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第一章 清晨接人

第一章清晨接人

19599月的一个干冷的秋天,在北卡罗来纳州一条砾石覆盖的红粘土路上,开来了一辆黑色的四门轿车。 路的两边有高大的松树。 这辆汽车从马洛尼坡开到了一个两卧室的白色的小木房子前,去接一个小家伙。 车子的司机虽然习惯于接人,但从来没有对这项任务感到轻松过。 伯克郡社会服务部的白人就业工作人员收集郡外的孩子,这是当天前往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牛津农村有色人种种孤儿院的第二次和最后一次接送。 这趟旅程通常需要五个小时。 后来得知,伯克郡社会服务部不是我的抚养人。 他们只是帮助我的母亲安置孩子。 孤儿院才是负责抚养在社会服务部照管孩子的部门。

今天与平常不一样。 通常,司机要接的人知道她们来干什么。 但是这天,她计划接待的孩子是我,一个七岁的小男孩,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在那里。 她下了车,和我的母亲,一个年轻的,悲伤的白人女子简短的说了话,我的母亲拼命地不让自己流泪,也不让自己显出焦虑的迹象。 我的母亲跪下来看着我的眼睛,要我坐进车内,和陌生人一起离开。 我无视了母亲的要求,用我小小的腿穿过附近的玉米田和松树尽力地奔跑。 安置人员向我的愤怒及受到伤害的叔叔和其他有关亲属们求助,但没有人帮忙。 与工作人员进行私下谈话之后,妈妈用坚定而恳求的地声音呼唤我,我回来了。 她再次跪下,望着我的眼睛,说着只有母亲和孩子之间可以理解的话语。 她拥抱我,握住我的手,我们沉默地返回时,社会工作人员打开了汽车的后门,让我不情不愿地爬进车内。

我的身体因奔跑而疲惫不堪,恐惧在安全区之外等待着我,我变得非常伤心,因为我离开了世界上最信任的女人。 当我离开奶奶安纳马洛尼的房子时,我哭了起来,想知道在马洛尼坡以外有着什么,现在正被迫离开我熟悉的一切。 一个全新的世界等待着我。

哭干了眼泪,我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车内其他孩子的身上。 当我第一次看到肤色比我更黑的孩子们时,孤单的感觉变成了恐惧和震惊。 车的后座坐着两个兄弟-蒂姆和丹。 他们也像我一样震惊和惊讶地看着我。 随着时间的过去,我们在静止中结为同盟。

这辆车终于到达了老詹姆斯河主道。 现在易名为“庄园之路”,仍然是格兰艾蒡的主要道路。 马洛尼坡的生活多年来,随着新房建成,新家庭的迁入,道路更名为“马洛尼大道”,我已经到达了一条叉路,一个全新的世界等待着我。 我原先那些被压制、封闭和脱节的经历现在可以与目前的意识相结合,促进并释放了消极的情绪和控制,进入了康壮大道。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