚子饿,等着快餐降价。可等到天黑,不但快餐没降价,餐车也无影无踪了。朗哥只好掏出个苹果权当晚饭吃了。

列车走走停停,一夜无话,等到天亮,列车员来换过票,忙着打扫车厢和叠被子,她们也等着下车透透气吧。朗哥赶忙洗刷一下,也准备下车了。从车窗看出去,东莞东车站上一溜招工牌子下人头汹涌,一溜大排档的早饭热气腾腾,朗哥捂了捂内裤里的人民币,背上双肩包拧上手提包定了定神,就战战兢兢的下了车,手里紧紧捏着老家邻居小芳的东莞地址和电话,向一公共电话亭走过去。 

……………………………………………

朗哥在东莞制衣厂干了半年多,包吃包住,每个月三千五百块钱左右,早上8点上班,晚上8点下班,每周休息一天,但为了多赚钱,休息日朗哥几乎都加了班。虽然每天吃快餐或者是榨菜泡面,朗哥没觉得累觉得苦,腰里揣着工资和加班费也有两万块钱了,心里倒是喜滋滋的。为了和妻子儿子联系,花600块钱买了智能手机,鸟枪换炮的豪气油然而生。中秋节老板生意不好,朗哥请了假,用手机网上买了K1030次快车卧铺票,回家团圆吃月饼赏月去啰。

东莞东新火车站好气派,在楼底层取票机用身份证取票后,朗哥拖着滑轮拉杆箱通过安检和检票后,从自动扶梯上了二楼候车大厅。顺利找了个老大娘帮忙看着行李,到干净宽敞的洗手间唱歌以后,坐下来接上火车站的免费WiFi,用手机给老婆孩子报了平安,然后和家里人聊起天来。朗哥虽然比来时瘦了点,精气神也略显疲态,但心情是愉快的。在候车大厅做了一段健身操,看上去依然是个活力帅哥。

下午3点35分,朗哥上了车,对面是对年轻恋人,男的是湖南人,第一次到安徽见丈母娘定亲去的,嘴上虽然说心里忐忑不安,但那神气分明是手到擒来的牛逼。朗哥下铺是个30多岁快40岁的阿姨,白白胖胖的资深美女。阿姨问了小伙子几句后说:“你没房没车,凭什么去见丈母娘呀。”“凭她女儿喜欢我呀!”小伙子笑着说。“谁喜欢你啦?不要脸的,要不是你死皮赖脸的追我,谁会看上你?”小姑娘假装生气的踢得上铺床板砰砰作响。“那你一个月拿多少钱?”阿姨问,“说不准,1万到2万吧,”小伙子得意的说。“你做什么工作,工资这么高?”阿姨有点吃惊,要知道小伙子才19岁呀,“我是推销高利贷的。”阿姨说:“怪不得,听说推销员有10个点回扣对吧。”小伙子又说:“做这个要讲天分的,我有些小伙伴不但赚不到钱,还有亏惨了的。”“那你到底怎样找到客户的?”朗哥不禁好奇地插嘴问了一句。“就是忽悠呗,管你说什么,你能说动客户就行。”“你这么说,这车上你是做不成生意啦。”朗哥笑着说。 “怪不得我们这么漂亮的安徽姑娘给你忽悠走了”阿姨也笑着说。“阿姨你在深圳做什么工作呀。”小伙子问,“我是初中毕业的文化出来找活干的,你说能找到什么工作嘛,不就是家政,保洁这类工作吗,一个月工资也就3000块钱左右。”顿了顿,阿姨又说:“我儿子要有你的本事就好了。他和你同年,在新疆当兵,连女朋友都还没有影子呢。”“那你为什么让他去当兵呢?”朗哥问。“我儿子从小就喜欢当兵的,我们就是顺着他意而已,听说今年有试点义务兵的,说不定以后年轻人都要当2年兵才能出来社会工作。”“噢,怪不得前几天网上有消息说以后退伍复原军人到了退休年龄都有养老金和医保了,感情是义务服兵役的配套待遇吧。”朗哥喜欢上在火车瞎侃了,能知道很多新消息。

朗哥这边吹着水,车厢里冒出了泡面的香味,肚子也有点饿了。老不见卖饭的餐车过来,朗哥就往车厢后面走,想到餐车厢去看看怎么回事。谁知道被餐车厢里的列车员往外赶,“这班车餐车取消了,不卖饭。”“那旅客吃什么?”朗哥奇怪了。“你看我们列车长都在吃泡面,这下你该信了吧。”朗哥虽然心里纳闷,也只好退回去了。刚好碰到一个列车员,手里拿着个装着米和水的迷你电饭锅,列车员说,等一下车上有卖速食面的。刚好列车到了龙川站,朗哥就在车站花10块钱买了包咸干花生垫垫那咕咕叫的肚子。又等了一个时辰,卖小吃的小车终于过来了,朗哥花12块钱买了两包牛肉味泡面,吃了一包,留一包明天做早餐。

朗哥这才发现,这车死气沉沉的,一直没开列车广播。晚上才9点钟就熄了灯睡觉了。朗哥睡到半夜,有点儿饿了,睡不着,索性翻身下床,在车上到处乱逛,走到另一个车厢,正碰到一个小小列车员戴着手表,就问她几点了?“4点40分了。”列车员回答。“这车最近才取消餐车的吗?”朗哥问,“哪里,我5月份上车实习,就没见过餐车。”“怪不得我见列车员都自己煮饭了”“你看走眼了吧,车上不准用电器的。”“你在哪个学校读书?什么专业?”朗哥赶快转过话题,“我是吉安铁路学院的学生,客运专业的。”“这车上旅客一餐半餐没饭吃也就罢了,你们列车员天天在车上工作,怎么行呢?”“我们有从家里带饭上车的,有在起始站买饭上车的,到饭点就热一下将就,若中点站到饭点,也可以叫外卖。或者熬到终点站,虽然晚一点,也愿意回家再吃。”“这也太难为你们,有没有撂挑子不干的?”“哪里?车上干比在站台干工资要高点,大家还是愿意在列车上多赚点钱。”“那你的工资多少?”“我们实习生2500块钱,转正后有4500块钱左右吧。”“我们老百姓不吃饭也就算了,那外宾呢?”“什么外宾,我来这车上就没见过老外。而且旅客中老人特别多,有“老人车”之称。也是,这一路上就没有特别火的景点。朗哥想,说不定外宾也根本买不到这趟车的票,要不这被单枕套不止一人使用,涉嫌传染疾病的列车,这没有餐车不供应饭菜的列车,叫老外怎么受得了?朗哥突然发现,他们五更天这么海侃了半天,车厢里居然没人抗议,朗哥赶忙竖起食指放嘴唇上“嘘”,对列车员作个鬼脸,逃也似的回自己车厢去了。

说起来也是缘分,小姑娘和阿姨真的都是安徽天柱山的老乡,朗哥和他们挥手告别后,看着小两口亲热地手拉着手走在站台上,和阿姨一边走,一边说笑,真有点依依不舍的感觉。这时候天已大亮,朗哥匆忙刷牙洗脸剃胡子,吃过牛肉味泡面,抖擞精神,准备下车了。再过半小时,庐江站到了,朗哥就可以见到老婆孩子,吃到每天梦中思念的,老婆烙的酒酿大饼了。

列车暂停让车,看着旁边一辆动车宽敞舒适,对只有几个旅客彻底不挤的动车,朗哥露出了十分羡慕的眼神。但耳朵里听到收音机的新闻广播却大煞风景,“…沪昆高铁确实有隧道施工偷工减料…”。合肥快到了,公路,铁路,动车,高铁,飞机的交通网星罗棋布,雾霾中天空边际线上高楼林立,不远处的广告牌凸现一抹亮色,电脑喷涂的复兴号飞驰在绿水青山之中,高铁——中国的名片,这广告词让朗哥过目难忘。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ETOON的头像
 #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自当迅速删除。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