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寻秋(新)

 

寻秋 

/吴垠 

 

都说秋不必刻意去寻,观其一叶便知。其实,谁不贪恋秋色在自然间的极致之美,仅仅愿意坐赏一叶之上的秋色?我们这群二十几年未见的旧时同窗早早的就计划好了,要趁着这个秋日,往山水密林深处走走,去探探秋之写意里,最深浓的那一处墨迹。

 

八个二十年前的少女几乎同时到达相约的地点,再度碰面,惊喜程度可想而知。女人们那一刻天大的话题,就是相互夸赞彼此的年轻依旧,貌美如花。“没变化!没变化!”有的人哭着说,有的人笑着说。总之,此言被评为当日睁着眼说瞎话最利索的一句。说实话,咱们这群自称“少女依旧”的妈妈们,只有说话时候那股咋咋呼呼的劲儿,真和小时候差不多。

 

我们带着春天一般的心情,出发去寻秋,踏着满地落叶去林间小路上走走,就像小时候一样,伸手接住偶尔还在飘落的花瓣。大家一路嘻嘻哈哈地回忆青春往事,一路搔首弄姿地拍照留影,只不过,那份儿时的快乐里似乎也渗入了一丝丝入秋的叹息。青春毕竟是往事了,即便眼前秋树婆娑,秋叶如花,万般美景脉脉含情。都说秋影胜春,但生命最后的绚烂里始终深藏着那一层无法言语的美丽与哀婉,如此惊艳绝伦而又稍纵即逝。

 

二十年前就最能跑的那位少女,今天依旧冲在最前面,她这股一往无前的劲儿,那时候再痴情的男生也没能追得上。她的名字恰好与秋天有缘,叫林枫,人虽然漂亮聪慧,但有的同窗姐妹并不与她亲近。也许是因为那种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常常使她的举动带有一点儿“离群索居”的味道。上大学那阵儿,也是在一个秋日里,我们96级的学生被学校团委会组织去爬山。是的,是“被组织”去的。因为辅导员老师说,集体活动,无病无灾的人必须参加。所以大部分去的人实属无奈。我们的大学在重庆,那里的四季并不分明,到了秋天,天气阴沉,四周越发灰蒙蒙的,也没有炫丽的红叶。所以,对我们这一群独生子女来说,在此时去爬山,根本体会不到什么特别之处,除了特别累。但是那天,林枫却跑在最前头,跑到了那些我们根本不愿意去探究的远处。以至于下山之后,我们等了她很久很久……

 

今天,眼前的秋色比那时怡人多了,久别重逢的感觉也让我们比从前亲厚了许多。于是,大家也就安心地跟着这个领头羊,一路走进了秋的深处。可是,越朝前走,就越发感觉到阴冷。有些地方,连树叶也有点残败了,秋色不经意间起了变化。“回去吧!”有人建议,我们也在犹豫,想回到来时的路上,那儿有棵最美的树,或者退回刚才某个极迷人的地方。可是,“最能跑的少女”已经快得离队了,我们只能加快脚步先找到她再商量。往前赶着,寒气重一些的地方,树叶已不再金黄,风一吹,就卷曲着身子落下来,竟显出了些许衰败。

 

“人呢?快来啊!”远处传来林枫的叫喊声。我们嘟囔着,跟得气喘吁吁:“什么情况?一惊一乍的!”顺着声音往前走,又陆续听到另外几位美妈的一惊一乍,我们这才好奇到跑动起来。

 

渐渐听到了水声,在一个不起眼的拐角处,我们探身一望:一汪精美绝伦的小湖意外地包藏其中!湖水绿醉了两岸的树影,一片晶莹剔透且深浅不一的碧波在远处的点点阳光下闪动着金色的光泽。你不必抬头,水中已流入了几朵白云绵绵的游弋,三分烟波的湖面,云成了她的羽翼,团团簇簇,轻轻飘浮,带着诗韵,卷携风尘,弥漫出一副细腻而温柔的模样。

 

我们在林间略有阳光的地方,铺开了垫子。有人端坐欣赏;有人枕着波声的低吟,静静凝想。感谢这林间小湖,肆意地展开了想象的留白,让“少女依旧”的情怀赞叹到如此宁静,安顿下了匆匆游走的时光。

 

须臾之后,我们一致决定继续朝前走。看来,有些路不可返回,返回即是错过;有些过往不必深陷,深陷即是辜负。世间一切唯美的风物,自会在时光的某个拐角处演绎慷慨的成全。就像这样,你和我,相携着走走停停,去际会某个命定的不期而遇。没有最美的时光,时光最美。

 

 

分类: 
连接到论坛: 
活动日期: 
星期四, 十一月 2, 2017 - 09:15

评论

吴垠的头像
 #

相携着走走停停,去际会那些命定的不期而遇。

 
海云的头像
 #

欢迎来文轩

 
吴垠的头像
 #

给那个感动我的女人一个小注。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