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49)

余韵亚有神经病(49)

 

    大概为了表示公正和透明吧,在宣判如何处置韵亚的时候,法院也通知了韵亚的家属,欢迎他们到临时庭上来旁听。

 

    开临时庭的那天是星期六,醒亚去参加了,坐在旁听位上。 地方检察官起诉韵妮保曼咬伤了别人的舌头,应该得到应该的处罚,有一位免费的律师替韵亚辩护,说是韵亚虽然神志不清了,但一定是那位不知姓名及下落的男子做了什么不法行为,因为那个房间是嫌疑人的妹妹替嫌疑人定的,所以,此次意外,并不是嫌疑人到那个不知名的男子的房间去,而是在嫌疑人的房间发生的,嫌疑人一定是为了自卫而出此下策的。 何况,那位不知名的男士虽然被送进了医院, 但是后来又由医院中逃跑了呢!当然是自己心虚之故! 开始的时候,醒亚听他们谈到嫌疑人的时候,还不知指的是谁,过了好一阵子,才知道姐姐韵亚就是本案的嫌疑人。

 

     可惜,天不从人愿,法院还是判决韵亚必须住在精神病院,受精神病的治疗,判决她住的医院是在纽约上州珍珠河镇的州立医院。 醒亚一听,觉得纽约上州很远,当时就在庭上提出要靠近自己家的旁边的医院,这样可以常常去看姐姐。

 

   「为什么嫌远呢? 」法官问。 「基于人道的立场,大家都应该有同情心,近一点我可以常常去看姐姐! 」醒亚大声申诉。 法官听了醒亚的申诉,一面点头一面口头说道:「现在,距妳家较近的州立分院已经没有空下来的床位了,这样好了,只要你们那边的州立分院一有床位,就可以上诉把韵妮保曼转到那边去! 」

 

    如此,韵亚就被送进她最不喜欢进的精神病院,一天还没有住住醒亚给她费心购买、花了很多金钱及精力布置的公寓。

    

    果然,上州珍珠河的州立精神病院,路程特别远。 第一个周末,为了避免途中交通阻塞,醒亚头一天买了姐姐爱吃的阿拉斯加的大螃蟹脚,烧了一大盒放在冰箱中,一大早六点钟起床,一面喝咖啡,一面把螃蟹放入微波炉中烧热,去掉冰箱的冷气,又在冰箱中找到了两块卤豆腐干,带了一包韵亚平常喜欢的衣服; 在精神病院住久的病人似乎从来不懂什么叫做私有财产,醒亚虽然知道不久,她带去给姐姐的任何东西就会不知下落了,但总不能不把姐姐的东西带去给她呀!

 

    醒亚喝完咖啡,吃完早餐,由家中出发,南下先走廿分钟左右的格林可夫路才能到长岛高速公路,然后沿着长岛高速公路向西,一直到新泽西的州立公园大道向北开,再转回纽约州的95 号州立高速公路,中间要经过好几道付费关口。 到了珍珠河镇,由公路上第一个转弯就到了州立病院。

 

    病院很早就可以见客了,醒亚到了医院的主要办公机构,也就是22楼,向他们查明了,知道新转过来的珍妮保曼住在32楼。

 

    可是那镇上仅有的一家中国餐馆要十一点才开门,醒亚坐在车中休息了一下,等那餐馆开门之后,要了一份餐馆现做的热的外卖饭菜,带到医院去。

 

     韵亚己经神志比较清醒了,穿著医院分发的善心人捐助的衣服,也十分合身,所以大致看起来还不错。 不知韵亚记不记得进医院以前的事情,只知她见到妹妹十分高兴,醒亚请求医院的工作人员替她们把会客室的门打开,会客室门打开了,醒亚让韵亚先进去,韵亚很害怕的样子,犹豫地问道:「我们可以进去吗? 她们准我进去吗?」 她一面问,一面用眼睛看着工作人员,「当然可以,这是会客室嘛! 」醒亚很肯定地说。 韵亚看见醒亚这么肯定,再见工作人员也没有完全要阻止的样子,才安心地走了进去。

 

    醒亚先替姐姐找到一个椅子,让韵亚坐下来,然后把手中提的大包小的食物取出来放在桌子上,自己也再找了一张椅子坐在姐姐对面。

 

   「哪!卤豆腐干,是妳喜欢吃的,只有植物蛋白质! 」醒亚用筷子把这两块卤豆腐干交给姐姐,韵亚一见非常高兴,正要把咖啡色的豆腐干送进口中。

 

   「喂! 那是什么,是不是巧克力糖,韵妮保曼有糖尿病,不许吃这么大一块巧克力糖! 」工作人员飞跑过来制止。 「不是哦,不是巧克力糖,是卤豆腐干,是植物蛋白,是用酱油汁浸泡制成的,跟糖尿病没有关系! 」醒亚辩道。 那位工作人员不由分说,早就哐当一下子把两块卤豆腐干抢去,丢到垃圾箱中。

 

    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醒亚与韵亚俩姐妹人无可奈何,只得开始吃螃蟹脚以及由餐馆现买来的热饭和热菜。

 

    到了12:00点,丢掉卤豆腐干的那位工作人员过来把韵亚带走,要她与其他病人一同享受午餐,好在他们姐妹的午餐也吃的差不多了,醒亚等韵亚离开会客室,就整理一下自己的东西,开车回家。

 

    回程又开了三小时,到了家里,天色己晚,勇勇也在家,母子俩人一同吃晚饭的时候,醒亚就把今天到上州精神病院去看大阿姨韵亚的事情告诉了勇勇。

 

   「我开车经过医院卅二楼的时候,正好看见一群病人坐在院子里野餐的桌上,吃着自己的那一份牛肉汉堡包,还有一些酸黄瓜,而工作人员坐在一边的另一个桌上,大家一面吃西瓜一面谈天。 」醒亚告诉儿子。

 

   「其实,现在夏天,大家都情愿吃西瓜,不怎么想吃牛肉汉堡包呢! 」勇勇笑着说道。

 

   「妈妈,你下个周末还要去看大阿姨吗? 」过了一阵子,勇勇问妈妈。 「只要有办法当然想去,可是这来回五、六小时实在太久了,而见到大阿姨只有半小时左右,真太不合算了。 」醒亚回答说。 「妈,中国成语: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所以,开五、六小时车,只见到阿姨半小时还算合理的!」 勇勇下了结论。

 

   「妈,下次,妳要不要我跟妳去啊? 」勇勇问。 「太远了,你去做什么? 」醒亚问儿子。 「我去帮你开车,到了那里,我可以跟阿姨下跳棋,也可以下象棋。 其实,跳棋、象棋都是大姨教我的呢! 」儿子笑道。

 

   「象棋? 你怎么会象棋? 」没有想到自己一天到晚忙碌,连儿子会什么都不太清楚。 「是啊,大阿姨为了要教会我下象棋,还特地教了我很多中国字呢! 」醒亚觉得很惭愧,因为她除了会跟姐姐韵亚分吃便当之外,似乎什么都不会。

 

   「妈,在我房间书架上的关于精神病的书里面,我看见很多妳用笔划的痕迹,以及用手写批注的笔迹,我们到医院探访大阿姨时候,还可以验证一下病人的情况是否跟书中写的一样,也可以算作咱们母子二人的学术研究呢!

 

   「勇勇,你将来真的想当精神病的医生吗? 」做母亲的问儿子。 「当然喽! 患了精神病的人多可怜,希望我有办法帮助他们,那就是我的志愿! 」勇勇毫不迟疑地回答。

「勇勇,你知道吗?很多精神病患者都不喜欢他们的医师的,你敢做这种医师吗?」 做妈妈的醒亚警告儿子。

 

   「就是要做了,才能研究和找出他们不喜欢的原因啊!这种工作才有挑战性啊!」 勇勇很认真地回答。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勇勇太可爱了。

 
jadeliu2017的头像
 #

勇勇真tongs 懂事,爸爸不回家,不让他吃饭,很没daosllli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中国的许多心理学家都是因为自身或者家人有精神病史,于是做了心理学家。极具挑战性的工作。

 
余國英的头像
 #

非常非常感謝各位的評論!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