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白大褂 白大褂 二

救死扶伤美国医学院“新”解

 白大褂典礼举行的地方不是在医学院里,也不在布朗大学里,而是在一所古老的教堂里。讲堂的尖顶直指蓝天,让人忍不住抬头仰望,一种尊敬油然而生,心里默默地祷告:我们仰望你,全能的上帝,把一切都交托给你,请你引路!

古老的教堂

教堂里举行典礼

多少医生都是无神论者,希望凭借自己高超的医术治愈病患,与死神交锋决战,可终归会觉得人力有限,在上帝的面前,我们原来都不是无所不能的,多少医生在一次次与死神交战的失败之后,把那一线幸与不幸交给了上帝去裁决。信奉科学的医学院把白大褂典礼放在了一个这样神圣庄严的教堂里,我相信却也有一种交托和带领的意义。

 医学生和他们的家人都从教堂庄重的大门中进入,医学生们坐在中间,家人们坐在两边观礼。

 老院长的话语重心长,他让未来医生们注重自己的健康,注重与病患的关系,做个好的倾听者,还要注重与时代并进,及时跟进高科技和医学新技术......他说保持你们白大褂的Clean,这个干净我相信有多重意思。他也引用了一段话,我开始没记全,后来有文友再次引用,我也就抄录如下:

美国有位医生的墓志铭是“ 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gs."

老院长讲话

 一名来自纽约市的外科医生,曾经布朗大学医学院的毕业生告诉学弟学妹她理解的“救死扶伤”:有一次一名持枪者射杀民众,枪者也被警察打伤,射手与被射者同时被送达医院,在她的身边,一边是开枪者需要抢救,一边是受害者也需要抢救,作为一名医生,她说这两者都是病人,都需要接受治疗。这就是她理解的医生的职责。

外科医生讲话

 我想起我在我的小说《金陵公子》中的描写,文革中被打伤的大学校长和红卫兵小将送到医院,女医生不惧威胁,不怕政治压力,毅然对两者都加以施救.....写那段时,我想起的就是我小的时候听我做医生的外公外婆说的医生的职责,想来无论中外,这一点是一致的。至于后来中国医德的变化,毛所说的“救死扶伤”早已带着阶级色彩,失去了纯粹的医生的操守,与儿子谈起这些,他认真听着,但我不确定他真的明白中国的那一段历史。

 儿子的白大褂口袋里,还有一张毕业的学长写给他的纸片,学长把穿上白大褂是成为“healer”(治愈者)的第一步来教导学弟,还让学弟记住作为医者的权益和荣幸。

学长对学弟的叮嘱

这一场白大褂典礼,不仅会让医学生永生难忘,让我-一位医学生的母亲也深深感到从医人员的神圣职责,从而对他们更加的肃然起敬。

眉开眼笑的准医生们

穿上白大褂的准医生和他欣慰的妈妈

待续  白大褂 白大褂 三

白大褂 白大褂 一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