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自家水井修复记


我家的水井坏了

那是20053月的一个周五下午,我正周旋在公司的各种杂务中,爸爸打电话来告知:家中水龙头流出的水黄黄的,含有大量的泥沙。顿时我的心里十分不安,找到熟识的美国朋友咨询,也问不出所以然。

八年前因谋职,从凤凰城搬到纽约上州的一小山村,购置了这占地近七亩的房产。这里的生活用水和排水都是自给自足。前院有自家的水井,后院有自家的排水系统。现在家中的生活用水出了问题,那就意味着自家的水井出问题了。

    下班后回到家,黄水现象居然消失,大大松了一口气。不料,第二天中午做饭时,故态复萌,水龙头流出的是红黄色的混浊泥水,水压也越来越低。最终,连一滴水也流不出来了。幸亏晚上一夜大雪,积雪达十寸,厨房外的阳台上堆起了厚厚的白雪。所有的生活用水都靠取雪化水。从阳台上装一大桶雪,小心翼翼的转入大锅,放到炉上一烧,一大锅的雪化成了五分之一不到的雪水。靠着融化积雪度日,只能处处省着用。

我翻开电话本,开始按电话本上的广告打电话找人修水井。正值是星期六,不少公司只有电话录音,并且强调只有紧急状态才会派技术员来处理。所谓的紧急状态是指水管破了,漏水,等等。我吃不准家中的水井坏了算不算紧急状态,想想我家的水管好好的,也不便打搅人家。只能再胡乱地再一家一家地打电话。好不容易打通了一家标榜省钱的号称“狼”的管道公司。电话里约好星期日中午12点至1点派人来看。并言明起码要美金$70。因为这是周末紧急情况,若是平日,则只要美金$49。我想到家中没水的困境,只能请他们赶快在星期日就来。

从星期日中午12时起,我开始巴巴地等修理工来,直到下午三时多才见那家“狼水电修理公司的车姗姗开来,走下来一位五十多岁的白人老头。他先到地下室看水泵电源。我在前一日已关了水泵电源,老头打开电源,测得水泵电流在5.8安培,

可是,水泵开了好一阵子也不停下来,压力水罐里依然是空空的。在正常情况下,水泵一开便可听到水罐里哗哗的水声,水被源源不断地抽进水罐,水罐旁的压力表上显示出水压在逐渐上升,两分钟左右水压即升到60磅,水罐的压力阀即关闭水泵。可是如今,通上电源,水泵便一直不停的转动,水压却始终升不上来。

“狼老头测了电流,却说不出个所以然,便四周看看,打量我家的供水装置。开始指责起来我家的供水系统,说我家的水管排得不规范,等等。我的房子是在原先的农场上建造的,经过多年的灌溉施肥,地下水里含有很多矿物质。前屋主装备了完整的水处理系统。地下抽上来的水先进入压力水罐,然后再经过两级的除铁系统,那是两个大大的罐子,把铁先吹氧化,再除去氧化铁。然后水进入离子交换的水软化系统除去钙镁离子。饮用水则需再经过反渗析的水处理来除去所有的金属离子。经过如此重重处理,我家的饮用水清澈甘甜。五妹每次从德国来探亲,特别赞美我家的水。每次她和她儿子大卫在我家住上一阵子,身上的皮肤病便好了许多。

 狼公司的修理工在地下室里看了一阵子,说不出所以然,便郑重其事地对我说,下一步,他要到外面去看水井了,这要我另外付美金$295。美国的家用水井都是一个直径20厘米的铁管深入地下,铁管有40厘米露出地面,上有铁盖,由四个螺丝锁住铁管口。我家的水井在前院,水井出口处有一个木头小木房作装饰。我虽然已经用了这水井八年多,一直不知道水井到底是怎么工作的。如今家中没水了,情况紧急,只知道修水井很贵,听一位朋友说要美金$3000多。现在,仅仅出去看一看井,狼公司居然就要价近$300。当时我没有其他选择,咬咬牙便答应下来。狼老头见我答应下来,赶快到车上取了一本合同本,写明我请他去看外面水井,同意支付美金$295,要我签字。

我签了字,狼老头才随我一起走到水井旁。老头搬开小木房。用板头旋开螺丝,揭起铁盖。只见铁管里乱乱地塞满了红黑两色的电线,原来这就是水泵的供电线。将电线拉出些,清理出铁管口,往里看去,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老头捡起井旁一颗小石头,扔进铁管里,侧耳听了听,又扔了一颗小石头,再听了听,讲不出什么。要我去地下室把水泵的电源打开,他要测水泵电流。我打开了电源,回到水井边,电流还是5.8安培。老头要我再去关上电源。还是找不出原因,于是再叫我去开电源。如此来来回回地跑了两回,水泵电流始终在5.8安培。老头没辙了,说下一步要等明天用专门的机器把水管拔出来再找原因。这要预付美金$611。这番折腾,我对老头的专业技术越来越感到怀疑。若再听从狼老头的建议,继续请狼公司,诊断费将要接近一千美金,还不知道毛病在哪里。我决定不能再请狼公司来继续敲诈了,只想快快打发狼老头走路。按原价我得付狼老头380美金。狼老头居然动了恻隐之心,说今天他的工作费他只要我半价,总计美金240,大概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着狼老头的车离去,想到被他敲去了这么多钱,却还是没解决任何问题,心里实在是窝囊。我慢慢地在车道上走回家。周五的一夜大雪,现在是朗朗晴天,真所谓雪天还晴,蔚蓝蔚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满山遍野的白雪亮得耀眼。户外的美景和新鲜空气令我不想马上回家。正在自家院里徘徊,抬头看到邻居史蒂芬也在户外面,便走过去聊天。一听到我家水井坏了,史蒂芬便告诉我他家的水井在去年感恩节时也曾坏过。他家是哈德逊盆地的当地人,比较了几家修井公司,找到一家:“中哈德逊水泵公司”。他只打了一个电话,当天上午就来了两个人,下午就修好了井。总共花了美金1600左右。主修的人叫布赖恩。而其他公司的估价都在美金2500以上。我一听自然急着要联系这家公司。史蒂芬掏出手机,接通了那家公司,接线小姐给我预定,明天早上他们会派人来我家。

又过了一天没水的日子!

星期一清早,我先打电话给我小老板,留言告假。早上九时半,布赖恩打来电话,告知他们已出发。20分钟后将到我家。果然,不一会,一辆标志着中哈德逊水泵公司的工程车停在我家的车道上。走下来一老一少两人,年轻的便是布赖恩。两人先走进地下室,开水泵,测电流,关水泵,一如狼老头所做。两人再到外面看水井,打开井盖,拖出电线,理顺,露出井口。布赖恩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硬币,挑了个一分硬币,扔到井里,两人侧耳静听。布赖恩问助手:“12秒?”。然后再挑了个一分硬币,扔了下去,又一次侧耳静听。“是12秒,约150英尺深”。我这才明白,他们是在测地下水位。根据自由落体运动原理,由硬币击落到水面的时间,从而估计出地下水位的深处。昨天狼老头虽然也扔了两颗石子到井里,但他只是有样学样,不知其所以然。在那张美金240的收据上居然还写着:“断水的一个原因可能是由于天寒地冻,地下水已枯竭。”

下一步的工作便是将水泵从井里拔出来。

布赖恩和助手从工作车上拖下一辆2尺见方的小车,架在井口上。小车上有驱动马达和两个由皮带驱动的轮子,轮子用来夹住水管,开启马达,轮子转动把水管往上拔。马达的电源则直接取自水井的电源线。

垂直深入地下的水管上端位于离地面四尺的深处,在那里转弯接到横向通往房子的水管,将抽上的水输入到地下室。布赖恩和助手先拉住水泵电源线,将垂直水管的上端从水平水管的接头上拉开,再将水管拔上来。水管最上端的一节是一段二英寸直径长六尺的黑色铁管,待铁管拔至够到井口的小车,用拔管的轮子夹住,开启马达,驱动轮子,将水管缓缓地往上拔。黑色铁管下连接着白色的塑胶水管。等到水管接口到达井口时,停下马达,助手将接口拆下,移去铁管,将白色塑胶水管夹在两个拔管的轮子之中,开启马达,水管徐徐往上升。每一节水管长达二十尺,越升越高的水管端头在空中晃晃悠悠。布赖恩在小车旁竖起一根高12尺的铝杆,上带一脸盆大的圈,渐渐升起的塑胶水管升入那圈,靠着金属圈的支撑,塑胶水管不再东倒西歪。红黑两色的电线由一圈圈塑料胶带绑在水管上,随着水管上升,助手忙着逐一割去一圈圈绑住电线的胶带,分离电线和水管。待下一节水管将接近井口时,助手停下马达,旋开接口,移去上一根水管,夹住下一水管。开启马达,再升起下一根水管。

 布赖恩和助手静静地忙碌着。我好奇地问:“要是水管断了,你如何拔出水泵呢?布赖恩指着电线:”不是还有电线吗?“。原来水泵电线的功能不仅是供电,还在按装及维修时起了重要作用。

一根又一根的水管往上升,从第六根开始,每隔一根水管上带有一个与井口直径相当的塑料圆盘,简称“盘disk)。“盘的作用是将水管定位在直径20厘米的铁管中央。拔到第七根时,白色的水管外开始显露水迹,证实地下水位确实在地下150尺左右。然而,旋开水管,依然不见水。拔到第十四根时,终于,那千呼万唤的水泵出现在井口,还带着混烛的泥水哗哗地流着,原来,是水管和泵的接口处开裂了。布赖恩和助手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嘿,就是这个东西捣的鬼!”

水泵不大,是一个直径15厘米,长60厘米的圆柱体。布赖恩把它搁在草地上,大声念出它的型号与制造年分:1987年。这个泵在300英尺的地下已经为这幢房子工作了18年了。水泵没坏,造成家中断水的原因是水泵与输水管的接口破裂了。每当水泵抽水时,就开始震动,并带动连接在水泵上面的近三百尺的水管一起震动。十八年来,日日夜夜的间隙震动,终于把输水管的接口震裂了。水泵抽出的水又从裂口中流回地下,自然送不到房子里了。

尽管拆下的旧水泵依然能正常工作。布赖恩建议我还是换一个新水泵。考虑到拆装水泵的麻烦,我同意换一个新水泵,并且将电线,塑料水管全部更新。

崭新的水泵接上新水管,新电线,准备放下水井。令人惊奇的是,放置水泵的工作居然全部由人工操作。布赖恩拽着那四股绞着的粗电线,他的助手扶着水管慢慢地往井里放。放到水管上端离井口一尺时,用架在井口的铁夹夹住水管,旋上另一根水管,再用胶带把电线绑在水管上。松开铁夹,由布赖恩背着电线徐徐地放下水管。放到水管尽头,夹住上端,再接下一根。一根接着一根的水管往下放,布赖恩拽着的电线负担越来越重,他得把电线背在肩上,叉开双脚才能站稳。天寒地冻,遍地白雪,气温只有摄氏零度左右。他的助手忙着用胶带固定电线,不能带手套,他只能趁布赖恩往下放水管的间隙,把手捂着嘴哈气,借此暖和一下手。

我找了个暖水袋,灌上热水,递给助手,让他暖手。他们两人都笑了。助手继续哈气暖手。终于放到最后一根水管了。再接上那根六尺长的铁管。助手说:现在是最有趣的时候了,其实是最难的一步了。助手打着手电,布赖恩借着微弱的手电光,拽着电线,小心地把纵向的铁水管插入横向通往房子的输水管。接通电源,整个装置水泵的工程便大功告成了。

布赖恩来到地下室,打开水泵电源,就听到水罐里哗哗的水声,压力表显示压力渐渐上升,两分钟后,水压升到60磅,继电器关闭水泵电源。整个供水系统恢复了。布赖恩顺便把已锈蚀的压力指示表也给换了。

又到了写支票的时候了。布赖恩开了帐单,材料费美金1600不到。其中包括新水泵870美金。劳务费居然只有220美金。总共1821美金!!无税收,因为这是房屋改进,增加了房屋的价值,不必收税。布赖恩特地关照:新水泵有五年的保修期,可转让,过几天,他的公司会把保修单寄来。看到这张帐单,非常感慨。比较起昨天那个狼老头,连唬带骗,一个人一下子就诈骗了240美金。我是个大傻瓜,任何人若要骗我,第一次总能得手。今天早上与布赖恩一见面,我便告诉他们昨天狼公司的诈骗经历。他们若要多收取一些劳务费,将220美金加到500美金。我也会乖乖地写支票。然而布赖恩就是没有这么做,老老实实地只取他认为应得的一份。这是怎么样的诚信啊!想起那诈骗有术,修井无术的狼老头,和诚实敬业的布赖恩,同样是美国白人,同在哈德森盆地区讨生活,相距何其大也!

事后和我们的另一位近邻及同事提起断水经历。他家亦有一次断水经历。当时正值家中老人刚从中国到达美国。情急之中,匆匆找了一家修井公司。总共化费了美金$3000多。他也换了个新泵。修井公司问他是否要买水泵保险,他都一一回绝了,因为实在不想再化费这么多钱了。可见,水泵保险在有些人手里也成了收费的借口。

水泵开始工作了。由于在断水期间,水管里积下了不少的泥沙。深处的水井也被搅得混浊不堪,此时水泵打上来的水非常混浊,得把这些水放掉,等到地下水澄清后才接通家里的供水系统。布赖恩教我如何用普通的花园塑胶水管,接到总水管上的旁路水阀上,将水引出来放到屋外院子里。打开旁路水阀,锈红色的泥水流到白雪覆盖的草地上。半小时后,关闭水阀。让深井内慢慢地汇聚地下水。等半小时后再开启水阀,如此反复,直到放出水象晶莹清澈为止。

布赖恩交待完注意事项,两人驾车离去。时值中午,我稍事休息,便去上班。这每半小时开关水阀之事交给爸爸担任。下午六时回家时,塑胶水管里放出的水只略微显黄色。家中已断水两天。没有自家供水实在不方便,便关闭旁路阀,打开自家供水的水阀。干竭了两天多的各个水龙头咻咻地嘶叫了一阵,欢快地流出水来。两天后,家中的供水已清澄晶莹。我拨回各个水处理系统的旁路阀,水处理系统也恢复正常工作。

这次断水过程历时四天,学到了不少知识。知道在我家前院的小井房底下,长长的水管通到离地300尺深处,连接到一个随时待命的水泵,源源不断地供应我家的生活用水。那浸在水井深处的水泵,每次启动,只需两分钟即可将水罐的压力从40磅打到60磅。回想起在那断水的四天,靠融化雪水过日子,一大桶雪只融化成五分之一桶的水。小小心心地省着用。如今这清澈的山水供我们饮用,洗涤,简直是一种奢侈。

与同事聊起这次断水经历,得知现在纽约州颁布新法律,今后建造新住宅区,凡超过五十栋房屋的社区,不准再建私家水井,都要建造社区共公水井,统一供水,并要建社区污水处理系统。这样,私人住家的生活费自然要上涨。供水和下水处理,每户每月将近美金$60~100。纽约上州的新住宅每户占地约一英亩左右,若要建造共公社区用水及排水系统,所费不贷,故而不少开发商建设新社区,只建造40栋以下的社区,以回避那五十栋住宅的公共供水的限制。

断水后两天是三月二十日,正逢世界水日,提醒世人要节约用水,要顾及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人生活在缺水的环境下。在中国电视节目中也常常看到中国不少地区的水质在变坏,人民不能喝到清洁的水,甚至患上癌症。

想到我有一口可爱的自家水井在院子里,随时提供晶莹清澈的甜水,感觉真好!

 

20053月于纽约上州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井水好甜,严重附议!

 
一叶的头像
 #

谢谢!我以前对美国民居的水井不了解,通过这次修水井,感到能拥有自家水井真很幸运。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可愛可亲的水井。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