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9 分钟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5650

你在这里

雪莲雨荷传 3 密室(鹤爪梅)

雪莲雨荷传 3 密室(鹤爪梅)

鹤爪梅(杭州阿立)

海外文轩

2017年8月2日

阿立注:

云兄穿山甲)接龙快,当天就接龙:《雪莲雨荷传 2 by 穿山甲

阿立自然也不甘落后。马上一挥而就。

哦,其实不止一挥。到底几挥?不记得了。哈哈哈。

云兄接龙,看得出用了心思。尽量要循俺,哦,鹤爪梅的路子,至少不想打乱鹤爪梅

不过阿立也不能继续按部就班了。

一来是第一集朋友留言,阿立有点儿露马脚了的心虚起来。

比如水晶说了:“这些照片似曾相识啊。”

阿立暗道:本来就是朋友们的照片。那还不似曾相识!乖乖。

本来还有几集都有照片可用的。这下只好另打主意了。

二来云兄说出了小真在第一集结尾时对真姐的悄悄话:

小梅说有一回看到鲁叔摆弄一样东西,很像我们那小匣子。”

俺得接着这思路编故事。。。

2017年8月2日

 

雪莲雨荷传 3 密室(鹤爪梅)

鹤爪梅(杭州阿立)

原文发于万维龙乡(接龙游戏室

2017年1月30日

 

小梅和真姐牵着手,回到店内。

小梅:“娘,你看真姐用那小匣子弄的神奇画片!”

鲁婶一看,神色掩饰不住的慌乱。扭过头去,在擦过的桌子上抹来抹去。

天哥迎上去:“真妹。时辰不早了。该走了。”

真姐:“小梅。姐跟你有缘。画片给你留个念想。”

小梅还想说什么。鲁婶急急拦住:“梅,别误了哥姐行程。”

天哥拱手抱拳:“鲁叔鲁婶,打扰了!”转身出门。

真妹抱着细妹紧紧跟着。回头对小梅:“妹妹保重,后会有期。”

鲁叔鲁婶小梅一起送出门外,挥手相送。

 

回进店来,鲁叔拿起那些画片,神情肃穆。

鲁婶:“梅,你跟真姐都聊了啥?”

小梅:“没聊啥。俺就看画片了。”

鲁叔:“梅儿,真没聊?再想想!”

小梅:“俺,俺说爹有一次摆弄个匣子,很像真姐的。”

鲁叔鲁婶对望一眼,叹道:“天意啊。”

鲁婶:“事已至此,也不过早了些天。说吧?”

鲁叔缓缓的点点头:“你关了店门。梅儿,跟爹来。”

 

小梅跟着爹,进了里间。来到一个小房间门口。

小梅从未进过这房间。每次问起,鲁叔鲁婶都匆匆打断:

“还不到跟你说的时候。等你满15岁。”

鲁叔从腰间摸索出一串钥匙,挑出一个花型的,打开了锁。

两人进了房间,鲁叔打着火,点亮了靠门口几案上的油灯。

室内简陋。靠墙是一供案,上面放着不少供牌。小梅大字不识,不敢作声。

鲁叔点了三根香,自己先对着供牌拜了几拜。起身把香插入香炉。又点了三根香,交给小梅。

小梅也依样拜了供牌。起身把香插入香炉。

鲁叔走近供案,在案上一个莲花形状的木雕饰物上左转三圈,右转一圈半,再左转四圈。

供案忽然发出吱吱的响声,移动起来。慢慢露出一个门洞。

鲁叔拿着油灯:“梅儿,跟爹走。”

两人进了密室。鲁叔点亮里面的油灯,光线亮了些。

密室内有两座小石像。一男一女。

背后墙上有一幅画。画里也是一男一女,与石像很像。

男的左手拿着一朵莲花。女的右手拿着一朵荷花。

画的中间,有一长着翅膀的小飞人,手里捻着一束小梅不识的小花,有几种颜色。

鲁叔对着石像和画,倒头便拜。起身让开,小梅也依样拜了几拜。

鲁叔:“梅儿,识得师祖爷师祖奶手里的花?”

小梅:“师祖爷拿着的是莲花?师祖奶奶拿的是荷花。”

鲁叔:“师祖爷拿的是天山雪莲。师祖奶奶拿的是钱塘曲苑的御荷。”

小梅:“小飞人手里的是啥花儿?”

鲁叔:“小飞人的事以后再说。她手里拿的是梅花。”

小梅:“是梅儿的梅?”

鲁叔:“是。没见过梅花吧?爹跟你说道说道。”

小梅瞪大了眼,仔细听讲。

鲁叔:“前两年五月份,爹爹出门一个月,还记得不?”

小梅点头。

鲁叔:“爹去了真姐说的茶龙乡。爹乔装打扮了,真姐不识。”

说着有点得意,又马上神情严肃。

小梅:“去龙乡要乔装打扮?”

鲁叔:“乔装打扮本就是龙乡的一种游戏方法,叫穿马甲。大家互相侦探,叫摩斯。侦探里有两大高手。一个是号称皇家侦探的小穗,最是了得。定要离她远远的才好。”

小梅:“还有一个是谁?茶花粉阿姨?”

鲁叔咦的一声:“好梅儿,爹没看错。茶花粉阿姨真名是绿阿姨。也是个不可小觑的大探子。”

小梅:“爹乔装打扮,没被识破?”

鲁叔:“爹娘花了不少心思,还用了师祖爷的一个锦囊妙计。说来话长了。”

鲁叔简要的说了乔装打扮不止一个马甲。多数都被小穗和绿阿姨轻松识破。但有一个马甲,隐藏的深。

龙乡里另有隐情的,大概不止鲁叔一个。小穗未必没识破。只是心地善良,假装不知。

小梅:“爹去那里是为了梅花?”

鲁叔:“是。茶龙乡在杭州,很远的地方。那里的梅花,自古就出名了。冬天里,梅花开得最好。有红梅,腊梅,粉白各色。”

小梅:“五月份春天了呀?”

鲁叔:“是。五月份腊梅早没了。红梅还有一些。呆会儿给你看画片。”

小梅既迫不及待想看画片,又忍不住好奇:

“腊梅爹见过么?”

鲁叔:“见过。去年冬天爹也出门许久,记得不?”

小梅:“爹每次出门办货,俺都记得。”

鲁叔点头赞许:“那次走的更远,去了四川。杜甫知道不?”

小梅:“娘教俺背过几句糖诗。最有名的诗人是杜甫,还有个李白?”

鲁叔:“李白爹不知道,要问你娘。杜甫在四川的成都呆过很久。旧居里有不少腊梅。煞是好看。”

小梅:“爹有画片?”

鲁叔得意的点头。

小梅这下真的等不及了:“画片在这里么?!”

 

(欢迎接龙 – 鹤爪梅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北雁高飞的头像
 #

哇,两天没来文轩,《雪莲雨荷传》已经贴到第三篇了!

再现旧日龙乡盛世,重温昔日欢乐温馨!感慨!

 
杭州阿立的头像
 #

北雁方两日,阿立已穿越Cool偷闲抢着贴了几集。接下去要慢慢来了。天伦之乐先

 
北雁高飞的头像
 #

非常喜欢立兄设计的这枚“鹤爪梅印章”,当初一见,就眼前一亮!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俺当时的第一想法是如何误导龙乡摩斯。笔名、印章、笔法。。。北雁实话实说,有木有怀疑到飘柔去?无论鹤爪梅还是后来的云梅?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