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没有乡愁

 

                             没有乡愁

                                    

                                       引子                                                                                                                            

        父亲得了癌症。一直不肯接受邀请出国的娟子妈怕的就是“万一你爸有个好歹”,而今这个“歹”终于来了,而且是大个儿的!

        电话里,一向刚硬的娟子妈哭了:“别看我跟他吵了一辈子,可一听说他得癌症要做手术,我这心里还真不好受。”

 

        可这份难受,在娟子妈在医院里与那“小三儿”狭路相逢的那一刻,就烟消云散了。


        

                      一)病房闹剧

 

       “你说多气人!你爸还在手术室里没出来呢,我跟李刚在楼道里等着,就碰上了那个女的。人家一叫你爸的名字,她就嗖一下儿跑窗口去了。李刚问她是谁,她跟李刚横,还骂我,骂得可难听了。说什么一个闺女抛下老人出国了,另一个居然也出国。还说我嫌贫爱富,嫌弃老头儿住处简陋,就不去照顾,把老头儿一个人丢在那儿不管……轮得着她说三道四吗?不就是一个做饭的吗?……她对我不敬,被李刚打了。”

        李刚是娟子十几年前去世的姨妈的儿子,把娟子妈当他自己的妈一样。

         娟子定居德国十几年,三年前妹妹兰子也移居到加拿大,如今又跟一个美国人新婚,移民到了美国。虽说等绿卡的人,四个月内不能离开美国,不过,父亲病危这样的大事儿,美国政府也是可以法外开恩的。                          

         其实娟子已经订了三个星期后回国的机票,为的是要参加大学同学毕业三十周年聚会。

         今年二月春节刚回去过,十月份孩子秋假也订好了回国机票。每次回去十天半个月,被朋友笑她“都赶上部长了”。毕竟大学毕业三十周年也是非常重要的日子,很多同学自毕业就天各一方,没再见过面,这次能聚会全得归功于微信。况且,娟子今天刚从火车站把带着儿子从瑞士来德国度假的表妹接到家里。

        “那些都不重要,”妹妹兰子在越洋电话里试图遥控一切:“你还是改票马上飞回去,我跟律师谈过之后,也随后赶到。”

        “别急,还没到那一步。肠癌不是马上要命的病,医生说发现得早,切一段肠子就没事儿了。”妈妈的话跟所有人一样,也是为了不让娟子着急。

        “你爸本来也不想让我告诉你们,可我怕你们回来我落了埋怨。”娟子父母这一点的确是比较让人省心,小病小灾从来不告诉娟子姐妹。退休金够用,医疗费全报销。

        而最令娟子担心的是八十一岁的父亲和七十五岁的母亲十几年来一直分居!

        在分居的时间上,两人各执一词,老爸说十六年,老妈说十一年。其实不难求证,就是那个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姨去世那年,问问表妹就清楚了。娟子姨去世那一刻,病房里阴错阳差地只剩下兰子一个人。兰子从此受了惊吓,不敢一个人走夜路,不敢独自入眠。而她又正跟老公分居,从此妈妈就去陪她住,一住居然就是十几年。

        可是,分居十六年和十一年的差别很大吗?就像五十步非得嘲笑一百步。

        本来娟子妈就为娟子那英俊的老爸吃了一辈子的醋,现在俩人长期分居,能指望娟子那花心大萝卜的老爸老老实实独守空房?娟子每次回国,全家人都假扮团圆一起吃饭,吃过饭娟子爸就跟开重要会议一样火速离开。当然啦,作为部队大院退休人员党支部书记,读报纸、带着红袖箍巡逻啥的,都是非常重要的革命工作。妈妈和妹妹私下怀疑嘀咕了很多年,却也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

        可是,半年前终于东窗事发,被娟子妈抓了个“现行”!居然有一个比娟子还年轻的女人每天给娟子的老爸送饭!幸亏娟子远在天边,不然这个劝架的活儿可轻松不了啊!

         从两岁开始,娟子就怀疑她父母生下她就是为了给他俩劝架评理的。十八岁时,娟子考上大学开始住校,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远离父母家常便饭的大吵小闹了。谁知当初听了父母的话没报外地的大学,被同学们羡慕的每逢周末都回家,也几乎每次都在深夜熟睡中被惊醒,房门被Duang开,评一评谁对谁错,真是苦不堪言!

 

         娟子在电话里一直安慰和劝解老妈,说无论如何不应该动手,一边想象着手术室外的闹剧,希望没有吵醒她那躺在手术台上的老爸。

        再一次打电话的时候,娟子明显感到老妈年轻时候的斗志完全恢复了。

        原来老爸从手术室被推出来进了病房,麻药劲儿没过还在昏迷中,娟子妈就回家睡觉去了。这期间有几次电话铃儿响,接起来却都没人说话,最后一次那年轻女人发话了:

        “你老头在这儿躺着你回家睡觉去了?你睡得着吗?”这还了得?小三儿居然成了正义的化身,一次次冒犯正房!反了她了!

        第二天下午,娟子妈在医院允许探视的规定时间到达了医院,从门缝儿里看到那个女的已经捷足先登,在病房里跟娟子爸“恶人先告状”呢!因为每次只能进一位家属,娟子妈只好在外边等着。医生得知这位才是正牌老伴儿的时候,就赶快让那女的出来,让“正房”进去。谁知,娟子妈刚说几句,就被娟子爸骂道:  

        “你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这还了得,老妈眼泪哗哗地就跑了出来,在表弟李刚的搀扶下,羞愤地离开了医院。

        “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他了!”老妈的话跟老爸一模一样,娟子五十年来也已经听得耳朵起茧子了。

        娟子很小的时候就非常奇怪大人们的说话不算数,稍稍懂事娟子就问他们为什么老说离婚老不离。娟子跟前夫们吵架不能超过三次,吵第三次就非离不可。所以,如今娟子已经离两次,结三次了。

        娟子最讨厌跟她吵架的人,谁跟她吵过架,她就一辈子都不想再跟他说话!

        都说留下来跟你吵架的人,才是真心爱你的人。娟子觉得她父母之间一定是真爱。所以这次的“一辈子也不见你了”也一定不算数。

        果然,到了第三天,娟子说让爸爸出了院就住到绿洲(绿洲是娟子在北京买的公寓,一直让妈妈住着)去吧。妈妈当即表态:“只要他愿意去,我就天天给他做饭,还不收饭钱。谁让我嫁给他了呢?我无怨无悔!”言辞语调慷慨激昂,人间自有真情在,娟子深受感动。

        夫妻之间还收饭钱?这也是娟子家一大特色。娟子父母从年轻时候就是AA制,绝对的超前洋思维。买任何东西账都精算到小数点后两位,娟子妈不愧当了那么多年的会计,娟子爸也是文化人——几十年如一日,天天写日记,如今老眼昏花也绝不含糊。

        “少来父亲老来伴儿”,如果他俩果真能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重归于好相依为命,娟子在国外生活也能安心,也许还会再相信一次人间真是有爱情这个东东的。

        谁知,没过两天,娟子妈突然又有了新主意。

        “等你爸出院,咱就把他送老人院去,你看怎么样?就跟郭玲她爸似的。”电话里妈妈的声音没有一丝夫妻情份。

        郭玲是娟子小学同学,她爸得了老年痴呆,把他送哪儿去他都不会有意见。

        “我也七十多了,伺候不了他了,送老人院吧,用他的退休金就够。上回吉红也说,她公公婆婆住的那个养老院好着呢!”

        娟子赶紧问又发生了啥变故以至于动摇了娟子老妈昨天的信誓旦旦。

       “我今天给他送身份证手机手表和戒指去了——做手术之前他交给我的,谁知没说两句,他又开始骂我。在医院我不跟他一般见识,惹不起我躲得起,李刚搀着我往外走,到门口儿我回头看他一眼,嘿——他居然在那儿笑呢!还说:别以为我会先死,咱俩还不一定谁死前头呢!你说他多损啊,他就是想气死我!我这辈子再也不见他了!”

        得,还是那句经典台词。

        于是,娟子又开始向吉红打听老人院的信息,并向万能的微信朋友圈求助,很快就有来自四面八方的热心回复。

        吉红的公婆九十多岁,公公不能自理,但夫妻感情不错,可以共居一室。养老院实行酒店式服务兼24小时随叫随到医护,公公有了意外婆婆可以随时按铃叫人,两人每月一共一万二。娟子老爸在医院都不愿意跟别人住一个房间,要不是因为这次病大,他早就骑车回家睡觉去了。而那个老人院包下一个房间要一万一,老爸一个人的退休金也不够。

        又有朋友推荐了一个每个月五千的,不过不包吃喝,还得另雇保姆,也就是说养老院只出租房间。家里又不是没房住,干嘛高价去租养老院的房子呢?之后又有朋友推荐各种等级各种价位的养老院,娟子妈听着觉得都不合心意,这个话茬儿之后再也不提了。

        终于等到了爸爸出院的好消息,说是发现得早,同样的病七八个小时的手术,只做了三个多小时就成功完成,没过几天就出院回家了。娟子打电话询问情况,老爸的声音明显虚弱了,听力是早就不好了,所以一直大声重复着那句:

        “等你回来吧,等你回来我要好好跟你谈谈。”

         娟子又打电话给妈妈。

        “妈你怎么样了?上火好些了吗?北京天那么热,你多喝点绿豆汤……我爸他成心气你,你可别上了他的当!”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我爸他怎么样了?”

        “哎呦,你都不关心你老妈,就知道问他!”底气十足,盛气凌人。

        “妈,我先问候你半天才问他的,再说毕竟是我爸得了癌症啊!”娟子当时把手机放在扩音,表妹在旁边听得直吐舌头。

      “我不知道他,反正有人伺候着,用不着我!”

      “你也没打电话问问情况?”娟子有点儿不太高兴了。

       “我没打。他老骂我我受得了吗?”

         娟子无语。

        妹妹要求视频,娟子没有心情。在微信上说,有事儿你留言吧。结果兰子一口气留了十几条,又重复了娟子听过无数遍的“那些年……”。

        兰子总是说娟子出国之后那些年她承担了太多,关于父母之间目前的局面,她非常得意自己发明的那句:

        “得了癌症就了不起啊?有病不是骂人的理由,健康无罪!你要理解妈,都是爸的错!”重复了好几遍。       

 

        娟子更加无语。好吧,反正她马上就要回去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老来天真的头像
 #

跟读了哈!!这个局乱啊!

 
金铃儿的头像
 #

感谢关注

 
海云的头像
 #

长篇开场了,祝笔顺

 
金铃儿的头像
 #

谢谢

 
岩子的头像
 #

Spannend, 这是第3部长篇的开头吗?问好,铃儿!

 
金铃儿的头像
 #

第二部Tongue Out

 
抱峰的头像
 #

有嚼头!

 
金铃儿的头像
 #

感谢关注,请多指教

 
春阳的头像
 #

第二部长篇, 厉害!

 
金铃儿的头像
 #

哪里哪里,请多指教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