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光芒崎岖移民路

光芒崎岖移民路

 

文/姜尼

 

时光太快,弹指间已经出国二十年,移民加国也已经十七年了,这期间多有坎坷,多有困苦,然总是崎岖前行。人生过半,在这秋雨绵绵的九月,不禁感触良多。

 

二十年前在国内风华正茂,年少轻狂,数不尽的豪情,事业蒸蒸日上,白天黑夜、几乎大部分周末都泡在病房。当时住在单位的集体宿舍,晚上一有急症都是毫不犹豫地奔向病房,上班、加班对我来说是一种快乐。心中那条主任、教授、博导的升迁金光大道给了我无穷的力量。

 

然而在这蓬勃高昂的情绪里,总有一无法纠正的困扰,不时让自己的情绪走向低沉,就是没有住房。那个年代城市居民的整体居住条件比较差,基本都是靠单位分房,分房又是根据严格的论资排辈积分制度,像我这样年纪轻轻工龄短,又没有背景的平民子弟,自己都认为没有分到房子的希望。这种情况愈演愈烈,直到结婚生孩子,孩子只好寄养在祖父母处。每周的奔波,每到周末极其抑郁的情绪把我腾勃的工作激情一点点耗蚀,却也想不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终于有一天意识到生存的基本条件不能满足的时候,高层次的精神追求近乎奢侈。在国内没有看不到一丝解决问题的希望,于是迷蒙间稀里糊涂地踏上出国路,不想竟是一条不归路。

 

现在回过头来想,如果把现在的我放在二十年前我肯定不会选择离开,肯定会和大家一样忍耐且等待直到改善的一天。因为主任、教授的诱惑实在太强烈,以至于二十年后还一直耿耿于怀,最后竟然写了一部纪实小说《医师日记》,这种情绪才得以排遣。然而当年正是这一点儿改善生活状态的渴望让我看到一丝亮光,也把我引领上一条完全不同的人生之路。

 

九七年离国来到欧洲,古老而美丽的欧洲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但短暂的欢愉过后总是漂泊的抑郁让人低迷,有时甚至无名间便沉默许久。因为没有身份,不知道那一天就必须离开。欧洲地少人多,外来人口众多,放开移民政策根本就不可能,其实自己也很理解欧洲苛刻的移民政策。在这困苦迷茫中突然有一线希望照亮了前途,“移民加国”。这线希望的光芒就像当年指引我离开故国时的希望一样,召唤着我不顾一切,步步前行。

 

移民申请之路虽颇有周折,整体看来还是顺利,一年多的时间就得到了批复。记忆深刻的就是和大使馆联络签证事宜。当时处理我们申请的加国使馆在巴黎,我们住在比利时。虽距离不远但也是长途电话,一个电话打过去,一个个留言听过去,必须有耐心和信心,一般得拿着电话一个多小时才能打通相关办公室。当时穷学生没钱,那些长途电话也让我心疼了些日子。

 

移民加国落地之后心情一下子就不同,那种踏实的感觉在国内不曾有,在欧洲也不曾有。喜欢多伦多的蓝天白云,喜欢多伦多的大湖枫红,喜欢这里的皑皑白雪,喜欢这里的多元生息。多伦多的街道很像老家天津,有时候开着车就有些时空倒错,以为在天边的故国。多伦多又很像欧洲,舒缓的生活节奏让人心旷神怡。

 

在多伦多的日子里一直在大学医院里做心脏病研究,当年在国内做心脏病医生的经历让我得益不少。零七年工作变动去纽约工作了一段时间,随后又回到多伦多的大学医院继续从事心脏病基础研究。这些年也有失落,不过也都理解第一代移民付出也是必然,看到一家人在这里团聚,第二代茁壮成长,心中便满是慰藉。

 

在加国十几年最大的收获是在这里接触到了基督教,并受洗信主成为基督徒。虽然灵性软弱,时常遁入迷路,但总蒙主怜爱,经常纠错,幡然正途。匆忙忙几十年过去,不小心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才明白从前舍命追求的那些功名利禄不过浮云,不能随着生死。回顾这二十年的出国移民路,虽然曲折,却总有光明。甚至在最颓废失败的时候总能看到前方召唤的光芒,终于知道那是天上的主在一步步领我前行,让我一直走在通向极处的永生之路。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