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追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天 17 小时 之前
注册: 10/18/2012 - 12:25
积分: 10826

你在这里

《海角孤舟》(20)记录在石头里的故事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老公十几岁,他记得有好一阵子在家庭饭桌上,大人们热烈讨论的话题是“上帝之谷”修道院,一来那个建筑刚刚被政府从私人手中购买回来,惊喜地发现十一世纪修道院保存完好,二来大人们认识负责修复工作的艺术家,他在本地区非常有名。老公八十年代去看过新修复的修道院,记忆中建筑精美恢宏。在法国乡下休航期间,在当地杂志看到有篇文章介绍修道院采用了非常现代的染色玻璃窗,我们便开车过去看看。
 
(“上帝之谷”修道院,右下角那个门洞是通往回廊的隧道)
 
拉沃迪奥村在奥佛涅地区阿莱尔支流河畔,山青水秀气候温暖,被评为法国最美丽的山村,“上帝之谷”女修道院(Lavoudieu)始建于1057年,与十几公里外“上帝宝座”男修道院(La Chaise Dieu)同属一个教区。这座修道院有独特的历史经历,建筑群包括罗马教堂、回廊、饭堂和修女宅舍(见图),教堂和饭堂内有12世纪古老壁画,石柱上端精美石雕非常有考古价值。将近一千年来修道院曾经加建、拆建和改建,建筑的变迁反映了当时的历史事件,这些古老的石头里记录着久远的历史故事。
 
(修道院回廊,有一小部分是修复的)
 
修道院成型于11-12世纪,教堂和回廊是典型圆拱罗马风格建筑,那时的法国是罗马天主教会的天下,加上有本地贵族家庭的支持,修道院香火很旺,14世纪在原本十字形的教堂左边加建了一个哥特式的侧翼,增加了教堂的面积。国王佛兰西斯一世的登基(1515)宣告法国文艺复兴时期的开始,也打破了王权和神权的平衡,第一次国王的权利可以凌驾于教会之上,修道院长直接由国王任命,听侯国王的指令,他们不再向梵蒂冈汇报,神职人员非常宽松,修女们不再是苦行僧,开始追求生活的舒适和享受。修道院长在修道院外建起气派的官邸,修女们也在村子里盖起了房子,甚至拆毁修道院建筑以取石料,没有人再住在修道院里,精神生活懒散松懈,神职人员腐化了。

j
(修复前的老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1791年法国大革命矛头不仅指向君主,也指向教会,“上帝之谷”修道院被关闭,钟楼尖塔被象征性地截断(后来没有修复,只是给加了个帽盖),修女们被遣散,修道院建筑被拆分变卖。教堂为村子里的公有财产,院长豪宅被卖给一户人家,这个大家庭至今还住在里面,回廊和饭堂卖给了一个农户,饭堂成了牛圈,回廊当成堆放农具饲料的场院。将近两百年没人知道修道院里成了什么样子,直到政府将其收购回来才发现保存基本完好。
 
(饭堂,后来是牛圈,墙上壁画保存完好,这里曾有个耶稣木雕,现在木雕头部在卢浮宫,身子在纽约博物馆)
 
修道院奇迹般地被保留下来有两个原因,首先是那个农户没有做什么不可修复的毁坏,因为是私产,就是把它全拆了盖猪圈也完全有可能;其次它的地理位置比较蹩脚,看图比较清楚,回廊被封锁在建筑群中央,修道院长的私邸把路全挡上了,傍边那条过道是后来打通的,在房子下面打的弯折隧道,这么低矮的通道赶牛还可以,但大兴土木就不方便了;另外壁画的保存也很幸运,农户没有把墙都刷上大白粉。必须给这个农户点个赞,据说回廊有些石柱破损了,农户还弄了块石头简单支撑了一下,所以不至于坍塌。
 
(修道院和村子建筑平面图,来自网络)
 
再来看看饭堂里现代染色玻璃窗,我们就是奔着它而来的,我好喜欢这几扇花窗,匀称的几何形状,纯净的和谐色彩,配上窗外灿烂的阳光、嫩绿的叶子、错落的屋顶,有种说不出的宁静的美。这些抽象画似的花窗给古老的修道院注入新的生命。
 
(几扇花窗,每扇都不同)
 
老公说他印象中修道院应该更加震撼些,这很正常,人们对印象深刻的东西会在心目中不自觉地提升,不是旧物不震撼了,而是自己见过更震撼的新物了。

2017年8月24日于法国乡下。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继续跟着追梦涨姿势!

 
追梦的头像
 #

呵呵,谢谢!

 
予微的头像
 #

我信耶稣,但这个让我忍不住笑:曾有个耶稣木雕,头部在卢浮宫,身子在纽约博物馆

所以,不能拜人手做的偶像!

 
追梦的头像
 #

是这个理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