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若敏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周 10 小时 之前
注册: 11/14/2011 - 17:40
积分: 6355

你在这里

若敏:《北极探险2:在14th July 冰川与北极海鸟相遇》

 

《北极探险2:在14th July  冰川与北极海鸟相遇》

若敏

79日,晴,14thJuly Glacier巡航

 

14th July Glacier  79° 07.6’ N / 011° 48.4’ E

     Named after Bastille Day by Prince Albert I of Monaco, the 14th July Glacier is a 16km long glacier, which crosses down to Krossfjorden.  The nearby cliffs to this marvel is a prime breeding ground for Brunnich's Guillemot and Arctic Puffins.

七月 14 号的命名从法国国庆日而来,这个冰川有 16km 长,在北岸的峭壁提供成千上万的 kittiwakes Brünnich’s guillemots 绝佳的筑巢地点,而且海鹦鹉 puffin 也会在这边筑巢;这边的地质属于冻原,加上海鸟粪便带来有机质,使得植被生长良好,提供驯鹿与鹅充足的食物。登小艇顺序: 1) Barents 2) Nansen 3) Amundsen

   

201778日下午六点,我们乘坐的大西洋号科考游轮(M/V Ocean Atlantic)离开朗伊尔城。这艘船是1985年由波兰制造,巴哈马公司拥有,2017年重新翻新的船。由于我们原来预订的船,还没有完成翻新,故用此船来代替。船上的工作人员大约为99人,我们有近90名乘客。比例约为11

北极和南极的游轮,与一般大型游轮有所不同。首先,载客量少,机动灵活,可以登陆的地点多,破冰能力强,可以去大船不能去的领域。有不少游轮是由科学考察船退役以后改制而成。豪华和舒适程度无法与大船相比,但是,甲板宽大,船舱整洁和干净是基本的原则。在南北两极,小船的灵活性是大型游轮无法相比的。由于乘客少,价钱比较昂贵。

船上共有三个团队的工作人员。(1)船队:包括负责航行的船长、大副、轮机长和船员。(2)客服:包括餐饮和客房清洁服务。(3)探险队:包括历史、天文、地理、生物、摄影、海洋、信息管理等各个方面的专家,负责组织北极的巡航和登陆活动,保护乘客的安全,同时也是冲锋艇的舵手,登陆时的领队。在轮船航行期间,安排各种专题讲座,介绍北极的历史、天文、地理、动物和植物知识。他们属于Quick Expeditions 公司。每一位专家都非常棒!他们与旅客的关系最为紧密,几乎是朝夕相处。他们的专业和敬业,成为北极旅行最为关键的要素。QE团队,是在南极和北极游轮中,口碑最好的团队之一。

按照惯例上船以后的第一件事是救生演习。包括救生的知识讲座和救生衣、救生艇的讲解和互动。虽然我们多次乘坐游轮,对演习轻车熟路,但也绝不敢掉以轻心,认真听讲,用心体会。

乘客分为三个团队,团队的名称来自于三位北极探险家。我们的团队是南森(Nansen, 还有阿蒙森(Amundsen),巴伦支(Barents)。接着广播里通知不同团队,到更衣室去选择QE 赠送的北极防水夹层黄色外套(质量上乘),试穿合适的靴子,及选择救生衣,每个人都有专门的柜子存放救生衣和靴子,这些物品按照规定不能带入船舱内。一切安排停当,就到了晚餐时间。

晚餐与豪华游轮一样,可以点餐,有前菜,主菜和点心,最开心的是,每天都有海鲜。非常意外地遇见一位中国请来的大厨李冰先生。由于,我们前一个船期,是来自文学城看风景组织的北极游,有50位华人乘客,为了华人的中国胃,客服团队特别请来了中国的大厨。我们船上有约20位来自美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和中国北京的华人,大部分来自看风景的团队。而我们后面的船期,将有58位来自中国大陆途牛网组织的北极游乘客,在一共85位乘客中占有很大的比例。面对巨大商机的华人市场,客服团队和探险队都做出了很多努力。探险队一位毕业于澳大利亚海洋学硕士学位的华人女孩薛仁钧,在探险队中做探险导游并兼职做中文翻译。她非常优秀也很努力,对北京过来的三位游客,照顾有加。在以后的游记里,我会详细介绍。

7月的北极白昼,诗意和浪漫,却让人的生物钟不太适应。舷窗外面是不落的太阳,这时才体会到曾被我们抹黑的黑夜,有多么珍贵。不知为什么,顾城的“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一下子浮上心头。我们不得不拉上厚厚的窗帘才能入睡。在海浪轻轻地摇动下,进入了梦乡。

79日清晨,7点半,船上的广播响起。8点吃早餐,9点半,开始北极的第一次冲锋艇14th July冰川巡航活动。早餐,在西餐的包围中,大厨李冰做了白粥,还有豆腐乳和咸菜。热腾腾的白粥暖胃更暖心。在后来的旅途中,我们也一直享受着李大厨带给我们的惊喜。

9点半钟,广播里通知皮划艇(Kayak)团队出发。皮划艇是一个特殊的团队,需要缴纳699美金提前预订,非常紧俏,他们在天气好的情况下,是每次巡航的首发团队。其他的三个团队,则遵照公平公正的原则,按照先后顺序轮替,再出发。我们都在船舱里等候广播通知,通知一到,团员们必须穿戴整齐,迅速赶到更衣室,换上规定的救生衣和靴子,排队出发。每次去更衣室,都让我想起军训时候的紧急集合。

终于在广播里听到南森团队的名字,我们迅速下楼,到更衣室集合。一起同行的勇和枫在一个团队,今天的舵手,是QE 团队的安妮(Annie Inglis)。10位团员坐稳以后,冲锋艇出发了。

Annie驾驶的冲锋艇,首先带我们去看北极的海鸟。来自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安妮女士,是一位有14200次南北极巡游经验的野生动物学家。她对北极的各类生物和植物,了如指掌,如数家珍。北极与南极的不同在于北极是浩瀚的冰封海洋北冰洋,而南极是世界的第七大洲南极洲大陆,北极地区是指北纬66°34′,即北极圈以北的广大地区,包括极区里的北冰洋、边缘陆地海岸地带和岛屿、北极苔原和最外侧的林带。我们的航线,环绕北极圈的斯瓦尔群岛,抬头可见的北极海鸟,与我们的航船形影不离。

     14th July冰川旁边的山崖上,聚集着北极黑海鸠Black Guillemont:(Brünnichs Guillemot,英文Thick-billed Murre,也叫做“厚嘴崖海鸦”),北极鸥和北极海鹦。

    最特别的北极海鹦:Puffin(学名:Fratercula arctica)是海雀科中的一种海鸟,它是大西洋唯一的本土品种海鹦,有两个相关的品种簇绒海鹦(花魁鸟,Fratercula cirrhata)和角海鹦Fratercula corniculata)在北太平洋东部。北极海鹦在陆地上,以直立姿态站立。在海中游泳,以吃小鱼为生。

北极海鹦色泽鲜艳,冠为黑色,喙大,为红黑色,腿为橙色,与其羽毛成为鲜明对比。辨识度极高,样子也极为可爱。北极海鹦会在海上追逐求爱,在水面上交配,在海岸及岛屿上繁殖。雄性北极海鹦会负责筑巢,雌鸟一次只产1枚蛋。由双亲一同孵化及喂养雏鸟。直到雏鸟就羽毛丰满,潜水自己寻找食物了,就可以飞到海上独自谋生。雏鸟出生后头几年都会在海上生活,到5岁才会回到其繁殖地。繁殖过后,海鹦会到海上过冬

安妮的讲解非常生动有趣,让我们觉得北极海鹦是忠于感情的爱情鸟。在网上看到一张摄影师拍摄到的海鹦求偶照片。照片看似一只雄性海鹦慢慢靠近心仪对象,想要亲吻它,但是雌海鹦看似很不乐意,头一个劲地往后挪,试图不让雄海鹦亲到自己。

海鹦不论是迁徙途中飞行,还是在栖息地,总是成群结队,统一行动。显示着群体的威力,标志其栖息地的范围,警告其他海鸟不得入侵其领地,正所谓“鸟多力量大”。我们在山崖边看到有海鸥想入侵,鸟群会发出一片警告声。海鸥不得不离开。

      漂亮的北极鸥与幼鸥:Glauous Gull(学名:Larus hyperboreus)是北极十分漂亮的大白头鸥。嘴黄色,脚粉红色,头、颈和下体白色,背和翅上面灰白色,幼鸟嘴粉红色,仅嘴尖黑色。银鸥和灰背鸥体型小。单独或结群繁殖。喜群栖。我们在大块的浮冰上看到北极鸥,与背景上浅蓝色的冰川,大海的深蓝色海水,构成完美的画面。同行的溪边老师的照片,非常美!

 

     北极黑海鸠厚嘴海鸠(Brünnichs Guillemot,英文Thick-billed Murre,也叫做“厚嘴崖海鸦”),海鸠(拉丁学名:Uria aalge,英文guillemot)属于海雀的一类,因体形略似鸠鸽类鸟而得名,是海雀科体形最大的成员之一。除去繁殖的时间外全部生活在8°C以下的海水中。

 

          黑海鸠与企鹅长得十分相似,都有着白肚皮和黑色背部羽毛,尤其在发呆时,更是神似企鹅。让人误以为北极有企鹅。其实企鹅虽是鸟,但并不会飞。而黑海鸠却是一个飞行高手

北极为什么没有企鹅?我也阅读过相关文章。北极在地球北端,南极在地球南端。古希腊人根据Arkitikos星座(大熊星座) 将地球最北端命名为“Arctic”,而“Antarctic”(南极)就是北端的相反方向。南极是一整块被高盐度海冰包围、表面覆盖着淡水冰的大陆。北极是被北美和欧亚大陆围绕起来、表面被海冰覆盖的海洋。南极点北极点也不同。南极点的确存在,但北极点处在海洋中,并没有所谓的极点(Pole),只能根据仪器测量出北纬90度的位置,是冰原不是大陆。那么,不会飞翔、需要在陆地上孵蛋生育幼仔的企鹅,如何生存在没有大陆的北冰洋?

     另外,在南极,企鹅成群结队地生活着,并没有太多强大的天敌。在北极,北极熊可以说是北极圈内最凶猛和最具攻击性的哺乳动物。因为体形庞大,气温严寒,需要捕食大量的食物维持机能。不会飞走得慢的企鹅,将会难逃厄运。自然界一直尊崇适者生存的法则,这次北极探险,自然界中弱肉强食的法则,比比皆是。生物链的每一个环节都不可缺少,由此才能达到自然界的生态平衡。

完成了北极海鸟的巡航,我们坐着冲锋艇劈风斩浪接近14th July冰川。冰舌伸向海水,浅蓝的冰幕威严挺立在大海中,将山峰与大海隔开。冰川也许是上亿年时光挤压的结晶,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蓝光。冰幕前漂浮的海冰,晶莹剔透,纯洁无暇。

时间仿佛静止在此刻,冲锋艇停下了脚步,让我们细细地品味着冰雪世界的静谧。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万籁俱静,大自然蕴含着神奇的魔力。

“看,海豹。”随着安妮的手指,不远处的浮冰上,有一只海豹闭着双眼,正悠闲地享受着阳光浴,听到冲锋艇越来越近的踏浪声,它警觉地睁开了双眼,不解地注视着越来越近的人们。“我就想静静!”也许是海豹心底的声音,它突然跃入海里,不时地抬头望着我们。我们也许打扰了海豹的休息,带着歉意,安妮带着我们离开了冰川。向着大西洋号驶去。

机灵海豹的双眼和14th July 的冰川一起,就这样私藏在我的记忆里。至今还常常在脑海里回放。我仿佛可以读懂它的话语,请人类给予我们最大的空间,让我们安静地享受美好的今天和明天。


(感谢溪边老师的照片,照片标识着J& M 为Jack摄影,QE 或者没有标识的为船上提供的照片,有些照片和资料来源于网络,一并感谢!)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