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 (51) --后记

      余韵亚有神经病 (51) --后记   

     

     1991,赵德勇高中毕业,勇夺全校毕业生之冠军第一名,特地利用那年的暑假,到台湾台北师范大学去学了八周的中文。

   「到台北八周,使我的中文大为进步,可以跟精神病院里那些不会英文的患者作简单的交流了! 」由台湾回来以后,勇勇告诉妈妈。 「我们住在长岛,中国人本来就不多,怎么会有不会英文的精神病患者呢? 」妈妈醒亚很吃惊地问。 「当然有,妳每次到精神病院,除了忙着跟韵亚阿姨吃东西之外,就是抱怨交通不顺畅,其实就有不会英文的中国患者远远地看着妳们,妳们没有注意而已! 」勇勇回答妈妈。 「有这回事! 」醒亚惊叹道,她真的没有注意到。

     1992,栋柱告诉醒亚说杨思源已经与在广州的前妻离婚,一岁女儿归前妻抚养,一个月后,方小玫与杨思源在美国正式结婚。

    在杨思源及方小玫的婚礼中,醒亚穿了一件枣红色上有很多小小白色囍字的长旗袍,赵栋柱穿了一套枣红色的西服,那天他真是神釆飞扬,谈笑风生,一直与杨思源及方小玫喝酒谈笑,醒亚忍不住酸溜溜地对栋柱说 :「嘿,看你对他们俩人,比对自已的老婆儿子还好还亲热呢! 」栋柱立刻不假思索地回答说:「那是当然,我老婆的心思,一天到晚不是工作,±作室里,就算半夜三更,电话呼叫,立刻起床, 舍了命也在所不惜,再不就是姐姐,下了班就去看她,儿子呢,也是她的乖宝宝,无论做什么都是有对无错。 只有看见我,不是板着一张脸,就是生气哈斥,覚得我这人全无是处,儿子有他自己的天地,美国年轻的朋友同学一大堆,只有杨思源及方小玫才把我当亲人!

    栋柱的回答,对醒亚来说,就像是当头捧喝,打得她眼花缭乱,又像一大桶醍糊灌顶一般向她没头没脑地向她灌将过来, 使她半天作声不得,原来栋柱覚得他自己在家中是处在这样的一个地位!

     他的心中竟然是这么想的! 醒亚发誓,在这下半辈子中,要对栋柱竭尽全力的照顾和关爱!

     1995,赵德勇在哥伦比亚大学生物系以全校毕业生中前百分之二的优异成积,得到哈佛大学医学院以及加州大学医学院的入学许可,他决定到北京正式去教英文谋生,学习一年中文,之后才进入加州州立大学医学院, 专攻精神病科,四年之后,得到该校医学博士,到台湾高雄医学校实习六周之后,荣获留在加州旧金山母校校任教的机会。

     1999,醒亚与栋柱搬到佛罗里达退休,佛州因为税收少,各种公营事业经费不足,以致醒亚屡次想把韵亚搬到佛州州立精神病院,未果。

     2005,韵亚在纽约上州珍珠河镇精神病院中因心肌梗塞而死亡,医院提供了棺木、墓园及墓地,小妹余智亚重金为大姐购得平铺在地上的上等石材墓碑一块。

     除了医师护士以外,似乎医院里所有有关的行政工作人员都参加了为韵亚举办的葬礼,每位工作人员都作了一些例行的演讲,病人的家属只有四人,醒亚、栋柱、智亚以及她的丈夫。 而四人中没有一人愿意站出来讲话。 栋柱从头到尾,一声不响,脸色煞白,到了后来甚至站立不稳,醒亚一面努力地搀抉着他,一面不由自主地忆起栋柱用铁锤疯狂地敲着韵亚房门的事情,可怜无辜的栋柱,他这一辈子 ,因为娶了醒亚,也承受了不少的痛苦和打击罢。     

     醒亚替大姐购买布置的公寓,韵亚一天也没有住过,醒亚却因付了很多头款,舍不得就此放弃,又因管理该公寓的条例,不许出租,醒亚每月只得忍痛每月白白付出四百元左右的分期付款, 三百多元的维持费。 直到数年后,管理公司才准许以每月七百元月租出租。 醒亚终于在经济上略略喘了一口气。

        2006,醒亚央求栋柱开车北上,带了花束到大姐的墓前祭扫。

     那天天气极为阴湿,一阵阵冷风吹过,墓园四周一片愁云惨雾,醒亚想到大姐可怜的一生,心如刀割,一直不停地流泪哭泣,因为土地很潮湿软烂,完全找不到一个可以落脚的休息之处。 醒亚由泪眼中看见花白头发的栋柱一声不响地搀扶着她,不时用卫生纸替她拭擦眼泪,想到这位受到鱼池之怏的老人,他的一辈子又那天痛快过呢? 因而觉得更对不起栋柱,突然抱住他更加嚎啕失声大哭不止。

     从此,醒亚决定要更加努力用余生来补偿对栋柱所做的伤害。 因为她自觉已经领悟到了,人生在世,不但工作、做人处事需要努力,才能成功,而婚姻和爱情也不应例外,也需要夫妻双方同心携力才能获得幸福。

     2009,赵德勇得到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终身教职,栋柱及醒亚赶到旧金山去探望他的全家,栋柱提议要在中餐馆大宴亲友。

    「爸爸,我既然想以教书为终生职业,当然要努力争取终身教职,是理所当然,应该的嘛! 」勇勇笑嘻嘻地说。 「勇勇,爸爸妈妈一直想为你请一下客,谢谢你对你自己的成长所做出的努力! 」醒亚在旁边大声地告诉勇勇,因为她想起以前为了跟栋柱赌气,不许小勇勇先吃晚饭的事情,觉得这一辈子,对儿子有更大的亏欠。

    在宴会上,醒亚一连夹了好几块红烧肉,放在勇勇的碗中,其实她更想用筷子夹着红烧肉送进儿子口中,只因当着众人的面,她不好意思这样做。

     2012夏天,勇勇邀请醒亚与栋柱到南面海边的蒙特利大旅社去住三天,参加他为全湾区的精神科医师举办的研讨发表会。

     「这是我的爸爸,妈妈! 」在旅社的大厅里,穿著正式礼服的赵德勇在欢迎宾客的时候,把着了正装的父母介绍给大家。

     上午,他在研讨会上介绍了他们医院的电疗设备以及各种减少患者痛苦的措施。

「所以,欢迎你们把你们的病患送到我们的医院来电疗,因为我们有足够的财力购买比较先进安全的设备,也有足够的人材研究出比较完善的疗程。 」在下午的宴席上,他向各位参与会议的开业精神科医师宣布。

      当天晚上临睡前,赵德勇特地走到父母的房间坐了几分钟,他与父亲握手道晚安,然后又过来拥吻母亲。

    「勇勇,谢谢你为自己成长所做出的努力。 」醒亚对这个高出自已很多的儿子,又再说了一次心中存积了很久的话。

     2013年赵德勇正式升为系主管。

     2014,栋柱因内出血而在佛州的七河医院过世。 「妈,妳搬到加州来罢,我们可以好好的照顾妳! 」勇勇与他全家前来奔葬时,两小夫妻一同正式邀请醒亚。

     2016,醒亚搬到加州。 「亲戚和死鱼一样,在同一房屋内居住过久,就会有腐烂的气息!鉴于以往的经验,醒亚坚信这一点,所以在可以独立的时候,并没有住在儿子家中,而是住在儿孙家附近,交通方便的地方。

     2017,上海同济大学聘请赵德勇去作为期二周的讲学,发表自己研讨及实验成果:「如何在治疗精神病患者时减轻病患的痛苦」。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评论

余國英的头像
 #
 
Song的头像
 #

这样就截稿了吗

 
余國英的头像
 #

怕讀者厌煩了!

 
Song的头像
 #

为什么会这样想?谢谢你上传这么好的小说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有些时候,幸福远不是想象的那样简单,走过许多路,才发现什么是真正的亲人,有时,也和血缘无关。

 
余國英的头像
 #

是啊!

 
予微的头像
 #

读前面的很多细节,就觉得这是真实故事1

谢谢国英姐,好笔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