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重回拉斯维加斯

不久前拉斯维加斯的枪击案,把我曾经就读大学的这座城市染成一片血红,心痛之际想到这篇旧文,重新贴一遍,也正好就此开始整理这些年写的游记,这个算是第一篇吧。

春假的时候,我们带着两个孩子开车从加州经内华达州到犹大洲,做了一个七天的亲子之游。从我们居住的北加州旧金山湾区出发,开车大约八个钟头,跨过加州和内华达州的州界, 便到了我们这个假期的第一站 - 拉斯维加斯。

拉斯维加斯不仅是国际著名的最大的赌城, 灯红酒绿,赌场遍地;最主要是我当初读书在美拿到第一个学位的地方。当年二十出头的我, 在这里读酒店管理,现在的老公当时的男朋友远在加州工作,全凭着“爱情的力量”(他的原话),每两到三周, 他便会在周五下了班后,驾着车穿过重重山麓和茫茫沙漠来看望我。常常在半夜两三点, 我打开住所的门,看到的是一个满面尘土的人,一脸阳光般的笑容,站立在我面前......在以后的人生路程中,即使经历了他的中年危机和我的情感挣扎, 每当我怀疑是否还能以他“ 与子携老”之时, 我脑海里就会浮现那个阳光男孩 满脸灰尘满脸笑容,站立在月光下的情景。随着一声轻叹,多少的委屈和埋怨都让它随风飘去。在今天风平浪静的日子里, 我们带着孩子重回旧地,看看妈妈曾经读书的学校以及爸爸妈妈往日携手漫步的街道......

拉斯维加斯是一个天天都在变化的城市。 即使你每年都去,你都会发现新的惊喜。酒店赌场不仅越造越大,而且越造越豪华。 九十年代,号称全球最大赌场酒店 – MGM Grand 门前的大狮子,傲视着这个世界。几乎所有的酒店管理课程都会提及这家拥有五千多间房间的酒店, 而今天如果你去赌城最有名的街道 -Strip 上走走 , 你就会发现大狮子已不是那么起眼,对面的 Bellagio Hotel & Casino 壮观的水舞灯秀,周围的一系列兴建以假乱真的巴黎埃菲尔铁塔,纽约自由 女 神像让你目不暇接。

拉斯维加斯从沙漠里的一块绿洲发展到今天的国际大赌城,用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一个世纪前,这里还不过就是一个农庄之地。 1905 年,铁路把拉斯维加斯与南加州和盐湖城连接了起来,开矿业渗入农业。 1930 年,胡福水坝的建造更使得这个地区的人口一夜之间从五千急增到二万五千人。紧接着的一年,赌博法案在此通过, 十年以后, Strip 上第一个赌场兼酒店 – THE EL RANCHO 正式开张。它是“吃到饱”自助餐的开山元老。 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 THE FLAMINGO 赌场兼酒店 , 以及 撒哈拉酒店 , THE Sands, THE Tropicana, the Showboat, the Riviera, 相继开张。 每年,大约有八百万游客光顾赌城。 Elvis Presley (猫王) , Frank Sinatra, Bing Crosby, Dean Martin 都是这里的表演佳宾。六十年代,这里的人口已达到六万四千人,并有了自己的飞机场和会议中心, 拉斯维加斯已跻身大城市的行列。 从八十年代起, Steve Wynn 的传奇就拉开了序幕。

提到维加斯,不得不提一提 Steve Wynn, 这位被称为现代维加斯赌城的“建筑师”,他是我们内华达大学酒店管理学院最著名的捐赠者,每一年,他都会捐出可观的赌场所得给学校,培养酒店管理的人才。 从八十年代开始,他在这里建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梦幻乐园。 从最早老城区的 Golden Nugget 大酒店,到九十年代建造的 Mirage, Treasure Island 和今天的 Bellagio, The Wynn, 他不仅完成了他自己的一个梦想,而且缔造了一个赌场王国。他的酒店几乎都是以金黄色为基调,想来黄金是他的所爱。

在他的酒店里,你可以看到从热带运过来的鲜艳花卉,巨大的鱼缸里五彩斑斓的热带海鱼悠闲地游来游去,你仿佛置身在加勒比海的某个岛屿。 赌场里可以尽情的下注,钱花得越多,被招待的越舒服,法国菜,日本菜,任君挑选,免费的 VIP 房,三温暖就在你的床边。 赌累了,剧院里可看白老虎的秀......他酒店前的装饰也竭尽豪华 , Steve Wynn 曾不惜花巨资,运来上千颗棕 吕 树和上万吨的火山石装饰在他的酒店前。每当夜幕降临, MIRAGE 前的山石上流水淙淙,山石间棵棵棕 吕 树被五颜六色的灯光映照的绚丽多彩,在晚风里摇曳多姿。更让你激动的是,每十五分钟,人工火山会从石缝间和水中喷射而出,而每一次的喷射,都是两千块美金的代价(那还是九十年代的价格)。 Steve Wynn 结合休闲,娱乐和家庭同乐的理念,创造了经典赌城加度假之地的 VEAGS 模式 . 今天赌城的人口已高达三十五万之多。

我们一家四口站在 Steve Wynn 最新酒店 THEWYNN’S 的大堂 , 儿子被玻璃窗前的大瀑布吸引, 女 儿兴奋地数着走道上的巨大花球;老公和我则傻傻地看着前台墙上挂着的两幅油画,其中一幅是毕加索后期非常具代表性的抽象派的 Master Piece, 我们俩都不能确定画的真假,因为 Steve Wynn 的酒店挂赝品,难以让人置信; 但那幅若是真迹,不仅价值连城,而且只是那样闲闲地被挂在前台的墙上毫无保护,也让我们觉得不可思议。 不得要领之际, 先生 还是决定不耻下问,结果当然是 Steve Wynn 的个人收藏,如家包换的毕加索的真迹!大堂里人来人往,前台工作人员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最热闹的地方最安全,想来 Steve 深谙此道, 不怪是赌场大亨!

十多年前,先生和我是在这个城市结的秦晋之好,当年我们住在凯撒宫( Ceases Palace), 婚礼的礼堂却是在马路对面的Bally’s. 每一次回Vegas, 我们都会去这两个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回味一番,重温那段婚礼上的誓约“ 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 better, for worse, for richer, for poor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to love and to cherish, 'till death do us part ”。(从今往后,无论好与坏,富与穷,生病与健康,都相互拥有,相互扶持,相亲相爱,直到永远。) 我们也曾带着父母,带着孩子,甚至带着朋友来这里,分享我们生命中那一刻的喜悦。 这一次再去,凯撒宫依旧富丽, Bally’s依旧堂皇,但寻遍Bally’s里面,我们结婚的小教堂却不见了踪迹,我们全家楼上楼下的找,花了个多小时才在连成一体的巴黎酒店的二楼找到一个更新更美得Wedding Chapel. 原来新造的巴黎酒店与Bally’s属同一家,婚礼礼堂已搬至那里。 我有一点点的失落感,觉得此礼堂非彼礼堂也。先生过来拥着我安慰我说这个更好更漂亮了,还说将来我们的儿女也可以在此结婚,七岁的女儿虽说不懂结婚的意思,但听到爸爸的话也接口说 :“ Ya,Ya, 妈咪,我喜欢这里!”。 想到若干年后儿女的婚礼,我不禁笑着释怀了,干吗那么介意呢,这就是人生啊!

我们下榻的酒店是一间较新的赌场酒店 Venetian, 这是一家仿意大利水城 Venice (威尼斯)风格所建的赌场酒店,除了超豪华超大的赌场,于赌场一起还建有仿水城的建筑,走进去你会以为威尼斯被搬了过来,一条条的水道上面一座座小桥,水道上划着Gondola (小划船),船夫高唱着意大利的歌曲,水道两边是石板铺成的街道,街道旁边一间间的小店,甜品面包店厨窗里陈列着让人垂涎欲滴的Tiramisu, 咖啡店里飘出香气逼人的Cappuccino 浓香...... 女 儿几年前曾与我们一起去过意大利的威尼斯,走进去就叫:“妈咪,我来过这里!” 可见的这仿照的水城还有那么一些逼真的影子。

接下来的一天我们都过得非常 Relax,早晨起来在酒店的水城里散步,孩子们吃他们喜欢的Fresh Bakery Foods, 我们俩坐在咖啡店里看看报纸,喝喝咖啡,吃饱喝足,坐上Gondola,听听船夫歌声,观观两边风景;下午在酒店巨大的游泳池里晒太阳戏水。傍晚,寻着当年婚宴的中餐馆,吃一顿地道的中国菜。夜色低垂时,赶往老城区,带着孩子看一看老城区著名的激光灯秀。

在离开 Vegas 的前一晚,我们不断地给两个孩子打预防针,要他们不要期待接下来的行程都这么舒适,做好辛苦的准备。 我们接下来要去的是犹大州,国家公园里没有偌大的游泳池,每天也不会这样吃吃躺躺睡睡,那是要爬高走低翻山越岭的。两个孩子都说喜欢维加斯,不想离开,告诉他们在假期的最后还会回来经过,他们才乖乖地上床睡觉去了。 我和先生来到起居室,拉开落地的大飘窗的窗帘, Strip 上五彩的霓虹如水一般倾泻进来,我们手拉着手站在窗前,看着 Strip 上川流不息的车河人流,静静的一同度过这一个属于我们俩的维加斯的夜晚......

写于2006年9月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