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威州和它的花旗参

   坐在窗前敲字,阳光穿过百叶窗,一条一条地洒在身上、地上,放眼望去,窗外的世界是一片绿绿的草地,衬着邻家殷红的玫瑰,风儿吹来,带来远处回荡的风铃声,树枝也随风摇曳起舞,而时光和岁月,就这样随着轻吹的风儿一寸寸地慢慢逝去。

      美国的威斯康辛州,我们喜欢称它为威州,几乎可以算是我的第二故乡。开口说中文,人家总会马上猜出我是东北人,而说英语,好像也有那么一点点威州口音,已经很难说什么少小离家的话了,现在能说的只有乡音如故,无论是对中国还是美国。 

 在威州住久了,有一点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觉。好像大家都是这样,匆匆忙忙地去赶赴那一趟趟远离家园的旅游,去欣赏那远在天边的奇山异水,而对近在眼前的秀丽风光,总是那么视若无睹那么不上心,脑海里的念想是,急什么,这些景色不就是近在咫尺嘛,就好像自己已经拥有了一样。

 若干年前,朋友曾经请我们到威州的花旗参产地沃萨(Wausau)去玩,这才有机会和时间真正认真地打量一下自己的周边。威州不但真的很美,亦有它自己独特的本色,威州的美不像美国佛罗里达那种南国味道的婉约风情,也不是似美国东西海岸那样现代摩登的耀眼辉煌,它有着美国本土的淳朴,也让人感受那份取之不尽的深厚文化底蕴。你可以一点点一片片慢慢地欣赏、一口口一滴滴缓缓地品尝,它的风味有着那种朴实无华而又透彻经脉的豪放和粗犷。  

        从地理位置上讲,威州位于美国的中部北方,它南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相连,东临美国的五大湖之一密西根湖,北接五大湖之二苏必利尔湖,西连明尼苏达州和艾瓦州。大家介绍它时,常常提的坐标是芝加哥,因为它实在是美国不见经传的一个普通州份。

 在美国,如果你提到威州,总会让人想到啤酒、奶酪、和每年到处庆丰收的各种集会,可能威州最出名的应该还是它漫长而寒冷的冬季。不错,威州的冬天是非常严酷的,其实,在威州住了这么多年,对冬天,最怕的并不是它的冷,而是其遥遥又漫长,让人感觉春天好像永远躲在无边天际的尽头。威州的冬天是在十一二月份开始,往往要到第二年的五月份结束。这样漫长的冬天,也给了威州一个得天独厚的好处,让它拥有了肥沃无比的土地,这里的土地和气候非常适合人参的成长,就像中国的好人参都长在东北寒冷的长白山上一样。

      邀请我们去游玩的朋友,是养育花旗参的专家。这位专家可不是威州土生土长的参农,男主人曾经是拥有博士学位的医学院教授,几年前,女主人在沃萨找到非常喜欢又合适的行医职业后,他们举家搬至沃萨。男主人干脆在沃萨开始了养育花旗参事业的攀援。其实,当一个人具有了一定的能力和胸怀后,好像总是可以做到干一行爱一行,也更是可以达到行行出状元的境界。

        威州的花旗参,只能生长在处女地上,也就是说,一块土地,如果种过一次花旗参,那就永远不能再种花旗参了。问过朋友为什么不能在同一块土地再种花旗参,朋友解释说,花旗参需要非常肥沃的土地,一块地种过花旗参,好像这第一茬参会把土地里的某些养料全部吸取去,如果在同一块土地种第二茬花旗参,这第二茬参会因为缺乏这些养分而烂根,进而没有收获。由于培育一批花旗参需要好几年,没有参农愿意冒险在同一块土地再种植花旗参。这也是为什么,有人把花旗参的种子引进到中国,养出的参无论功用和成色都与美国威州的花旗参无法相媲美,因为上好的威州花旗参需要这样得天独厚又非常肥沃的处女地。 

     第一次看到养育花旗参的地方,非常惊讶于参农对花旗参的娇宠。一接近那片绿油油的田野,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木头百叶棚,夏天的花旗参是静静地避荫在这些木棚之下的。我们站在没有木棚遮阳的太阳下,可以感觉到烈日的炙烤,可如果进到参农给花旗参搭的木棚里,会觉得周身非常凉爽惬意,木头百叶棚的功能,让花旗参既受到阳光的滋润,又不被暴晒侵袭。参农说,到了冬天,他们会把这些木头棚子撤掉,让花旗参承受更多冬日里干冷明媚的阳光。

花旗参的价值是按参龄来衡量的,朋友先带我们去观看了一年大小的参田,这里的参苗都非常小,每棵苗上只有几片叶子,参苗在地里稀稀拉拉的,让人能看到裸露在这些参苗脚下的土地。而两年大的参田里,那些参苗就有了更多枝叶,等到了三年老的参地,放眼望去,眼前是一片枝叶茂盛郁郁葱葱,又整齐茁壮的花旗参,你根本看不到参苗下面养育它们的那片土地了。

朋友给我们搞了个全方位的花旗参科普,人们谈论人参,总是讲几品叶的参,也说那几品叶就是几年老的人参,而大家谈得几品叶,并不是要数叶子,应该是去查有几根枝子。站在参地边,我的思绪飞到那些小时候听到的故事,千年老参,那该是个什么样子?一千年才能成精,一棵有着一千个枝枝杈杈的老参,那样子应该是老嘎嘎,的确很像一位白发苍苍战战巍巍的老精灵。 

朋友说着说着,还拿出一把小小的挖参锹,给我们挖了一棵三年参。那棵参顶上有一串红红的果子,身上长着许多绿绿的叶子,加上一个白白胖胖的根子,感觉就是一个穿红戴绿的小人参娃娃。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心痛起来,怎么搞得?咋随随便便地把娃儿拽出了它舒舒服服的热炕头!

        花旗参的功效我可不想多提,本来自己的笔名百草园就让很多人调侃,以为我是要开养生堂。不过我那养参专家的朋友,还带来两位祖祖辈辈养花旗参的合作伙伴,那两位土生土长的美国参农,一位已到花甲另一位已过不惑,可二位都是红光满面精神焕发,怎么看他们,你都觉得他们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十来岁,让人心里滋长出的除了羡慕,还有那么一点点儿的嫉妒。 

        朋友的参场在威州沃萨市的马拉松(Marathon)郡,所以干脆起名叫马拉松花旗参农场。一提马拉松,给人的感觉是在给力长跑,也许我的朋友真是要在这安静富饶的威州天际,开展他养参事业的长跑竞赛;也许是那些胖胖的参宝宝,想要在这美丽的田野上,一茬茬一辈辈,天长地久地传宗接代;也许是我自己,我们这些漂洋过海来美国淘金子的炎黄子孙,要在这片已经不能算异国他乡的地方,一年年、一代代马拉松似地打拼下去。

  还在慢慢地敲字,心底一声轻叹,时间过得好快啊!当空的娇阳已经被满天的夕阳彩霞所替代。愿那轻吹的风儿,把威州春天的清艳,夏令的醇美,秋季的丰收,冬日的冷冽,都吹转得慢一点再慢一点;望岁月的优美在我们的轻抚中,也流淌地缓一些更缓一些,好让我们有时间有机会,去更好地欣赏和品味这美丽的五味人生。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严重涨姿势!昨天下班路上听电台,SXM的乡村歌曲台(On the Highway)。正好是万圣节,讲了一些万圣节小新闻。还有2017年最佳万圣节城市(best treats),报了前十名。第一名是。。。威斯康星的麦迪逊!

 
百草园的头像
 #

哈,阿立,昨天我们公司的幼儿园的小朋友到公司里的办公室要糖,我也干脆穿了一次奇装异服,我们这次是给rice bar,水果糖,小饼干,公司不让给带花生的东西。很好玩。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