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盖尔斯塔尔

 

盖尔斯塔尔(Geiersthal)是位于德国南部巴伐利亚山区的一座小村庄,几年前刚来德国不久、第一次来到巴伐利亚州的我,对于此行期待已久,等不及亲眼去看看那些名闻遐迩的城市、城堡,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这个微不足道的小地方,却给我留下了很深刻印象。

6月初,这里虽仍然是春季,夏季要到6月下旬才开始,然而二十八度的炎热气温一点也不比夏季逊色。车一路南下,为了更好地观赏沿途景色和风土人情,我们出了高速路专走联邦公路,公路在巴伐利亚丘陵地带沿地势蜿蜒起伏向远方延伸,盘坡绕村、穿过田野小镇,一路上我前后左右四处张望,两只眼睛似乎不够用,各色美景和地方风情画面一幅幅向我扑来,又离我而去,让我应接不暇。 


                                                   远处山峰上的古城堡 



不远处一座小山峰上耸立着一座损毁的古城堡,据说城堡是由当地一个姓氏为Nubburg的家族于1340年建的,这个家族在当地很富有而且有势力,后来被当地的公爵联合其他家族打败,城堡也在战争中损毁,仅存的石砌底座和外墙以及高高的塔楼成了一座中空的石头建筑。城堡所在山峰是这个地区的制高点,而且位于中心位置,登上十五米高的塔楼远眺四周,周围的景象尽收眼底,有一览众山小之感。方圆一百多公里的山区,中部较平缓的地带里聚集了村落和小镇,白墙红瓦的村舍,古朴的小镇和高耸的教堂。明媚的阳光下,朵朵翻卷得形状各异的白云,悬浮在碧蓝的天空,丘陵绵延起伏,由近而远,绿茵茵的田野里,黄牛和奶牛们懒散地吃着草,或卧倒在地上打盹。马儿三三两两地在草场上或吃草或散步,有的则站着合眼小息。鸟儿们在枝头互相追逐着、欢唱着。周围更远处是郁郁葱葱的巴伐利亚群山,层层叠叠,高低错落。这一派旖旎的田园风光,好似一首清馨优美的田园诗歌。

傍晚,我们来到一座小村庄前,只见一座漂亮的木质楼阁,旁边是小桥流水、绿草茵茵,小溪边三三两两有人在走动,这在一向静谧的德国农村是少见的,这样热闹的地方我们决定去看看。停好车,走出来看到路边立着一块牌子,写着“盖尔斯塔尔(Geiersthal)”,才知道这地方的名字。再细看眼前这座建筑,是一座典型的巴伐利亚式古典建筑,巨大的屋檐覆盖了整座房子,三层阁楼的每一层沿房间外围都有木质走廊,深棕色的木板与乳白色的外墙相得益彰,整栋房子显得古朴而优美。正面大门上方刻着“1682年”字样,方知这座装饰一新的建筑已有三百多年了,完全看不出它的实际年龄,这是一座饭店,还经营着水疗按摩、桑拿、蒸气浴、理疗等疗养项目。


                                                  古朴优美的巴伐利亚典型建筑 



在村里走了一圈,只见街道整洁、树木茂盛,家家户户房屋漂亮规整,花园繁花似锦。可是村里却出奇地安静,无人走动,房子里也大都没有点灯,咦,人们都去了哪里?

走出村子来到饭店的另一侧,这里开设了室外酒吧,在饭店外开阔的草地上,几个巨型遮阳伞下一张张桌椅上坐满了客人,想必村里的人们都在这里吧,喝酒聊天抽烟吃饭,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轻松、闲适和满足,享受着这初夏黄昏的宁静与惬意。系着白色围裙的侍者们,手捧着托盘在桌子间穿搜往来,忙个不停,把一杯杯美酒、一盘盘美食送到客人面前,每张餐桌上的蜡烛星星点点闪烁跳动,好像夜幕下的萤火虫。

几十米开外一条小溪在缓缓流淌,溪水边几对鸳鸯正在戏水。小溪旁一位穿黄色T恤衫的少年在草地里来来回回地找寻着什么,他的脸被焦急扭曲了,快要哭出来了,上前询问,他两手张开一下,摸摸脑门,一下又捂住脸,一下又无奈地抛开去,脸上抽搐着,他的表情丰富又复杂,配上多变的肢体语言,使他有点少年老成的样子他说他丢了脚踏滑轮车,那是他爸爸刚刚给他新买的,这可怎么好啊看他着急的样子,我们赶忙帮他四处寻找,其实那滑轮车就静静地躺在他身后不远处一棵小树旁的草丛里,当我们告诉他以后,他马上跳到小树后,扶起脚踏车,脸上顿时释然地绽开了笑容,同时很后怕似的解释着道谢着,一边滑着车离开了。


                                            巴伐利亚的丘陵地貌


                                             平缓地带的村镇

 

 

我们信步走向一处高坡,放眼望去,满目绿色葱葱,大片大片的绿草地,野花绚烂地点缀其间,一直延伸到远处,尽头是夕阳西下,天边被染成橘色一片,这一切如诗如画的景象,是那么幽静、祥和美好得似天堂一般。我们来到一座大教堂,簇新簇新的像是新近修缮过,令人惊讶的是这样一座小村庄竟然拥有如此一座宏伟的大教堂。教堂旁边一个用花岗岩砌成的半圆形纪念坛,引起了我的注意,走近细看才看清原来是战争纪念坛,只见石坛中央的石碑上刻着一个带着钢盔的军人头像,石碑上刻了很多字,在“1914年—1918年”一栏下,刻着64个人名,是这个村庄在一战中战死的军人名字,在“1939年—1945年”一栏下,刻着好几排名字,数了一下一共有149人令我惊愕这么一个小村庄竟然有149名军人在二战中战死沙场。在中央石碑前的地面上斜放着一只白色鲜花与绿色植物编成的花圈,今天并不是周末也不是什么特殊日子,想来定是有人常常来此敬献鲜花,我猜想献花人可能是这些战死军人的家人,他们显然没有忘记并时时怀念着亲人。纪念坛虽不大,只有一米五高的石碑色调昏暗,显得低调,然而一踏进这里,那种肃穆和悲壮的情绪就笼罩在你的心头,让人久久不能释怀。这里的氛围显然与周围那种惬意、恬适、安逸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显得格格不入。

七十多年前的往事,对今天的人们来说恍若隔世,仿佛遥不可及,如今的人们沉浸在幸福美满祥和的生活中,只有这战争纪念坛时时提醒人们曾经的血雨腥风和峥嵘岁月。

 

(发表于德国【华商报】2017年3月1日第428期8版)



分类: 
连接到论坛: 
活动日期: 
星期四, 八月 17, 2017 - 23:00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