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夏天的记忆

 

20170703美国国庆节.pdf  20170705记忆中的七月伏天.pdf

记忆中的七月伏天

我的家乡是中国有名的四大火炉之一,一到七月,就进入了一年中最热的季节,父母把这种火炉一样的热天称为“三伏天”。

记得小的时候,没有空调冷气,只有电风扇,这种天,电风扇几乎是从早开到晚,睡觉也是彻夜开着的,人睡在凉席上都能睡出一滩水来,那种竹子做的凉床在这种天最受欢迎,凉床经年累月地被人睡成了棕黄色发亮,据说越老的凉床越凉阴。

那时家里只有一张竹凉床,白天里,我可以一个人独霸那张凉床,小朋友们过来玩,几个人打牌下棋都在凉床上,晚上,上班的父亲占据了凉床,我不想睡那热死人的棕绷床,就把床上的席子,拿到水泥地上睡地上,感觉那水泥地的拔凉。

白天热得受不了,就去问父亲要钱买冰棒,四分钱一根的是赤豆或绿豆冰棒,五分钱是奶油冰棒,若拿到一毛钱,就可以买一块奶油冰砖,简易版的今日香草冰激凌吧!

父亲工作的医院一到三伏天,中午不仅可休息两个小时,而且有时父亲医院为了给员工消暑,还提供冰镇酸梅汤,我们几个医生的孩子会跑到门诊大厅里,用小茶缸接酸梅汤喝,那可是真的加了冰的,喝起来凉到心里。那会儿没有冰箱啊,想吃冰西瓜,只能去拎一桶井水给西瓜降温,也算是那个年代三伏天最美的记忆之一了。

 

美国国庆节

两孩子小时,一到国庆节,我们就兴高采烈地带他们去主题公园,白天在公园里玩,一直玩到天黑,等着公园里放烟火。可女儿小时也不知为啥,害怕烟火,“噼噼啪啦”一响,烟火一升空,她就大哭,每次都弄得扫兴至极,每年都指望她长大一点了,不会害怕了,总算到我们离开加州前,她才看到烟火不哭了。

搬到美东第一年的国庆,我们也是很兴奋地到哈德逊河边去看烟火,据说那里的焰火,是美国规模最大时间最久的。我们早早就开车到泽西城的河边,看烟火的人很多,车子不容易停,好不容易找到停车位,离河边好远,要走二十分钟,俩孩子就走烦了,还得在河边干等天黑,更加不耐烦,好不容易烟火起来了,他们都说还不如在家看电视看得清楚。

后来,听说我们不必去纽约看烟火,我们居住的小镇每年都会在湖上放烟火,是一年一度镇民欢庆的假日,住在湖边的人家会邀请邻居们到家里的后草坪上边吃美食边等天黑了看烟火,更有人划着小舢板,到湖中间看着烟火在头顶上开花,那种感觉据说终身难忘!

我们再到国庆日也入乡随俗了,只是不巧下雨了,划着独木舟的我们,在湖的中央被雨水淋成了落汤鸡,不过,湖中观烟花,水与烟花相辉映,真美!不仅美得难忘,光是那一身湿这辈子也忘不了。


七月大公报专栏  待续


干儿子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若敏的头像
 #

武汉也是如此!闷热!

 
抱峰的头像
 #

有情趣,仿佛身在其中。随意拈来皆成文章。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