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海云的新书从家乡出发

20170528 两本新书面世.pdf   20170530 今天的父母.pdf

 

两本新书面世

 

先锋书店的微信公众号上是这么说的:旅美作家海云,带着她的乡愁,带回了她与故乡难以剥离的新作《金陵公子》,还有一个描述所有的出发都是为了回家的《自在飞花轻似梦》,一个是荡气回肠的长篇小说,一个用十二个故事告诉你十二种海外人生。

 这次回国,最主要的一件事之一就是我的两本新作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了,我三年前完成的二十万字的长篇小说《金陵公子》,在经历了两家出版建议我删除小说中有关文革的描写,我坚持无法删除之后,终于,四川人民出版社看到了其历史描写的背后人性的光辉,拍板接受出版,这当中经历了一审二审三审乃至四审的折磨,几次以为小说又将面临被枪毙的命运,好在有惊无险,如今终于面世了。这是我用中文写作十年写的第四部长篇小说。我自己觉得这部小说帮助我完成了对中国文化的彻底回归。

 《自在飞花轻似梦》收集了我十年写作的十二个短中篇小说,责任编辑用的那句话,我也很喜欢所有的出发都是为了回家,对于我这样一个写者,所有的写作都是为了写出深刻的人性,文学就是我的精神之家园,我心灵的温柔乡。

 这两本书也算是我十年中文写作的一份总结,一份成绩单,一个见证,一个逗号,一级阶梯。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任重而道远!

 

今天的父母

 

 我常讲父母要与孩子共同成长,可这样的理论对我的父母却是难以实践的。父亲总担心我不能照顾自己,母亲总担心我挨饿受冷,即使我告诉他们我在外面照顾管理几十号人的吃喝玩乐,即使我觉得自己在外面大部分人都很尊重我的意见,可在他们面前,我始终被训得像个小孩子。

 在南京先锋书店为我举办的新书发布会前,我问父亲要不要去看看?他摇头摆手:我去干什么?

会后,我被告知发布会的新闻被登在南京晨报上,我不知道该去哪里买份晨报留作纪念,就电告父亲,他老人家说已十几年不看报了,这下特地下楼找报亭买报纸去了。

 深夜回家,看见饭桌上有份南京晨报,老父亲走出房间告诉我,他翻了两遍,没看见这张报纸与我有什么关系?我翻了一下,指着那段新闻给他看,他了一声,似乎这有什么,转身进房间睡觉去了。

 在国内一个会议接一个,一个城市接一个城市的奔波,母亲要求我每到一个城市必须给她电话告知我在做什么,我一忙起来当然就没时间满足她的要求。深夜,她电话追踪到,我说累坏了,她不能理解,解释还费功夫,而那会儿我的嗓子几乎都发不出声音了。

 唉!父母老了,他们已老到不能与我共享我的快乐和荣誉了,这份快乐因此也减少了很多。而荣誉和我的成就,与他们都没有太大的关系了,对他们来说,一切都没有太大的意义,唯有我与他们在一起的短暂时光才是有意义和快乐的。

 

年轻的读者

 

在南京先锋书店举办的我的两本书的新书发布会上,提问的绝大多数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这点开始令我有点吃惊,不过,后来想想如今那么时尚的书店,去的也是大多数是大学生们,也就不以为奇了。

年轻的读者们问的问题也有很深刻的,有问我写这本书的创作目的的,有问海外华文作家的生存状况的,还有问我写作经历的,甚至有人问我有没有遇到写作的瓶颈以及将来文学创作的计划等等。

最有意思的是一位十岁的小读者,在妈妈的带领下也拿了我的一本书,过去要我签名,我以为是妈妈要买的,可妈妈却告诉我是孩子自己要读的,我说这么小的孩子读得懂吗?他却告诉我他读小学了,能读得懂的。

 签书会最小的读者是一位三岁的小男孩,当然,他是我的两位读者夫妻的孩子,他们特地从安徽赶到南京,就是为了参加我的新书发布会,夫妻倆一人买了我的一套书,我说夫妻两买一套换着读不就行了,何苦买两套,他们却说各人读各人的,互不干扰。

 看着三岁稚儿可爱的模样,我要求:亲阿姨一下吧!他没有拒绝,而且在我的嘴巴凑过去的时候,毫不犹豫地用他的小嘴巴一下就亲在我的嘴唇上,我受宠若惊!

 希望很多年后,当我已化成尘土,可这些长大了的后辈中依然有人愿意读我的文学作品,依然能从我的文字里读出一点乐趣或是一点启发。

下一篇:


2017年徐州新移民文学会 一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最后一张照片抓拍的太好了。此次回国收获多多,祝贺海云。

 
虔谦的头像
 #

真好,祝贺海云!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祝贺!发给刘芳了,可愛一家人。

 
Amoy的头像
 #

祝贺海云!

 
杭州阿立的头像
 #

祝贺!恭喜!三岁小孩糕仁!Cool

 
杨超的头像
 #

祝贺海云新书发表!

 
Beinan的头像
 #

祝贺!祝贺!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