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ETOON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小时 20 分钟 之前
注册: 01/21/2017 - 09:38
积分: 154

你在这里

卢叔

卢   叔

      卢叔退休3年了,血压有点高。从早到晚无非就是买菜做饭,做做操,看看病,理理財,玩玩手机。但手机从不理財,《老人报》每天都有很多老人被手机团伙诈骗的案例,看得卢叔心惊胆跳。卢叔记性也减退了,出门忘关空调,电饭锅,或没带门钥匙这样的事,没少被卢婶唠叨,出门带的伞,基本上天一放晴就不知道撂哪爪哇国去了。有一次在医院收费处交完费,碰到老朋友净顾侃大山,钱包就给忘了,撂在了收费窗口前,幸亏那天是和卢婶一起去,卢婶赶忙抢过钱包收好。给卢叔留面子,卢婶不好当面骂他,但钱包里有身份证,社保卡和3百块现金,若丢了不要命才怪呢。卢叔回家后就差没跪搓衣板了。退休后人走茶凉,卢叔一个星期也没两个电话,干脆就不带手机出门了,免得手机弄丢了麻烦。

      卢叔俩口子是空巢老人,全靠退休金度日,每月光药费就花掉不少,手头还真有点紧巴,都是省吃俭用的抠鬼。有一次看到几个老奶奶兴高采烈地从金贵酒楼出来,各人都提着一篮子鸡蛋,嘻嘻哈哈地说笑着,卢婶耳朵招风精灵着呢,知道原来她们都是参加了一个什么保健品推销会,洗脑2小时后换来的鸡蛋。卢婶看着眼馋,心里想,我们退休老人,闲着也是闲着,这不花钱只花时间的买卖不也挺好吗,后来卢婶也试着收集广告,看到派发鸡蛋的就留下来,这天早上拉着老伴就跑到金贵酒楼会议厅参加洗脑。上电梯碰到一对中年夫妇,妻子问丈夫: “奇了怪了,怎么今天这么多老人家来这里?”“一看就是来洗脑的,那些骗子真没人性,一篮子鸡蛋就骗走好多老人家的养命钱。”丈夫见怪不怪,面无表情地回答。卢叔每天读《老人报》,心里门儿清,笃定不会上当买天价保健品。但卢婶认定合算的事,他也不得不依,琢磨着听听骗子怎么洗脑也好,长点见识。

      “各位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大家早上好!感谢各位叔叔阿姨,爷爷奶奶来参加我们幸福公司康寿丸新产品优惠活动日。我们今天的口号是’健康!长寿!幸福!’一个穿着超短裙,亭亭玉立的姑娘站在讲台上搞气氛,现在大家一起跟着我说: “健康!长寿!幸福!”,“健康,长寿,幸福。”“声音不够大,再来一次!”“健康!长寿!幸福!!”在旁边几个小鲜肉摊开双手拼命上扬的忽悠下,老人们终于提高了嗓门。“非常好!今天由于陈院士从北京来的航班误点了,所以大家要稍微等一下,不过不要紧,我带大家做个健身操,先活动活动筋骨。喇叭放《小苹果》,屏幕上一个穿红裙子的老奶奶在领跳,卢叔卢婶只好跟着超短裙,也站起来胡乱唱着《小苹果》,挥起胳膊抖起腿来。还别说,超短裙一声一声爷爷奶奶的叫着,感觉挺贴心的。 这时候,有个迟到的老爷子,杵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进来,超短裙马上迎过去,挽着老爷子胳膊走到前面坐下。卢叔看出来了,若是进来个老奶奶,肯定是个小鲜肉过去搀扶,奸商利用人性弱点套近乎是惯用伎俩,我才不上当呢。

      |3  3  3   1 – :||
       噹 噹 噹 噹      

      在超短裙小鲜肉们的带动下,老人们跟着热烈鼓掌,伴着《大海航行靠舵手》嘹亮的乐声,主角陈院士终于进场了,卢叔迷迷糊糊地仿佛又回到了文革红卫兵热血沸腾的日子。定神一看,哎呀我的妈耶,这不是昨天在公园碰到的那个坦胸露背的老妖精吗?

      卢婶平时穿着朴素,一副良家媳妇的样子,其实呀,嘴巴不怂还口齿超损,平日碰到奇装异服的女子,一律冠之妖精美称,什么小妖精,老妖精,胖妖精,瘦妖精,高妖精,矮妖精的,有一次卢叔吵架,说溜了嘴骂她“小妖精”。卢婶不客气了: “我让你小妖精,今晚不准上老娘的床!”卢叔知道她这是刀子嘴豆腐心,“滴答”关灯后,又死皮赖脸地钻进了小妖精的被窝里。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老妖精今天换了套正装,戴副金丝眼镜,一看就是个学者模样。陈院士首先简单介绍自己是北京协和医院的院士和获得的科技成果。然后打开幻灯机,手拿红外教鞭指点江山,随着制作精良的PPT图表翻页,从幸福公司的业绩说起,详细地介绍了康寿丸的制作,药物成分,药理作用,使用方法和副作用等等等等,客观科学,天衣无缝。老人们如同做梦似的享受了一次高规格的学术报告会,一个个吃错药似的点头如捣蒜。卢叔以前也是大夫,但老妖精是院士呀,气势上就矮人一截,卢叔挑不出一丁点毛病来,也就跟着点头如捣蒜了。

      话锋一转,陈院士指着最后一张某加拿大常青藤大学访问学者的便装照,穿着大红大紫的花裙子,又变回老妖精模样,花裙子说:“今天我和大家交个朋友好不好呀?”“好!”“要不要呀?”“要!!!”卢叔卢婶被震耳欲聋的叫喊吓坏了,惊奇地发现喊声最大那个不是肥姨吗?早就在朋友圈中听说,肥姨就是混托儿这行当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果然今儿撞个正着。“这样,大家这么热情,恭敬不如从命,我今儿说得嗓子冒烟,大家拿100块钱请我喝茶,明儿我请大家吃饭好不好?”花裙子张大嘴巴,手指着喉咙,做出痛苦的表情。“好!!!”肥姨带头,二十好几个老人同时拿出100块钱来,那几个被搀扶过的老人坐在贵宾席,正对着花裙子,不由自主地都奉上100块钱。花裙子又开腔了:“朋友们听好了,明天公司决定用最优惠的亏本价,即市场价百分之十的跳楼价–每盒康寿丸只卖888块钱,机会难得,只有明天一天,8点开始,售完即止。我们公司答应今天送给大家每人一份大礼物,一篮子土鸡蛋和两个极具收藏价值的青花瓷碗。很抱歉,江西景德镇的快递延误。只好明天早上才发。等一下大家到走廊排队领鸡蛋。”这时候,屏幕上出现了太阳放光芒的动画,扩音机又响起了《大海航行靠舵手》的音乐,花裙子:“我们的口号是……”超短裙小鲜肉夹们带着老人的声音“健康!长寿!幸福!!”屏幕不失时机推出“健康!长寿!幸福!”几个大字。

      卢叔卢婶排队时才发现,广告单要求带手机领鸡蛋,原来是要在你朋友圈发个广告,这也不花钱,发就发吧,卢叔卢婶也没细想,让小鲜肉发过广告,提着两篮子鸡蛋,欢天喜地的回家了。卢婶逢人问哪儿买的鸡蛋,就回答“白检的”。卢叔心里想,坐得我腰酸背痛的,麝香止痛膏不要钱才怪呢。

      卢叔俩口子过关斩将,吃小亏占大便宜,这星期不要买鸡蛋的啰。吃过午饭,睡过午觉,喝过下午茶,心情蛮愉快的。俗话说得好,好花不长开,好景不长在。晚饭时分,卢叔卢婶的手机陆续响个不停。卢叔大学同学光头炳首先发难,“卢大夫,您的手机被黑了,有人拿你的手机领鸡蛋耶。”光头炳什么时候学得这么文雅,骂人都不带脏字的。然后是在美国的女校花,“卢大脚,您怎么落难到领鸡蛋啦?要不要我发动募捐呀?”呸,要真关心你就手机发红包过来了好吧。最严肃的是班长,“卢大夫,你这样很不好,一个人领鸡蛋,大家伙受骚扰,损人利己的呀!”。卢叔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马上钻进去,奇耻大辱呀!有诗为证:  卢叔步步为营,奸商处处陷阱,卢叔躲过初一,哪能躲过十五。吓得卢叔不但明天不敢去领青花瓷碗,从此以后也断了去洗脑的念想了。

      卢婶人缘好,心又宽,朋友调侃两句,回个呵呵就没事了。晚上跳完广场舞回家,嬉皮笑脸的说,我碰到超短裙和几个小鲜肉在广场练《小苹果》了,这帮二百五,好端端的不找份好工作,怎么跑去学骗人,真是败家精呀。卢叔心里说,不要说小青年,假院士了。正儿八经的名教授郎咸平不也去给泛亚集团站台了吗?看来老话说得好,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是万万不能的哟。卢叔爱面子,正琢磨着明天装什么病骗小妖精,免去青花瓷碗搬运工的差事。

  卢叔想着想着,血压升上去了,这下好了,不用装了,真的发猪头疯 – 头疼死了。卢叔不敢打扰没心没肺,倒头便呼呼大睡的小妖精,自己吃了一片复方降压素,也躺下了。不知不觉梦见了超短裙,从讲台向他飘过来,福音从天而降,健康!长寿!幸福!其实这会卢婶也在做梦,也梦见超短裙从天而降,向卢叔飘过去……,卢婶怒从胆边生,一脚就把卢叔真的踹到了床底下去了。可怜卢叔就酱紫睡到了天亮。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ETOON的头像
 #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自当迅速删除。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