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余韵亚有神经病(47 )

余韵亚有神经病(47

 

 

     家具公司打电话给醒亚说这个周末要送家具到韵亚的公寓里。

 

   「我姐姐韵妮保曼正在监狱的观察室,要由法院来决定她今后的去向,还不知道结果怎么样呢! 」醒亚心里如此回答,但是,怎么跟家具公司开口说呢? 「女士,妳如果不要这些家具的话,定金就要被扣留了,下次要定还要重新付定金! 」家具店的人见醒亚没有回答就说。 醒亚想了一下,那里来那么多时间呢?还是决定这个周末如原定计划把家具送到醒亚的公寓里罢!

 

   「不要走大门,大门台阶太多,由车房到电梯没有台阶! 还是走电梯吧。 」当家具公司把家具搬来的时候,醒亚对那些搬运工人大声地用英語指挥。

 

    醒亚的声音引起了另外一个东方女人注意,在美国这么多年,他们住的地方中国人很少,只要是东方人,就会引起注意,习惯了。 「车房有电梯直接上三楼...。 」醒亚还在大声说。

 

   「呀,这不是余醒亚吗? 你也搬到这栋大楼来吗? 」那位女人对醒亚用中文惊呼道。

 

   「富美,妳好吗? 上次...。 」醒亚见到富美,也很吃惊。 「醒亚,妳也离婚了吗? 我吗? 我还不错呀,现在...。 」富美打扮得十分时髦,神情非常愉快,这是醒亚不曾料到的,她一直以为富美是只有满肚子苦水,见到人不等寒暄就开始抱怨的。

 

  「富美,真认不出妳来,妳变了一个人,越来越漂亮,也越来越精神了! 」醒亚讲的是心里的实话。

 

   「是吗? 现在美国经济不景气,很多人过得苦巴巴,只有我每月有固定的离婚瞻养赏,所以去附近的大学选了两门课,说不定美国经济好转刚好赶上我毕业,找到事以后,也可以像妳一样,做一个独立自主的职业妇女呢! 」富美虽然衣着光鲜、神情愉快,但是见了人就要抢着说话的习惯还在,现在醒亚与工人们,搬了家具进了电梯,原来她又去大学选了课,难怪手上抱著书本笔记,背上背了一个入时的时髦书包,原来做了大学生,难怪这么青春靓丽。

 

  「醒亚,妳还记不记得我的前任丈夫许牙科绍平? 他现在得了糖尿病,嘿嘿,现在他是他现在太太的问题,已经不是我的问题了。 」

 

    富美不但跟了醒亚和家具一同进了电梯,等醒亚将公寓门打开之后,富美也跟着她进了韵亚的公寓之门,一面还不停地说话:「早就知道,他不能与我同步成长,我已经成熟了,进入中年,但是他许绍平的精神及心里伤然留在不成熟的阶段,与我不能沟通,只能与廾几岁的年轻女人沟通谈恋爱,唉!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的成长速度比他快....。 」「...。 」醒亚能说什么呢?

   

    !这样正面的论调,不知道富美花了多少汪绍平赚来的美金给美国的心理专家,才换来富美如此成熟如此进步的论调?

 

   「醒亚,妳为什么搬到这一套公寓来? 是不是也离婚了? 」当着工人的面,富美用中文直接了当地问。 醒亚一面付工钱给搬运的工人,一面苦笑,在美国当着陌生人的,可以谈论个人隐私的罢?因为这几位意大利工人,根本不懂中文。

 

  「这个公寓不是我的,富美...。 」醒亚连忙说。 「门上不是妳的名字吗? 喂,醒亚,我的好朋友,我觉得离婚对我是正面的过程,使我在人生里向前跨了一大步,我绝不会笑妳,只会为妳庆幸的。 」富美打断了醒亚的解释,很了解而成熟地说。 离婚对于富美,看来果然是极有正面效果的。

 

   「富美,这个公寓是我买给我姐姐住的。 」醒亚也很坦诚地对富美说:「头款是我姐姐自己的钱。 」「你姐姐呀? 呀,你姐姐余韵亚不是疯...。 」富美吓了一跳,说起话来都打起结来。 「是啊,富美,我姐姐是有病,不过不生病的时候,要有个地方住...。 妳知道她那个病是有时失眠,睡不好就会发病,好在现在科学发达啊,只要住院、吃药、打针,就没事了。 」醒亚很镇定地说,好像是讲给自己听。

 

   「那你为什么要管她的事呢? 妳已经嫁了出去了呀,可以不管娘家的事情了。 」「富美,妳不是刚才说妳近来经济不错吗? 」醒亚打断她的䛡。 「嗯,是还可以...。 」富美吞吞吐吐地说。 「富美,妳不用怕,我目前还不至于向你借钱。 」醒亚笑着安慰她。 「那妳问了做什么? 」富美也笑了。

 

   「是这样啦,妳钱多了,目的是不是要自己过得好? 」醒亚问。 「那是自然,还用的问。 」富美回答。 「那妳钱再多了,是不是要帮助人? 」醒亚再问。 「当然了! 」富美很肯定地说。 「妳的时间多了,就要使自己生活质量提高? 」醒亚继续问。 「当然要,这点道理很明显的! 」赴美毫不迟疑地回答。 「那你忍不忍心坐视别人过坏的日子呢? 若是妳姐姐病了,你要不要照顾呢? 」醒亚问得很认真。 「我要有能力,当然...。 醒亚,你绕着圈子问我这么多话,原来是要我说出做人的大道理来,我怎么会连这个都不懂呢? 」富美突然很了解的笑了起来。 「所以呀!富美,我与我姐姐这辈子姐妹了一场,只要我有能力,当然要尽力照顾她! 」醒亚不由得叹了口气,语气虽然伤感,但心意却是坚定的。

 

    富美沉默了片刻,突然想到什么,又开讲起来:「醒亚,妳记不记得有个男的,叫王家骐? 以前在台湾的时候就开始追求妳姐姐的? 一直追到美国绮色佳,那时人人都以为他们要结婚的...。 他现在头发也花白了,肚子也突了出来,最近带了太太及孩子由加州到纽约来开会,不知听什么人告诉他说妳姐姐为了...。 不知道为了什么而发疯了,这位多情种子,还特地瞒了他的太太及孩子,由旅馆里偷偷跑去皇后区,据说还在你姐姐以前住的地方徘徊凭吊,据说还偷偷掉眼泪呢! 妳说他多情不多情? 小钱告诉他说余韵亚早就结婚了,嫁给一个外国人,他怎么都不肯相信...。 」「...。 」这位有家有眷的白马王子,原来果然住在加州,醒亚想。 是又怎么样? 不是又怎么了样呢?

 

   「喂,醒亚! 」富美接着想起另外一个话题,又兴致冲冲地打开了另外一个话题:「你不记得绮霞? 是我们来到美国以后认识的啦,不是以前在台湾的同学,她们由大陆接了一位远房女亲戚,才廾几岁吧,本来是要给他们带孩子的,可笑不可笑,这位女亲戚反而与她的丈夫勾搭上了,绮霞气不过,打了长途电话,叫永丰的四川家族的族长来评理,妳知道永丰的家族族长们说什么? 」

 

   ...。 」醒亚怎么会知道呢?「 哈哈,他们在长途电话里说,亲上加亲总是好的,哈哈,亲上加亲,哈哈,大陆妹...。 」富美自问自答。 「嘻嘻,醒亚,大陆妹虽坏,但是大陆的帅哥是不错的,那些帅哥个个都比...。 喂,我现在也有了一位新男朋友,是北京来的工程师,人好极了,不但年轻,也非常体贴多情,下次给你介绍...

 

 

www.amazon.com/author/gwen.li

分类: 

评论

Song的头像
 #

一直跟读。姐妹情写得很感人。我不太喜欢国柱的形象。大男子主义,比较自私。一直没看到他对家里的贡献。抱怨和要求多多。除了对表妹比较好。有面子和表妹可爱的缘故。

 
余國英的头像
 #

非常非常感謝妳提出來,我要注意一下!

 
余國英的头像
 #

已經決定把第五集修改一下,解釋和交代一下,為什麼妹夫棟柱原來很尊敬韻亞,後來愈來愈不喜欢姐姐韻亞的原故!

非常非常謝謝妳的明示!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