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追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3 周 5 小时 之前
注册: 10/18/2012 - 12:25
积分: 10826

你在这里

《海角孤舟》(26)鲸鱼撞船

 

 
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第二段乌拉圭至南非起航第二天,赛船PSP Logistics就撞上了鲸鱼,右舷舵板受损,克利伯组委会指示他们掉头回港,乌拉圭能吊起70英尺船只有Piriapolis游艇会,“海友”正好在Piriapolis, 第一时间见证了全过程。
 
(船员准备下船)
 
10月5日下午两点,PSP Logistics徐徐开进Piriapolis港湾,一进游艇会直奔大吊车船位,早有媒体和克利伯工作人员等在岸上,一条游艇向他们鸣笛致敬,船员们的情绪似乎比较平静,停好了船大家收拾自己的东西,下船乘大巴去了埃斯特角城酒店。47岁的船长RoyTaylor接受媒体采访说:“10月6日早晨8点15分刚吃过早饭,PSP Logistics跟一条鲸鱼相撞,鲸鱼没有大碍,但也许患上了严重头疼……这个事故让大家很失望,我们希望尽快修好船,出发赶上大部队……”,临走还给在场的人发了PSP Logistics 图案的糖果。
 
(船长 Roy Taylor)
 
(上岸疗伤)
 
克利伯岸队工作人员第一时间登船评估损伤,我们的朋友阿诺和当地技师也上船给出他们的意见。右舷甲板上舵板固定装置整个被撕脱,可以看到右舵一段不锈钢轴杆暴露在水里,说明舵轴被撞弯了,阿诺下船后告诉我舱内也有损失,岸队决定把船吊出水面检查。为了争取时间,技师在吊船出水前先把整个右舵连同轴一起拆下,让其落入水中,然后用大吊车的吊带把它拎出水面,清楚看到舵轴被撞成日本军刀形状,舵板两处硬伤,吊车把它卸在卡车上,技师马上拉走去修理了。
 
(清楚看到船底割了个大口子)
 
吊船出水可费了劲了,因为船太长,吊车空间小,必须把后支索拆掉,三个岸队工作人员折腾了两个小时,我仔细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太专业了,我学了好几招呢。船一出水看到舵板把船体割了一个大口子,技师说船体并不难修,船舵比较难,舵板需要重做,大概要十天,第三航段将于10月31日从开普敦起航,不知他们能否赶得上呢。
 
(树脂补窟窿)
 
修船这几天真的是跟时间赛跑啊,乌拉圭技师和三个克利伯岸队人员夜以继日地苦干,十天的工作硬是五天就完成了。必要配件从英国快递到乌拉圭,船底口子用树脂和玻璃纤维补好,最花时间的是船舵,克利伯组委在开普敦有备用船舵,但来不及空运,在乌拉圭要重新做一个。用机器把舵轴扳直,重新焊接断裂处,用五合板做骨架,再往上加树脂,树脂每加一层要等它完全干了才能做下一步,技师Diego连着两天没合眼。
 
(修复前后的船舵)
 
装后支索时克利伯赛船挪到了我们的船“海友”傍边,我帮着拉缆绳系船,三位岸队人员非常和善,他们几天没吃热饭了,我准备的热茶非常受用。下午三点全体船员按时登船,这么一耽搁有两位船员时间来不及,非常遗憾不能继续参赛了,船上有一位中国人蔡女士,她出生在台湾,现在在英国银行工作,两年前开始接触帆船,她利用假期参加克利伯帆赛来获得跨洋航赛的体验。
 
(蔡女士)
 
五天与克利伯近距离接触主要感受有两点:1、克利伯赛事组织严密,办事效率高,岸队人员太棒了。2、PSP Logistics船长Roy Taylor有领导力,他曾在英国空军服役,船员保持积极的士气,很有纪律性。作为船长,领导力和航海能力同等重要,软弱船长很容易导致船员士气松懈消极。
 
(超棒的克利伯岸队人员)
 
船在远海撞上鲸鱼属小概率事件,但确实偶有发生。举个例子,“海友”在加那利群岛时我们认识了英国人大卫,他的船是瑞典产的Halberg Rassi 54,大卫曾到“海友”上喝啤酒,我们相处非常愉快。在巴西时我们接到大卫的一个留言,说要跟我们通电话,他要买我们这样的铝船。我们纳闷大卫的船刚买了不久还很新啊,得知大卫的船在亚速尔撞上了鲸鱼,那是一条巨大的抹香鲸,它用尾巴抽了一下船身,大卫看见了那巨大的尾巴,仔细检查船好像没什么问题,他就继续航行了。24小时后船换向,大卫感觉船体的运动怪怪的,揭开舱板看到底部船体在忽悠忽悠地掀动,他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龙骨的固定装置被撞坏了!龙骨脱离船体只是迟早的事,没有龙骨会翻船的,大卫果断地开启了卫星报警装置Eperb,并做了May Day呼救。亚速尔附近来往船只很多,几个小时后大卫和另一个船友就被营救上了一艘货船。上营救船时大卫的船还浮在水面,做弃船的决定大卫的心都碎了。他要买一艘铝船,类似情况下绝对更结实些。
 
(我身后的船PSP Logistics正在驶进吊车船位)
2017年10月11日于乌拉圭Piriapolis。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