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马哏”的秘密

 

马哏”的秘密

 

 

 

 

“马哏”是一种食物。

 

马在壮语中是浸泡干燥的颗粒食物,“哏”是勤劳意思,“马哏”,意思是勤劳的食物。说起“马哏”,土生土长的三堡乡纳岜屯人黎玉晟两眼放光:“很小的时候吃过一次,直到现在也没吃上,真是怀念!”

 

黎玉晟的话在不断挑逗我的味蕾。“马哏,马哏”,听起来倒像是嘴里吃着某种美食发出的咂嘴声。于是,“马哏”就在脑海里翻腾,希望它正如我嗅到高原晨雾的味道,清新而久远。

 

见到并吃上“马哏”之前,“马哏”除了折磨着我们的思绪,还让我们辛苦地爬了近两个小时的山路。黎玉晟的母亲和家人指着凤凰山的脊梁说,山那边种有制作“马哏”的原料。

 

山雾迷蒙,飞鸟回还。在凤凰山中种植的黄豆,饱受日月精华,个儿虽然不大,青色的皮壳散发出诱人的光泽,这是“马哏”的原料之一。另一种原料是红饭豆,困难时期被当作填饱肚子的粮食,有豆沙的感觉。食材虽然简单,但长久以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升,这种在困难时期备受馋嘴的食物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于是,年轻人中会制作“马哏”的没有几个,小时候的味道渐渐变成了回忆,这算不算我们潜回故乡的理由?

 

知道我们要来,黎玉晟那年迈的老母亲要把一个完整的故乡送给儿子和我们一行,她凭着记忆开始制作“马哏”。她让家人专程打来古井里的泉水,用竹筒舀出今年的新黄豆和饭豆,按一比一比例混合,加入少许糯米,磨成粉。豆粒钻进石磨,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石磨哗哗地响起来,淡黄色的粉从石磨中挤出,像光阴悄然流逝。

 

加水调匀,当泉水从葫芦瓢里流出,像一场甘霖浇在土地上,和粉的感觉仿佛正是一个婴儿的诞生,有着一场疼痛的挣扎,不一会粉变成了面团状。等待一段时间,让其充分发酵。母亲略显轻松,微微喘着气。嫂子端来簸箕,将和好的粉团子端去蒸煮,直至熟透。

 

趁热出锅后,立即放入干净的木槽中,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手持木槌,拼了劲,快速舂,约莫十多分钟。趁热,把“马哏”取出放入原盘状的簸箕里,用清洗干净的芭蕉叶覆盖,然后轻压“马哏”,成饼状,再用竹刀切成条块,把事先准备好的花生芝麻粉撒上,裹匀,“马哏”算是制作完成了。

 

“马哏”微甜,香味独特。入口绵滑,不腻,发酵过的黄豆、饭豆味道得到充分释放,在齿颊间萦绕,让味蕾绽放,甚是美妙。花生和黑芝麻的味道让“马哏”的味道更为浓香持久,让人垂涎三尺。

 

“这是小时候的味道!”姐姐说出这句话时,大家都已迫不及待,你一块,我一块争食起来。左邻右舍的人也来了,姐姐客气大方地把“马哏”分给大家,用蕉叶包裹“马哏”,用稻草困扎好,你一份,我一份,打包给家人和孩子,其实,大家早已望眼欲穿,只是谁也没说出来。

 

吃着“马哏”,喝着米酒,云雾散开时,月光挂在酒杯上。

 

酒过三巡的黎叔说,年底了,孩子们该回来了,我也做做“马哏”给他们尝尝,不然,没有回家的理由了。

 

 

 

 

 

 

 

简介:羊狼,原名杨怀宇,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少数民族作家(评论家)创作培训班学员、广西作家协会会员。

 

 

 

 

 

 

 

分类: 
连接到论坛: 
活动日期: 
星期六, 九月 9, 2017 - 19:15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看到羊狼这个名字,想到日本作家的《舞舞舞》这本小说里的羊狼!

谢谢介绍!

 
羊狼的头像
 #

谢谢关注。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