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孙燕心语 今昔水果情

九月的哈尔滨秋高气爽,每一年我都选择这个时候回来,既躲过酷暑,又不会错过新鲜蔬果。这个季节在哈尔滨可以品尝到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水果。有美国的蛇果,厄瓜多尔的香蕉,台湾的山竹,火龙果,海南的杨桃,百香果,大芒果等等应有尽有,水果摊令人目不暇接。

 
我小的时候中国的南方和北方货品流通不是很通畅,哈尔滨本地生产的水果品种很少,只有在盛夏才能吃到桃子杏子西瓜等水果,每当新鲜水果上市,妈妈总是先给我买一点尝尝鲜,而她只是看着我吃。秋天有苹果,梨子,李子,葡萄,橘子,品种单调。南方水果很少见到,一年当中只能吃到一次香蕉,皮是绿绿的,咬一口满嘴涩到没知觉,要放好多天才能吃。直到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商业化南北调运才逐渐增多,可以吃到新鲜荔枝,但是价格贵得令人咋舌,只舍得买给孩子吃。
 
那个时候水果虽然品种少,但是对水果的记忆却是格外的香甜。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放学路上和要好的朋友一起走回家,深秋的哈尔滨五点多钟天就已经全黑了。昏暗的路灯下,路上的行人行色匆匆地往家赶。每天我们都要经过一家小店,远远望去,几盏气灯在寒风中摇晃着,暗黄的灯光忽明忽暗。为数不多的几种水果堆放在台子上,多半是梨子和苹果。无论多冷,他们都会在外面卖货。两个店员穿着男女不分的工作服,抄着手站在那里,面部的表情不怒自威。让手里捏着几角钱的小孩子有点胆怯。我和同学经常会光顾这个小店,秋天的时候我们会买一种梨,名字叫亚光梨,软软的,水多且甜。咬一口,甜到心里,也凉到心里。我们一人买一个,边走边啃。那一刻,可以让我们暂时忘记第二天的班会和必须要交的批判稿。
 
百果之中我的最爱还是香瓜,香瓜是哈尔滨的特产,挑选香瓜只需闻香瓜的头部,成熟的香瓜会散发出甜香的味道,比哈密瓜还要甜。洗干净,一拳砸下去,香瓜应声裂开,咬一口嘎嘣脆,嘎嘎甜。
 
每逢夏季,郊区的农民赶着马车将香瓜送进城里卖。那个时候没有城管,老实巴交的农民有时候被小流氓欺负,总会有人站出来主持正义。小家小户的农民也会背着一袋子香瓜进城串亲戚,当然人家也不会让他空着手回去。我当时就很羡慕家里有农村亲戚的邻居,因为他们每年都有很多香瓜吃。我怎么能够理解农民的艰辛,他们回去的时候往往背着城里人穿剩的旧衣服。
 
如今的农贸市场丰富而活跃,可是望着琳瑯满目,丰富多彩的水果,却怎么也提不起吃的兴致。每天一个香瓜是我最大的享受。那多汁爽口的亚光梨遍寻也不见踪影,许多儿时的回忆只存在于梦中,睡梦中咬一口都能甜醒。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深有体会,过往和今天,万物发展都是越来越快,只有情意可以慢慢回味。现在丰富多彩,只是有时少了一份什么。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