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家的保姆和装修工 (小说 二十二 )

关于这喝咖啡的事,我请求过帕提,让她多说说话提提气氛,因为我知道自己不是那种很会圆场的人。我怕尴尬。

“一个月前我奶奶去世了。” 帕提就这么开头。
海舟和我不约而同地双双抬起了头。
“SORRY PATTY。”我说。
“奶奶去世后我们才发现她的重大秘密。”帕提是个墨西哥女子,就连说起自己祖母去世的时候都是笑着的。
“什么秘密?” 我问。
“她改过自己的生日,比原来年轻了一岁半! 还有,原来她和我爷爷两人从来就没有正式结婚过。”

“怎么会这样?”海舟问。
“我爷爷有个原配。倆人不不好了。可那原配不愿意离婚,于是爷爷和奶奶就那么自己找个地方合住一起,还养了我们这个大家。”
“你们一直都不知道?”
“不知道,直到最近看到爷爷和奶奶一些档案才知道。”

帕提描绘她爷爷奶奶的这一辈子时说:“我知道他们吃过很多苦,但是起码,他们在一起很幸福;他们很相爱!”

我瞟了海舟一眼,不巧正碰上他的!

也不知是不是这一对瞧给帕提瞄到了,没过一会儿,她就说有事得先走,要我们继续品尝咖啡。

我走还是不走?我心里在这两端来回蹦。

“你的硕士快读完了吗?”还没来得及下决定,就听刘海舟问了这么一句。
“大概还要一年。”我只得接招。
“你学什么?”
“是,企业心理学。”我说,生怕他听不懂。
“将来做管理?”他问。
“是,做人事高层管理工作。”
“被你管理的人,应该会比较舒服。” 他说。
“为什么这么说?”
他笑了笑,没有马上回答。
“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换了个法子问。
“因为,你是个好心的人。”他说。

其实他也是。好心人和好心人,是不是一种门当户对?

我问他前妻还找他麻烦不。他说没有了,她和李全搬到另一个城市去住了。
“人家都笑我收留了个野杂种,我自己倒觉得我运气太好了,有了这么一个儿子。”他说。
“最近我常看中国大陆的电视节目。”他换了话题说。“我还去中国城买了一些大陆书和CD。” 他说他非常喜欢描写风景的CD。比如长江,黄河,九寨沟,丝绸之路、大西北等等。 随着他的描述, 我发现, 我们的距离在拉近。

咖啡桌上,我们就这么淡淡地聊,没有涉及敏感话题。 临别前,他告诉我我前院的水管有些渗水,都渗到车道上去了。
“你怎么知道的?”我问。
“上午我经过你那儿看见的。我一会儿去帮你弄一下。”

真是个有心人。

“你也忙,等有空再去吧。”我真的怕太过麻烦他,他还老给我折扣价。
“我有空。”
“还是先别,别做了吧。”
“你放心,这回我收你人事处经理的价
。”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