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第25届汉新文学奖颁奖典礼

     八年前,在万维开了博客“春阳的南北小店”,这个小店就是我文学梦起步的地方。以后陆陆续续写了几十万字。除了写字,还有结识了很多好朋友,这些朋友虽然没见过,却都好像认识了很久。真的见面了就一点也不陌生。现在还有很多好友是网上结交的。

    写博八年还把胆子练大了。以前不敢投稿。老觉得写不好挺不好意思的。两年前,投了汉新文学奖散文,还特别忐忑不安的,后来得了佳作奖。今年大胆投了小说,散文,没想到都入围并得了佳作奖。

    位于新洲的“汉新月刊”办了26年,组织汉新文学奖25年。汉新月刊负责人李美伦宣布“颁奖典礼”正式开始。

 

    25年来,汉新扶持了很多文学新人,发掘了许多新人,就像一位获奖者说的,写作的人是一群独自在黑夜里行走的人,汉新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给了独行者们指路的亮光。这些新人们慢慢在世界各地开出文学之花。著名作家韩秀在会上做了在写作中与自己和解的讲话,她说这对写个不停的人来说很重要,而韩老师自己就是个写个不停的人。她至今已经出版了44本书了,而且还在以每年两本的速度写个不停,太佩服韩老师了。

  小说类资深评委韩秀老师讲话。

 

  新诗类资深评委黄翔老师讲话。

 
    同桌上有两位这次年纪最大的获奖者,84岁的李定远老先生和81岁的顾相珊大姐了,两位老人都来自台湾,这也是两个写个不停的人。同桌还有一对夫妇,阮克强和霏飞,那阮兄弟很厉害,把三种奖项都拿了。

   新诗组获奖者合影。

  

  本来和“海外文轩”作家海伦约好一起去的,可她却临时来不了。进门以后,找到7号桌坐下,看看没有认识的人,就在一美女身边坐下,看了她的名字,有些眼熟。她说这次是散文“父亲要走了”获奖。深聊起来,她说十月要办画展,就心想难道真是“艺萌”?于是仔细问问,果然是在万维神交已久的艺萌。只知道她是个画家,一直以为她在纽约州,没想到她就在我身边,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 本来在万维网上就有交流,记得她家抱了只鸡回家,后来发现是只公鸡,只好退回农场的事。还有一篇“写博的女人”,说在家要是男人不服气的时候,就威胁“把你写到博客上去。”至今还觉得这一招一定管用。

  小说类获奖者合影。坐着的这位就是81岁的顾相珊大姐。

 
    美女主持康妮机智风趣,妙语连珠。把一个颁奖典礼组织得生动活泼,整个过程台上台下笑声不断。不过最好笑的是,当颁奖者念到一个名字的时候,大家都左顾右盼到处看,找不到获奖人,那边康妮一举手说:“在这儿呢。”原来这个康妮呀,连续三年换了三个不同的笔名投稿,竟三次都获奖,真是才女一枚!不过她当时就随手很潇洒地把奖金交给了汉新主办方。我摸了摸我的奖金支票,没舍得。心想,这文学奖嘛,还是留给孙子当教育基金比较有意义。

    要说这美女搞起怪来也是一流,招呼大家照相,本来大家都准备好了说“茄子,cheese”,她却高呼一声“偷钱!”吓得大家都没敢接茬。我旁边的大姐还悄悄问我:“她说的什么?”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又第二次高叫“偷钱!”这次好了,胆大的的使劲喊“偷钱”,胆小的还说“茄子”, 随后就是一阵哄堂大笑。

 韩秀老师在颁奖。

 

    今年的新诗,散文,和小说三项,据说都是历年里竞争最激烈的一次。我们海外文轩作家可是年年都不缺席。

   海外文轩作家虔谦的新诗“交叉”获三等奖。

   海伦的新诗“春雨缠绵寻木心”获优秀奖。

   嗯,还有我,小说:“一张废支票”,散文“第一杯青茶”双获佳作奖。

   感谢汉新杂志社的鼓励,感谢文轩各位朋友和读者的支持。

   谢谢!!!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呱唧、呱唧、呱唧!祝贺、恭喜!

 
春阳的头像
 #

谢谢阿立一贯支持。

 
司马冰的头像
 #

祝贺,祝贺!!!

 
春阳的头像
 #

谢谢冰姐。

 
百草园的头像
 #

祝贺,大顶!

 
春阳的头像
 #

谢谢百草。

 
春阳的头像
 #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