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20 分钟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5650

你在这里

雪莲雨荷传 5雪莲蓉梅(鹤爪梅)

雪莲雨荷传 5雪莲蓉梅(鹤爪梅)

海外文轩

2017年8月5

阿立注:

早上起来看到穿山甲云乡客)的接龙:《雪莲雨荷传 4 by 穿山甲》。

赶紧也抢着接龙。

云兄的第四集基本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那俺也自己往下发展故事。

雪莲雨荷的题目一定,自然是想把天山雪莲杭州西湖雨荷融合到故事里。

拿什么来串这条线呢?

诗坛小诗魔(曹雪葵) ,无巧不成书的,溜进脑海里来。

天山所知实在太少,除了武侠小说。《七剑下天山》自然而然的被选中了

谁是曹兄牵心的人儿呢?

当然是杏黄裙小青两个了。

曹兄在以前的龙乡里以蒲松鹤的笔名多次演绎小青,俺也略知皮毛。

2015年5月茶龙乡曹兄又用蒲松鹤的笔名写了20多集的章回体演义《青蛇小时候》。

下面这段引自2015年茶龙乡茶王的闭幕词

小诗魔曹雪葵妙笔挥洒的情爱江湖加魔幻曹氏聊斋,更是将俺们龙乡的通俗文化镶上了古典文学的灿烂明珠!”

俺后来转发童鞋小贝兄回忆大学生活系列和锦州实习时同哥曼姐逸事传奇。给小贝兄取了个蒲松贝的笔名,就是因为对蒲松鹤的印象太深刻了。

接着自己开始写些小文,笔名也用过蒲松立

如此一来,故事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2017年8月5

 

雪莲雨荷传 5 雪莲蓉梅(鹤爪梅)

鹤爪梅(杭州阿立)

原文发于万维龙乡(接龙游戏室

​2017年1月31

 

小梅急着要看画片。

鲁叔缓缓地走到密室右边。墙上有一块青石,略带些淡淡的茶叶蛋花纹。与周边的青石块纹路接的自然,不显眼。

鲁叔右手按住青石块,额上微微冒出热气。青石块慢慢松动,随着鲁叔的手往外移。

鲁叔左手接住石块,里面是个小洞。鲁叔探手进去,拿出一个长方匣子。

小梅看着鲁叔打开匣子,里面有一叠画片。还有个小匣子,和真姐的那个很像。

鲁叔指着上面的一张:“梅儿,这几张是杭。。。”

话音未落,鲁婶进来了:“她爹,重要的先说?”

鲁叔:“说的是。杭州的红梅你以后自会看到。先说师祖爷师祖奶奶。”

鲁婶:“你爹的师祖爷,是天山几剑侠的后人。”

鲁叔:“天山七剑。师祖爷是易女侠的后人。易先辈人在江湖,威名武林。晚年独爱易容养颜养生。传到师祖爷,天山雪莲的独家烹调,远近闻名。”

小梅:“师祖奶奶呢?”

鲁婶:“师祖奶奶的祖辈是四川蓉城,本姓陈。陈家的麻婆豆腐梅蓉凤爪,倒也当得起远近闻名。”

小梅:“天山离四川很远?师祖爷和师祖奶奶咋会遇上?”

鲁叔:“师祖爷是师父的小弟子。师父年迈,觉得天山雪莲的烹调,虽已近化境,终究偏寒。令师祖爷下天山,游历四方,采各家之长,自成一家。”

小梅:“师祖奶奶的家传想是偏热了?”

鲁叔鲁婶差点儿笑出声来, 齐赞:“好梅儿!”

鲁婶:“梅儿聪慧,天意啊。梅儿,记住了这几幅腊梅的花瓣图形。”

小梅看着鲁婶快速的一张张翻画片。

小梅虽不识几个字,记性极好。鲁婶翻过去,小梅早已印在脑中了:

“噫,这几张花瓣图形像俺家花生米茶叶蛋冷盘?”

鲁婶赞许:“记住这些再说。以后慢慢都会告诉你。”

鲁叔:“师祖奶奶也是师父的小弟子。”

小梅:“想来陈家菜偏热,师父派师祖奶奶云游了?”

鲁叔:“乖梅儿!听爹说。”

 

六月初,杭州西湖游人不少。

湖中荷叶茂盛,已有些早开的荷花,白里透红。

湖中有一些小舟,载游客的。

易小葵风尘仆仆,来到了柳浪闻莺。但见柳丝拂水,桃花已谢。

骑马惯了的,走起路来,仍是大步。

从柳浪闻莺沿湖走去,到了一个小水苑。有一石碑,上书曲苑风荷

易小葵只认得风字与荷字。

荷字本也不识,下山前师父提到杭州,特地教了他几个字,其中有荷与梅。

易小葵一时半会哪里记得住。

师父命他一笔一画照着描了几个时辰。师父写的大字,也带在身上,早晚熟读几遍。

走的热了,又感饥渴。

湖边有个小酒家。酒旗上的字,也只识得个荷。

走进店里,小二招呼落座。端上一杯清茶。略有点香气。

喝一口,淡出鸟来。哪里比得上天山的茶?

对小二:“杭州土酒,有名的菜,只管上些来。”

小二应声而去。

不一会端出一壶花雕。几个冷盘。

易小葵:“这盘里的爪子是啥菜?”

小二:“龙井凤爪。”

易小葵:“热呼呼的,辣辣的菜也上些来!”

小二:“天气暑热,辣的易上火?”

易小葵:“俺上不了火。只管端来!”

小二:“好嘞!给您来锅辣辣的东坡鸭。”

鸭蹼吃上去,嫩滑入味。辣偏不觉辣。

说是不辣,额上隐隐的,似有汗珠沁出。

抬头一看,愣住了。

斜对面一个桌边,坐着位穿杏黄裙的妙龄姑娘。

姑娘偷眼看了易小葵一眼,低头抿嘴微笑。

易小葵下山前,师父略微讲了些杭州的故事。

记得有个许仙白娘子,游西湖遇雨,牵出一段孽海情缘。不知为何,易小葵偏偏记住了白娘子的侍女小青

一路行来,端的是目不斜视。唯一若有穿青衣的姑娘,忍不住要偷看几眼的。额上偏偏总有汗珠沁出。 

偷看一眼杏黄裙姑娘。嘴里的微辣好像热到身上,热气周身游动。通体舒畅。

咦,额上有小蛇游动?

 

(欢迎接龙 – 鹤爪梅)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