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那一缕带着花香的乡愁

往往,我们会因一个故事,一段回忆,爱上一朵花,一棵草,然而,一抹久违了的花影,一缕熟悉的花香,又有如一串串解锁的密码,能把封尘的记忆盒子打开,令模糊的往事回复清晰……

每年初夏的五月,南国的羊城,又到了白兰花飘香的季节了,隔着太平洋,我都仿佛能看到那一排排郁郁葱葱的树上挂满星点的白花,闻到那阵阵醉人的幽香,而这朵朵清雅的白兰,缕缕的花香,总会牵引着我回到一段段童年的往事,那是属于我和父母的。

在南国的一隅,有一个陪伴着我长大的校园,校园里的大道小径,都种植着一排排成荫的白兰树,那些洁白淡雅的小花,沁人心脾的清香,再缠绕上一丝丝挥之不去的童年回忆,编织了我心中一个个白兰花情结。生活在海外,极少见到这些带着故乡味道的南粤之花,因而,偶尔见到,总会有一份莫名的兴奋和亲切。

记得小时候,在白兰飘香的季节,爸爸就会带着我,来到校园里开满白兰花的树下,或用手,或用带勾的竹子,摘下一朵朵清雅的白兰花,送给爱花的我,而我呢,总会欣喜地接受着这份带着花香,更带夏日里与爸爸同乐的礼物。时而,我会把小花串成一串,挂在胸前,淡雅的芬芳就会扑面而来,直熏肺腑;时而,我又会把一簇小花,放到一个小盘子上,再摆进我的房间里,一股清新的幽香,就会弥漫在我不大的闺房,在静静的夏夜里,陪伴着一个女孩天真的梦……炎炎的盛夏,宁静的校园,蝉鸣花香,还有与爸爸摘白兰花的欢笑,那,就是我记忆中夏天的味道。

还记得小时候,拒绝上幼儿园的我,几乎每天早上出门前,都要扭捏哭闹一番,有次甚至半途而逃,烦不胜烦的妈妈,也学会了急中生智,有天上幼儿园时,顺手摘下几朵白兰花给我带着,并连哄带骗,令倔强的我,在白兰花的诱惑下,也驯服了不少,从此,白兰花成了我妈妈哄我上幼儿园的秘密武器,这,就是我遥远的童年……

当年才四岁左右的我,与妈妈居住在硕大校园西边的教工宿舍,而大学的幼儿园,却在校园的最东边。每天早上,妈妈都要步行从西到东把我送到幼儿园再去上班,而我,至今还不知何故,当时对幼儿园十分拒绝,是因为胆小要粘着妈妈,还是觉得幼儿园没自由?总之,每天早上不是扭捏,就是哭闹,试图可以“逃学”,而严厉的妈妈,却从来都不会让我得逞。

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边走边磨蹭,还哭着鼻子,直到快到幼儿园了,不知哪来一股冲动,趁妈妈不在意,掉头就往家里的方向跑,跑得好快,还边跑边哭,妈妈就在后面追啊追,就那样,跑啊,追啊,穿过了几乎一个校园回到家里。折腾了这么大半个上午,以为妈妈会放弃,让迟到的我“逃学”,带着我去上班了。谁知,回到家,妈妈让我坐下,继续哭吧,哭够了,安静了,妈妈让我喝杯水,还是连逼带哄地把我送往幼儿园。而我呢,哭累了,也知道拗不过妈妈了,就只好垂头丧气地跟着妈妈的身后,乖乖地又穿过大半个校园,上幼儿园了。路上,妈妈为了平息我的“怒气”,顺手摘下几朵正在绽放,弥漫着幽香的白兰花给带着,就在那一刻,本来对满校园的白兰树熟视无睹的我,喜欢上了白兰花,它成了我每天上幼儿园的“伙伴”,也成了妈妈哄我上幼儿园的“秘密武器”…….后来慢慢长大了,更懂得去欣赏白兰花的美和它的香,然而,儿时的故事,已经象烙印一样刻进了片片纯洁的白兰花瓣了,在这故事里,有妈妈严厉的爱,还有当年那个害羞的小女孩的淘气和倔犟……

今年,在这个属于白兰花的季节,我又回到了这个娘家的校园,南方潮润的空气里,揉进了一缕缕醉人的芳香,它们,有如一串串解锁的密码,打开了我封尘的记忆盒子,也唤醒深藏心底那一股夏天的味道。行走在成荫的校园小路上,当年那些幼嫩低矮的白兰树,如今已经高不可攀了,当年那些触手可及的白兰花,如今都默默地绽放在高高的枝头上,吐露的香气,芬芳了整个校园。

炎炎的夏日里,坐在父母家的房间内,听着蝉儿的歌唱,对着窗外那一排排高大的白兰树静静地发呆,只见枝头上那些走过了生命中最绚烂瞬间的白兰花,此刻好像已经完成了季节赋予一朵花的使命,在微风中纷纷飘坠,那一片片洁白的花瓣,带着余香,芬芳了树下的泥土,也载着我童年的故事,清晰了我依稀的回忆。

 

虽然,今天,我没法把那些已经高不可及的白兰花,再次请进我的闺房,但透过窗户,我贪婪地吸允着飘忽在空气里的花香,深深地,深深地呼吸着,仿佛要把这股夏天的味道深深地收藏起来,再让它们在日后慢慢地释放,以一解心中那股带着花香的乡愁……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好美的玉兰,好温馨的回忆。去广州街上有老妪售卖白色的白兰花蕾,挂在胸前,极香。

 
深秋红叶的头像
 #

我也很怀念白兰的清香,可惜父母家校园的白兰树已经高不可及,说真的,很久没碰过新鲜的白兰花了。谢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