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闲谈北京的地铁轶事

早年的北京城,从我记事起就知道有两条地铁线,先是横贯长安街的一号线,再后来又觉得偌大的北京城只有一条线太单薄,才有了一号线的小弟弟环绕二环的二号线。这些年北京城随着人口的增加城市的扩大,地铁的线路越建越长,越修越辉煌,现如今已经建到了17条线路,把北京城到远近郊一线贯通,从二环三环以至四环五环在地下一轨穿起,只要是你想去的地方,从你家门口登路算起,地铁都会把你在地下东拐西绕地平屏无碍地平安送达,

 

有了地铁老百姓出行方便了,可这地铁不光只写着方便,也给许多人生财发迹创造了机会,记得有一年我回北京乘坐地铁,车刚刚到站开启,就从远处传来了一阵阵撕心裂肺般的歌声,歌者不是专业,显然不能太挑剔了,只是这唱者总差不多是个盲人,旁边总还有个证明记号的家属搀扶者,所到之处伸手索钱,让人总不免动些恻隐之心,

 

后来再回到北京,只觉得这一现象骤然消失,路过地铁口,听到悬挂的大喇叭的庄严广播,才弄明白,原来此项生财之路己成为了禁项,才明白自己这恻隐之心原来都是闲吃萝卜淡操心,敢擎人家这是一种职业,人家这叫进了地铁进入状态扮上了妆,人家这是一种“革命”工作,不管是扮红脸还是演白脸,进银子是硬道理!

 

其实不光是这唱戏一拨接着一拨,闲间还穿插着卖报纸的,这卖报纸的一看就是“行家”特会找切入点,本来报业在西方早被免费报纸取代了,想之国内的报业也在艰难地匍匐前行,但是小报贩要想把一块钱一张的北京晚报卖到二块钱一份,就得使出一番解数来了,你看来了是由远而近一路高喊;

 

“快来看!快来看,成龙今早死于情妇的家中”

 

还真有信者,买来一份大失所望,连犄角旮旯都翻遍了,就是没有找到“成龙”与“情妇”,还是那个最能称得上噱头的“死于”两字。那里还有反悔的机会呦,那喊者叫者早已溜得无影无踪销声匿迹了。

 

去年我回北京乘坐地铁又有了一些新的素材,话说地铁已到了晚上八点左右,下班的人流已经过去,车厢里这时候显得空空荡荡的,车行至中直立的一个小伙子一口喷嚏,抱看手机的手捂上已差时,一口热痰飞喷贯下,此时正值仲夏,正是女孩子穿裙子的季节,这口热痰是不偏不斜正好一下子喷到了坐在底下座位上的一个年轻姑娘裸露的大腿上。

 

小伙子已察觉太过失礼,连忙解释道;对不起!我己捂嘴了,但是……

 

要知道坐在座位上的姑娘的旁边还有一人,那姑娘的男朋友,此人此时也成为了格斗的最佳人选,

 

说一声“对不起”就完了,凡事都得有个开始和结束吧!

 

说时迟 那时快,起身一口痰也是不偏不斜正好落在了那小伙子的手机上,这也应了都是手机惹的祸,还得手机来赎罪的最后“圆满”收场!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世相百态在地铁上上演。

 
蝉衣草的头像
 #

谢谢冰姐! 呵呵 记录下来地铁点滴,博大家一笑!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