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读评《温度》

 【吴垠诗评•剑厚的诗】   

 

温度

文/剑厚 

不由自主 

自然    

摆布   超度

 

吴垠诗评:

   初读此诗时,略感诧异。几个不成句的小词零星散落,似无甚关联。而后细细品来,却越发觉得回味无穷。读诗的人,可能因为个人生活体验的不同,从诗里读到的内涵也不尽相同,我仅谈个人获得的一己感受。 

   先从第二句说起。一句“自然   人”摆放在“温度”这一主题下,让我不自觉想到了自然阴晴与人情冷暖。它们并排而立,却又有所间隔,我很赞同这种排列。人在自然中拥有独特的地位:人属于自然却又有着超然于物外的精神世界。 

   继续看第三句的“摆布 超度”,我所获得的感受是:人在温度面前,也就是大自然的规律面前,天然地处于被动地位,在这种被摆布的格局中,我们可以看到自然力与人力原本存在的悬殊差距。而“超度”一词属于精神和灵魂的层面,在这一层面,人又有着花鸟鱼虫没有的强大能量。这也就进一步回扣了第二句那种人与自然的关系。 

   我们如果竖着读最后两句,便不难发现“自然摆布”“人超度”这个视角。它其中包含的意味真是令我深觉有趣。 

   而后,我又回过头来体味第一句的意味,随即发现:后两句中的一切其实皆为一种“不由自主”。自然摆布一切,这是万物宇宙的规律,而它也本身亦属不由自主者,因它背后存在着的,是不可抗拒的天道的力量。而人属于自然,却不甘于被彻底掌控,总渴望在精神层面获得超度,这也正是这种不由自主的反作用力。所以“不由自主”这四个字放在第一排,下面两组意象之上,对全局有一种统摄作用。诗除了一句一句的读,也需要有统观整个格局的视角。 

   当然,这只是个人体会。每个读者皆可能有自己的体会。越短的诗有时跨度越大。它们的魅力就在于有空间,所以每个人都能从诗里读到那个不一样的自己。

 

分类: 
活动日期: 
星期六, 十月 28, 2017 - 10:45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