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长篇小说《没有乡愁》(三)

 

                           (三)革命家史

 

        “要说起来对这个家的贡献”,老爸话一开头,娟子就知道他又要“痛说革命家史”了。

        “要不是我把你们的户口又弄回北京……”

        在这件事儿上,娟子爸的确算得上是这个家的功臣。娟子妈年轻的时候从首钢技校毕业,留在厂子里工作,经人介绍跟娟子爸结婚不久,领导就找她谈话说厂里有几个下放名额,问娟子妈妈愿不愿意,娟子妈居然当即就答应了。

        “连商量都不商量,太不尊重人了!我一听说立刻去找她领导,人家一听我是军人,马上就说可以撤回命令,谁知你妈已经把你们娘仨户口都落在乡下了!”从此一家人两地分居好几年!

        娟子太记得了,乡下姥姥家那些灰色的日子是她永远的噩梦。

        娟子不明白为什么姥姥总是被人叫着大名揪出去批斗,姥爷舅舅都在黑暗里抽着烟袋锅子,直到姥姥披头散发被扔回到院子里;娟子不明白为什么邻居家那个叫德云的孩子可以公然打她耳光,不明白为什么村子里的孩子们都追着娟子骂得那么难听……

         住在姥姥家的日子里,最盼望的就是爸爸可以从北京城里来,她还记得爸爸带来的那个漂亮的玩具娃娃和一个双塑料凉鞋。有一次听大人们悄悄说爸爸要来了,娟子就带着小朋友步行好几里路,到铁道边去等了一整天。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小娟子望眼欲穿,却一直不见爸爸的影子,反而等来了姥姥和小朋友的家人。大人们找了一天,以为孩子们丢了,又气又怒。在火车道边找到两个饥肠辘辘的孩子时,姥姥挡住了大舅挥起来的巴掌……

         后来娟子爸找到了当时的梁局长,怯生生地问是否可以把娟子们全家的户口都调到河南那个部队基地去,虽说是外地,但至少全家可以团圆。谁知,那梁局长却问:

        “为什么要去河南啊?全家都来北京不好吗?”天上掉这么大的馅饼?那么多比娟子爸级别高的人老婆户口都没有解决,娟子爸当时差点乐晕过去。

        其实,那哪里是什么天上掉馅饼啊,纯粹是娟子爸无意中的好心的得来的好报。

        原来,文革的时候梁局长被揪到批斗会上,盲从的群众都跟着瞎喊“打倒!打倒!”根本不让被批的人有任何辩解的机会。只有娟子爸扯着嗓门喊:

        “你们让人家说话啊,还没等人回答,你们就喊打倒?”

        结果,他独特的嗓门儿和浓郁的口音被患难中的梁局长铭记在心,待到他官复原职,娟子爸求上门来,梁局长便有了报答好人的机会。

        梁局长当即就让娟子爸家里母女三人的名字和生日,老爸一着急,把家里三个女人的生日都写成了同一天!这当然不妨碍上户口,三个人同一天过生日不但皆大欢喜而且省事儿。而且娟子妈妈和妹妹确实是同一天生日,她们俩还都是属蛇的!

        得亏娟子姨记得娟子的阴历生日,很多年以后娟子自己根据万年历计算出了自己准确的阳历生日。

        这一点非常重要!

        算出来阳历的生日,她才知道自己虽然属兔,但并不像属鼠的爸爸,纯粹是蛇的食物。而她是狮子座,娟子的心里还住着一头狮子,一个王!

        “你不知道她那个妹妹,就认得钱!”娟子爸转头对娟子的朋友说。

        “就是啊,我那两套房子都是被她倒腾没的……”娟子刚要提提自己的“辛酸史”,就被老爸挥挥手打断说:“那是你们姐俩的事儿,都过去了,不提了,不提了!”

         娟子每次提起这个事儿都会被家人打断,而娟子现在却要接受一个根本完不成的任务,不然就是不孝,特别是老爸如今得了癌症,任何令他不开心的话都可能加重他的病情!

       “这姐俩啊,从小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过老爸也不忘记及时把娟子抬起来,这套嗑儿娟子从小就最爱听,这也是兰子就讨厌的:“从小这个大闺女就最让人省心,我就爱给她开家长会,班上只要有一个受表扬的就是她;那个兰子啊,我每次都被留下来老师训话,跟我一道被留下来的,人家都是男孩儿啊!”

         说到这儿,又说到了老头儿的痛点——没儿子!他为此抱怨了一辈子,骂娟子妈“老绝户”,娟子妈也不示弱:“我老绝户?你也是啊!”

        “我多盼着有个儿子啊!其实有一年娟子妈都怀上了,可那会儿好不容易为她找了个正式工,她刚到新单位上班,怕影响她,我毅然决定——打掉!”

         这事儿娟子记得,老爸和家里一位远房亲戚——娟子叫她姨——带着娟子把老妈送到妇产医院住下,回到家里就让娟子去洗衣服,可是找来找去都没找到可洗的,就从兜里掏出一块儿手绢让娟子到十几米以外的公共水房去洗。娟子乖巧地去了,一块儿手绢能洗多会儿啊?小女孩儿蹦蹦跳跳很快就回来了,以为会得到大人们的表扬甚至一块儿水果糖的奖励。可是,奇怪的是两个大人却不见了去向!娟子推推里屋门,反锁着!里面传出爸爸裤腰带的声音……

        从那时起,娟子对成人世界里的事情就彻底迷惑了。

        后来听说那个姨的老公打了娟子爸,大家都说是因为文革时候的积怨,不知谁告了谁的黑状,娟子妈立刻冲到那个亲戚家兴师问罪,因为这个姨的丑老公其实还是娟子爸妈给介绍的。听说娟子妈是娘家村里第二漂亮的那位亲戚(第一漂亮的当然是娟子妈)本来是有相好的,可因为在当时,能找一个有北京户口的男人,就算他再丑也算高攀了。

        那亲戚夫妇俩还常常到娟子家来串门打麻将,对于那女人跟爸爸人前背后旁若无人的调情,大人们似乎都熟视无睹,只有娟子感到迷惑和恶心。她一直纳闷,老妈那么警醒,吃了老爸一辈子的醋,怎么没看出来那女人跟自己老头子有一腿呢?

        蹊跷的是,那个亲戚前几年因病去世后几天,只给娟子爸托了梦,说是有一边脸不舒服。后来赶紧派人去太平间查看遗体,发现她左脸上一块皮肤皱一块儿了,应该是殡仪馆的人没给弄好,为这事儿娟子爸骂了好几天。

        娟子妈却偏向自己的亲戚说:“你怎么能这么骂她呢?从她当姑娘的时候咱们就认识她了,这么多年的亲戚,你可真没人心!”娟子听了妈妈的转述,看看妈妈的表情,看来真是灯下黑啊!

        娟子又打量一遍妈妈眼中那个“小三儿”,老实巴交的,一直自称“社区志愿者”,心里更迷惑了。

        对于老爸的不正经,娟子并不怀疑,尽管老头儿是满口革命口号的老党员。当年娟子就是发现身为共产党员的爸爸常常口不对心,谎话连篇,才悄悄收回了入党志愿书。可是,面对眼前这个变老的、垂死的坏人,他毕竟是自己的亲爹啊!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娟子还是生出满心的同情和孝心。

         老爸又指着手臂上的几处青紫淤血处说:“看,这几处伤都是我上次骑车在路上被一个送水的三轮车撞的。我爬起来看看他也是可怜人——有钱谁干送水这么累的活儿啊,我当时也没有什么感觉,就让他走了,谁知过两天就青了。”

        八十多岁还骑车上街,被人撞成这样,娟子心疼。可这跟老妈前几天在电话里说的这伤的来历不一样啊。

        娟子妈说是娟子爸调戏邻居一个单身女人,被那女人找人打了一顿,才青一块紫一块啊?看老爹的表情和叙事的有鼻子有眼儿,应该不是撒谎,也没人逼着他说这事儿,他也犯不上撒谎吧?再说,他这风一吹就要倒的身子骨还能调戏谁呀?而老妈为什么那么说呢?兰子在电话里也跟妈妈说的一样,她虽然身在海外,眼睛却在中国。

         娟子眼前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罗生门”!

         娟子赶紧从包里拿出身上仅有的五百块钱人民币现金留给爸爸,说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去银行换钱,过两天来的时候再给他。那“小三儿”在旁边帮着客气:“孩子在国外也不容易,要孩子钱干嘛啊,应该给孩子点钱。”娟子爸像怕钱被大风刮飞了似的,急忙用手按住。

        出来以后樱子直嘀咕,“这女的说话没分寸,怎么跟她是女主人似的。”

         不过娟子倒长出了一口气——他们一直说那女的是社区志愿者!要是他们说他们是真爱,要跟娟子妈离婚,他们要结婚,娟子能说什么呢?!

         对娟子老爸,樱子则赞不绝口:

        老头儿是个明白人,头脑清楚,有礼有节。说的话条条儿占理儿!而且那胳膊上淤青的来自也绝对不是撒谎。是你妈妈太糊涂了,咱得好好劝劝你妈妈。

        “我们家那位活着的时候我们也吵架,可是他走了,真奇怪,他所有的不好我都一下子忘了,每天都想起他的好!”樱子的老公三年前因癌症去世,每次提起他都掉泪。“你得好好劝劝你妈,不要等人没了再后悔。那滋味儿可不好受。”

        娟子知道,当初妈妈第一次在电话里提起爸爸得癌症的事儿也哭了,连妹妹兰子声音都发颤了。如果娟子爸这次没下手术台,估计全家都能哭得非常认真,丧事儿也能办的风光体面。  

        这都怪娟子爸!常年血压高,心脏里有四个支架,现在又得了癌症,居然还不死!居然还想要回他的钱!居然还有那么年轻一“小三儿”鞍前马后地照顾着!

        这一切都太让人生气和为难了。

        娟子甚至看到爸爸满面红光(后来听说是手术后医生开的一种强健身体的针药的作用),反而是妈妈苦毒攻心,老态尽现。

        “妈你别生气,别上了他们的当。别到时候我爸没事儿,你先被气死了。”

        “我知道,可是我怎么能不生气呢?你不知道他们多气人!他们合起来,成心气我啊!”

        娟子知道妈妈的气性,她没有过婆婆,没有过大姑小姑,没看过任何人的脸色,没受过任何人的气。因为娟子爸是孤儿,从小当兵,据说当初是为了抗美援朝招的兵,从南方一路北上。谁知部队刚到北京,前方仗就打完了,于是就地驻扎下来。

        兰子常常开玩笑地说:“多可惜啊,如果你参加了抗美援朝,肯定比现在级别高。”

        “可枪炮不长眼,也说不定早玩完了呢!”

        娟子爸是个急脾气,可是夫妻俩这一辈子吵架,都是以娟子爸认错道歉告终。

        可这次,娟子爸是彻底被伤透了心,也铁了心——是吃了称上那个沉东西,绝对不会道歉了。

 

        娟子怎么也想不出,这次吵架将以怎样的方式了结。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老来天真的头像
 #

热闹

 
春阳的头像
 #

好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