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齐凤池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周 3 天 之前
注册: 09/06/2012 - 15:24
积分: 1165

你在这里

父亲的矿山我的煤(组诗)

父亲的矿山我的煤(组诗)
  齐凤池
  一

  掘进机把手臂藏进煤层
  铁柱把藏在袖里的胳膊伸出
  我们伸直双臂举起头上大面积黑
  董存瑞炸碉堡举起一场战斗
  我们伸出双臂举起人类需要的一块温暖
  排着整齐队伍
  向黑暗尽头挺进生命和汗水
  董存瑞炸碉堡大声呼喊
  为了新中国前进
  我们举着半径地球不敢喘息

  二

  冷压出的溜槽度量很浅
  几寸深能承载多少滚动岁月
  溜槽里有黑色漂浮物
  沾着我们的汗水蹭掉的肉
  铁链拽着刮板前走
  速度和时针同步
  攉煤的铁锹不停
  溜槽里的疼痛故事
  就会在燃烧中传播

  三

  炸响黑暗
  坚硬的远古碎片堆满采面
  攉煤的父亲前腿弓后腿绷
  像赛龙舟的划船手一直划
  怕被后面的追赶
  父亲要一口气把煤攉完
  铁锹划动泼出固体的水
  溜槽里磕碰出了呻吟
  父亲拼命往前划
  船未动溜槽在挺进
  两岸的铁柱排着纵深
  第一批攉煤的换下来了
  父亲肩扛铁锹撤离采面
  铁锹上的水珠滴在身后
  另一批划船者趟出水声

  四

  食堂窗口站着一队赶夜路的人
  我们在争抢牙齿的磨合物
  一个红苹果两节香肠走进岁月根部
  我们要去挖掘昨天剩下的时间
  我们是不会节省汗水的男人
  面对挑战使出祖传绝技
  我们是使用锹镐的武林高手
  把深藏不露的功夫在采面亮相
  铁锹掀翻岁月大镐抡起四季
  我们把一身功夫分成八个小时
  战胜今天是对妻子的承诺儿女的许愿
  兑现承诺把良心呈现在煤壁上

  五

  为黑夜弄脏的男人清洗打扮
  清除袖口裤腿领子扣眼渗透的岁月
  来自遥远光阴妖化的细小生物
  贴在肌肤随时泄露身上隐私
  这些潜伏下来的眼线
  没能逃过她们
  用揉搓洗晾烘干熨烫手段
  给深藏褶皱里的卧底全部挖出
  煤矿洗衣女工没有妩媚脸蛋窈窕腰身
  只有一双粗糙巧手藏着心事

  六

  父亲把煤当成乌金,临终前
  一口吞进了肚里,父亲的乌金
  是一壶酒一盒烟妹妹的嫁妆
  父亲一生把煤看得比命还重
  退休前他一口把煤吞进肚里
  吐出的是比煤黑的血丝
  父亲很吝啬把一生财富藏进肺里
  走进炉膛还紧紧攥着一块煤

  七

  到了八百米井下
  跟随一盏灯摸索前行
  感觉四壁有牙齿咀嚼
  头上有口水滴落
  走过一道石门抵达黑暗尽头
  采面是挡在前面的黑
  大镐啃下一层黑扒下一层黑前面还是黑
  黑暗包围了我们无法突围
  我们一直把吃饭当做休息
  苹果馒头搅拌一起进入胃里
  什么时候能走过这段黑
  打通采面能见到亮
  袖子抹了一把嘴继续挖掘
  身后有矿灯摇晃换我们撤出
  其实,我们注定走不出黑暗
  我们是黑的侧面黑的反面
  祖父寻找一把棒子面
  跌进一口很薄的杂木棺材
  父亲为了五只鹅黄小鸟
  从黑暗起飞飞入狭窄黑暗
  今天我们在黑暗中寻找学费住房和药
  当我们真的找到了那块黑
  我们成了一把黑色粉末
  被撒在水里或寄存在水泥间
  永久居住在黑暗的土里

  八

  从千米井下提升到地面
  最喜欢见到的不是阳光和女人
  是赶快脱掉黑色浸泡的岁月
  耳朵夹一根烟点燃一根
  赶快进入冒着蒸汽的池水里
  用力深吸几口伸直放松
  头枕池台微闭享受温暖慢慢渗透
  皮肤上像有水母嘴吻无数尾小鱼啄痒
  第一支烟吸完对上第二支
  感觉速度进入幻觉
  一群男人在洗菜
  先洗萝卜顶后洗尾巴
  萝卜顶打几次开米蔬果
  尾巴毛须用喷头冲洗几次捋顺了
  剩一根胡萝卜要认真清洗
  不能叫远古生物在体内卧底
  蔬菜洗净了第二支烟剩下了烟蒂
  十几秒钟朦胧梦幻
  被一群下饺子的年轻人搅混了
  走出池水我们个个像洗净的萝卜
  晃动洗干净的萝卜缨
  懒散的向餐厅走去

  九

  煤矿的节日在日历上
  日历上的红字刻在心上
  大红的标语呼啦啦在矿区铺开
  像飞得很低的云在着眼的地方飘
  这些让人流汗的云
  支撑了一代又一代采煤人
  标语口号是荣耀贴在谁家都光荣
  门框上的红口号
  成了一生追求的向往
  我们坚信,大红的标语
  是支撑矿工的一种特殊精神

  十

  那身黑夜浸染的窑衣
  将大田孕育的憨厚打扮成黑色秧苗
  我的碧绿蓦地成了矿山黝黑的青纱帐
  本该荷锄眺望收获双手撑起父辈脊梁
  本该掐指策划花烛洞房
  早日燃起家族兴旺火光
  一抬脚步入煤矿梦境之门
  朝天脊梁弯曲成拱型桥梁
  双臂撑起亘古辉煌
  平淡岁月在腋下流淌
  一片绿色童话汗水中葳蕤飘香
  当我从岁月深处和太阳一起升到地平线上
  伫立镜头前,那张被黑衣打扮过的面容
  微笑一穗熟透的黑高粱

  2017---11--16
  齐凤池,男,河北作协会员,中国煤矿作协理事,专栏作家。河北河间人。现生活在张家口崇礼。
  作品在《诗刊》、《诗林》、《星星诗刊》、《三联生活周刊》、《读者》、《鸭绿江》、《阳光》、《北京文学》等杂志 。
  曾获孙犁文学奖,首届中国徐志摩微诗歌大赛奖,河北省第一届散文奖,全国煤炭乌金奖, “中国梦•劳动美”全国职工诗歌大赛二等奖.
  中国梦.劳动美全国职工诗词大赛一等奖等等.
  063026
  邮箱:qfch57@163.com
  手机:15833586291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第一线劳动者的礼赞。这年头很少见这样接地气的诗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