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第三章 我旅程的开始

第三章我旅程的开始

 

北卡罗来纳州的牛津是两个托儿所的家园; 位于东部的中心儿童之家,和位于西侧的共济会儿童之家。 牛津是一个安静、缓慢的城市,当地人的口音强调着“南部慢声慢气”,南方的热情好客是其对外来者欢迎的款待。

当我们到达小男孩的建筑物时,迎接我们的是一位女舍监。 她站立在最高的一层台阶上,被十几个不同高度和大小的小黑男孩围绕着。 对我来说绝对是一种不同的经验; 我从新识的两个黑脸走到了一大堆黑脸小孩当中。 社会工作者表示,我们只需短期在孤儿院度过。 围着女舍监的男孩之一喊道:“她正在说谎,你要永远在这里,就像我们一直在这里一样。 ” 女舍监的一瞥及轻轻地_抬手就很快地就驳回了这个男孩,虽然她未发一言。 那个勇敢男孩的话为在孤儿院十三年旳我奠定了基本腔调。

把公文和私物正式接交后,社会工作者离开了小男孩的建筑。 舍监带我们作了一个简短的巡视,并让我们看了我们睡觉的地方。 虽然大型的建筑及开放的农地使我不安,但我最大的恐惧是被这么多的黑脸包围着。 我那安静、慢节奏、全是白入的家庭环境现在只是一个褪去的影象。

我在孤儿院的第一个晚上是可怕和充满眼泪的。 因为不逊的行为,我被分配了一张双层床的下铺。 工作人员绝对不愿冒险让我从双层床的上铺跌到到地板上。 金属框床是由共济会捐赠的,我们得定期清洗以防止滋生臭虫。 我必需适应与三十或四十个其他孩子睡在一个开敞寝室,就像是小型的基础军事训练的寝室一样。 床必须每天铺迭整齐,地板总是光亮而一尘不染。

我们把衣服收存放在床脚的一个老式的衣柜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衣柜。 一般来说,大孩子的衣服传给小的。 这个办法对我来说很好,因为我离开马洛尼坡只有几件换洗的衣服。 我的大部分衣服都是新的,而且仍然在原来的包装内。 是我的母亲和阿姨在我前往孤儿院前几天把我带到模根顿或格兰阿尔俾斯市区去购买的。 到目前为止,我不记得我们确切购买了些什么。 多年来,破旧的衣柜很少被更换; 因此,我们从来没有保留太多的个人或机密物品,因为没有地方可以存储它们。 我们从不互相信任对方或组织,也不鼓励私人收藏对象。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收藏私人物品,但是我的不信任度是不变的。

我在孤儿院过渡到生活的第一印象并不令人鼓舞(从今天的小孩发展的角度来看)。 这只是对现实的尝试和预测,也就是说鞭打或殴打将是我违反规定的命运。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明白了这一点,认为违规的纪律是以非常主观的规模实施的。 孤儿院的工作人员可以随时把我叫到处罚和鞭打的棚子屋,并告诉我,我是因为数天前发生的事件中得到这个鞭打。

工作人员似乎有机会在没有后果的情况下进行体罚。 我们任凭他们处置。 如果你在关起来的门后被打屁股或被虐待,如果你告诉任何人,你将被另一个“真正的”鞭打威胁。 尽管不言而喻,这是常识,男性工作人员经常和女孩们在洗衣房、餐厅、教堂和宿舍中做他们要做的事。 女性工作人员和男性学生亦然。 性交,口交甚至同性恋的机会始终存在着。 学生赶上员工和另一名学生正在做什么并不罕见。 很少的孩子会挑战工作人员的威胁和不适当的性取向,沉默的守则比任何局外人都想象的更强大。

有一次我对某事很有意见,我质疑工头的决定,认为是不合理的。 他站得像一百呎松树一样挺直,放低了声音说:“你可以尽量牢骚和抱怨,但你得要知道你在这里,是因为没有人想要你这白痴。 我是你正在进行中最好的事情。 ”这些话成为生存的样板,并鼓励我放弃任何发展或接受传统的信任或情感支持定义。 事实上,我认为我掌握了让工作人员真正心烦的艺术,因为他们对我大喊或鞭打我的声音越来越大,我变得越来越平静。 有人会把这种行为称为“被动侵略”。 无论如何,这是我的自卫和生存机制之一。

我的工作技能训练始于位于孤儿院西侧的雕刻职业建筑。 它是由美国新农民捐赠的,并于1950年投入使用。 男孩被教导如何进行鞋子修理,农业,乳制品,一般维修和保养草坪。 为女孩制定了全职缝制计划。 还教授了其他技能,如洗衣,烹饪和一般家政。 雕刻大楼被大多数年长的男孩非正式地称为“鞭打室”。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