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与土豪一起旅游

 

2015年秋回上海探亲期间,参加了锦江旅行社的“澳大利亚新西兰豪华14日游”。这个旅游团共17位旅客,除了我和另一对新婚小夫妻是上海的城里人外,其他都来自上海郊区:嘉定,松江,南汇,奉贤,而且大都是农民企业家,可以说是一个“土豪团”。究其原因,可能是这个旅游团的团费偏高(每人33800人民币)。锦江旅游是一家国营企业,以前专门为政府人员安排外出旅游,故而团费偏贵。三万多人民币的团费,不是小数字,一般的中产阶级或知识分子,外出旅游都会精打细算,货比三家。由于团费偏高,精明的上海人都不会选这个团,只有土豪们才不在乎。我平日无缘和中国土豪接近,在这次旅游中能近距离观察土豪,感到新鲜有趣。

在游玩时与来自松江洞泾的罗小弟夫妇经常在一起,他们是贫农出生,早年家里很穷,结婚时挤在一间小坯土屋,雨天时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滴滴答答的落下红色泥水。罗小弟很聪明,年轻时去学金工,改革开放后,开了个金属加工厂,才渐渐富起来,当上农民企业家。现在又和他人合伙开一个羊毛衫厂,大家称他罗老板。罗小弟夫妇很有品味,每年都要外出旅游一两次,这次参加澳新游也是罗小弟自己去联系锦江旅行社的。他们夫妇衣着高档,俩人背的双肩包是高档的情侣包,尤其是罗小弟常穿的那件外套,上面绣的图案很别致,是一件旅游纪念品。

旅行团里有来自嘉定的四对夫妻一起参团,他们行动一致,白天一起游玩,吃饭坐在一桌,晚上一起外出赌博,很引人注意。八个成年人能如此抱成一团旅游,其中一定有个领头人,果不其然,那位组织者叫李明,是位七零届毕业生,曾参加过77年高考,可惜落榜。退休前是嘉定县政府部门的干部。在工作中他结识了很多农民企业家,退休后还多次组织他们外出旅游,农民企业家不计较小钱,只需高质量服务,李明只选择锦江旅行社的旅行团。前不久他组织去南韩旅游,参加的农民企业家更多。

李明与我和罗小弟很谈得来。他直言不讳地告诉我们,他们八个人在一起,相互之间当然有着利益的关系。那三对夫妻都是农民企业家,都是搞建筑起家的。看来,是嘉定的城镇建设使他们结合在一起:城镇建设既少不了政府的规划和批准,也得靠农民工来建设,这样的机遇成就了许多农民企业家,也产生了这么个小团体。这次是他组织八人到新澳旅游。要成功组织这么多人旅游,最重要的是账目清楚,他们的消费实行AA制。我看到李明有本小本子,每天的消费都记在上面,每顿饭花了多少钱,都有详细记录,土豪们都听从李明的安排。旅游时,总是见他在照料这八人小团体,他得决定参加哪项自费活动,在需自行解决吃饭时,他忙着打听何处有好饭店。土豪们吃中国餐时都要喝酒,当然是李明去买酒。晚上外出赌博,李明不但要叫上出租车,夫妇俩还得陪着土豪们一起去赌场,在赌场里李明是否也去赌上几把,就不得而知了。

八人中另三对夫妻都是靠建筑发的家,年纪在50多岁左右,太太们都是“大奶”原配,无一是千娇百媚的“二奶”“小三”。她们早年贫困时和丈夫一起打拼,改革开放后发财致了富,衣着光鲜,出手大方,3千澳币的毛衣,4千澳币的毛毯,眼都不眨就买下了。但是依然能感受到他们保留着农民的淳朴厚道。在吃自助餐时,领队再三关照食物可以尽情吃,但是不要浪费土豪们听了不乐意:“我们怎么会浪费食物?我们都是吃过苦的人!”确实,与他们共同进餐时,从不见他们浪费。这与现在年轻一代随意浪费食物截然不同。在新西兰澳大利亚旅游时,经常要参观有名的教堂,土豪太太们从不进基督教堂,生怕因此冲撞了她们烧香供奉的财神。

八人中生意最大的老板叫唐水根,绍兴人,是位建筑承包商,他已做了三十多年的建筑老板,身价达几个亿,现在到嘉定发展他的产业,他的公司常驻四五个人,外出的时候,侄子帮他打理业务。他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都送到澳大利亚留学,大女儿现已回国成家,唐老板拨给大女儿和女婿一个公司,女儿公司的运作费每年就要一千五百万。

另外两对夫妇是葛小毛夫妇和卫金根夫妇,都是建筑材料供应商。卫金根是嘉定外港人,大家都叫他王书记,看来以前是党的领导,现在当上了老板,卫太太帮忙打理生意,旅游时常见卫太太忙着在手机上讨论生意。葛小毛的名字虽然土气,行为却非常洋气,他一到澳大利亚,就地买了一件印着澳大利亚国旗的T恤衫穿上,很神气。他非常聪明,在旅游时手总拿着自拍杆,不仅自拍也拍风景照,自我陶醉,在休息时赶着把拍的照片汇编成集,还配上音乐。他耐心地向我传授制作影集的方法:如何下载软件,如何选照片,如何配音乐,令我对他刮目相看。

旅行团里还有一对来自奉贤的母子俩,母亲也是位土豪。她原先当小学老师,叔叔是个军人,过世后葬在烈士陵园。改革开放后,她下海经商,和另外一位合作者一起承包道路工程,当上了女老板,奉贤滨海古园前面的大马路就是她们承包的。随行的儿子二十五岁,算是富二代,现在银行里工作,烟瘾很大,休息时常常要去抽烟,不知为何,土豪们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小公鸡”。

还有一对来自南汇周浦的年轻夫妻,太太是典型的浦东农村女子,小小个子,她的帅哥丈夫对她言听计从。一天早餐时,她到了餐厅后看了看供应的食物,什么都没吃就回房间了,原来那天早餐没供应米饭。在鱼米之乡长大的人,没有米饭是不用餐的。

土豪们白天旅游时对导游的讲解不感兴趣,但是都能遵守行程安排,文明,守纪,守时,有中餐吃时都要买酒喝。他们最感兴趣的是晚上去赌博。锦江旅行社明文规定不准带旅客去赌场妓院,不过每天导游还是告知了当地的赌场地址,让他们晚上自行搭计程车前往。老板们去赌场,太太们都跟着去,她们除了时而在附近商场里逛逛,大都是坐在赌场外等着,看牢钱袋子,故而这些老板们不至于输得太惨。第二天早上从各位赌客的脸色上,可知昨晚是赌输还是赌赢了。八位嘉定人和奉贤母子俩是每晚必去赌场。罗小弟起初不参与赌博,后来见土豪们每天早上津津有味地讨论昨晚的赌局,忍不住也去赌了一次,输了300澳币,再也不去赌了。到底还是搞建筑的老板们阔气。

我们在新西兰的导游是当地最好的导游,名叫凯文,上海人,毕业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医疗系,当了四年神经内科医生,1997年移民新西兰,因新西兰不承认中国的医生资格,就去学习了两年导游专业,当上了导游。(在新西兰,必须修完导游专业才能当导游)。至今已有十八年的导游经历。凯文很专业。在车上给我们不停地讲解,介绍新西兰的景色和风土人情。他的知识面很广,从历史讲到当今社会,我听得很来劲。然而土豪们并不以为然,他们对旅游知识毫无兴趣,从来不认真听讲解,在车上直打瞌睡,凯文见我们花了大钱来旅游却不认真听讲,很感可惜。他是当过医生的人,有他的气度和脾气,土豪们看惯了低眉顺眼的服务态度,对凯文的工作并不满意。

凯文对自己移民新西兰后的生活很满意,在旅游车上向大家介绍移民新西兰的必要程序和注意事项。我听着有些好笑,如果游客是中国的中产阶级,或许对此有兴趣,然而这一车子的游客大都是土豪,他们对移民根本不感兴趣,正因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才使得他们能够从一无所有的贫穷农民起家,成为了腰缠万贯的老板,他们的事业就在中国,他们怎么会移民海外?即使他们的孩子留学海外,学成后也必然回到中国。

以前很少接触土豪,只是在网上看到不少有关土豪的负面报道,这次澳新旅游,能近距离地与土豪们一起旅游。他们文化不高,趣味平庸,但是依然保留了淳朴的乡土气息,他们能够参加旅游,已是很不错的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不仅彻底改变了中国的面貌,而且造就了一大批农民企业家,他们虽然没有那些著名大款那么大的产业,不过所拥有的财富还是远比一般老百姓多得多。土豪们都出身平民,不是干部子弟太子党,他们之所以能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潮中胜出,除了机遇和他们自身的精明和努力外,必然还得到政府支持。事实上,凡是在中国能够成功的企业家,都有着政府支持的背景。

 

 

20174月 纽约上州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在中国做好企业,许多时候和政府有关系。

 
一叶的头像
 #

同感!大企业一定要紧紧绑定政府,即使小企业,也必须与当地政府搞好关系。

 
漂流的船的头像
 #

阅读后,对土豪(农民企业家)有了些许了解。

 
一叶的头像
 #

我见到的这些土豪都很低调。而社会舆论往往把土豪妖魔化了。

 
海云的头像
 #

近距离接触的感受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