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女儿大学休学后 九 停药风波

 停药风波

   女儿休学回到家里,情绪一下子就轻松了很多,在学校被勒令住出校外,这是一个蛮大的打击,学业上的全面放弃已经显示她抑郁症再次被这些意外“逼”出来,所以在她要求回家之时,我们立刻同意,浪费一个学期的费用算什么呢?我们更加看重她的精神健康,回家休养吧!

回来之后她情绪很快好转,又使得我们怀疑这一切并不是她的抑郁症造成的,是她的行为出了问题,违反校规是最初的不当行为,被学校勒令住出去,和她不交作业、旷课,也都属行为问题,至少表面上看是她自己的问题。其实,她这一路成长,从小到大,我们都会纠结在是她的行为问题?还是心理和精神问题?从小学五年级去查她是否有ODD到高中第一年被误诊ADHD......她自己也纠结,记得当医生诊断她为青少年抑郁症时,她自己先大喘了口气,觉得:哦,原来这么回事!所以,在我们做父母的还不能完全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她自己却跟我们的一位朋友说她得了抑郁症。想来她比我们更早\更容易接受抑郁症的事实。

但是,话说回来,这些有青少年抑郁症(甚至成人抑郁症)患者,确实很多有个性和其它方面的问题,比如很多多动症的孩子会在青少年期患抑郁症,一些性格内向不善与人相处的成人,也会患抑郁症,因为,这些人在日常生活和工作学习中,因为本身敏感的个性,导致他们对一切事物都过于敏锐,容易受伤,多动症的孩子因为这样那样的多动症的状况,会造成学习上或者人际关系上的不顺和困扰,再加上青春期荷尔蒙的生长发育的不平衡,最终被诊断青少年抑郁症也就可以理解。做这些孩子的家长,确实不容易,我有一个容易的孩子,相比较另一个不容易的孩子,我们花在这个不容易的孩子身上的时间、精力包括金钱是那个容易的孩子的双倍都不止。所以,有些家长看我一写我儿子的文章,就说不公平了,不提女儿偏心啦,之类的,真是很让我无语,写儿子的文章,很有鼓励其他家长和孩子的用意,那不难。可当你在挣扎的时候,是很难成文的,是有痛苦悲伤可以出诗人一说,但让一个痛苦的人立马写他的痛苦一般不大可能,总得等事情过去之后,才能理清思路写出来,公平就更是从何谈起呢?儿子女儿都是我的孩子,我花在孩子身上时间和精力,不是外人都能看得到的,虽说我很open,女儿的经历我都愿意写出来,但还是不要用你的角度来论断我的parenting

扯远了,说回来哈,当我们在到底女儿是抑郁症复发还是行为始终有问题之间纠结时,我们带着女儿再次去看心理医生,那个医生也开始觉得主导是行为问题,因为那时我们和女儿最大的分歧是关于大麻,我们要求她住在家里必须遵守我们的规定:不可抽大麻。她觉得偶尔吸之,没有错,父母太保守,现在的大学里,抽大麻很普遍,何况她已经年满十八岁了,有自主权。医生说:他明白现在年轻人觉得抽大麻很正常,确实科学界对大麻还没有统一的说法,但是,作为医生,他觉得青少年还在发育阶段,十八岁的女孩子身体各方面还没有完全长好,如果以后科学证明大麻是有害的,造成了伤害,那就太迟了。最有力的一条是他说:服用抗抑郁症的药物可能会被大麻的药物作用相互抵消而减低抗抑郁症药的药效,这点上他要求女儿好好想想,不再抽大麻,至少三十岁之前不要常抽。也是这点上,我们都很感激心理医生,他的这两个论点导致了女儿最后不再抽大麻,虽说她现在嘴上依然会说大麻无害,可也答应我们的要求即在她的生长发育期,不再碰大麻。

可能那段时期我们都集中精力试图说服她放弃大麻,连医生也觉得女孩子主要是行为问题,她并不太抑郁,心情偶尔不好,大多与她的身理周期有关,所以,在我们家药物学家的爸爸质疑服用的抗抑郁症药物是否有效,如果有效怎么会出现这出连续剧呢?医生决定换药。那会儿女儿服用的抗抑郁症的药物已经服用了一年多,是从她高中最后一年开始服用的,其实高中最后一学期因为大学录取通知的正面刺激,女儿的抑郁症几乎没有任何症状了,上大学前询问医生,医生说大学是一个新环境,保险起见,不要停药,等第一学期结束回来再看医生,医生宣布她的抑郁症痊愈了!还记得那次从医生诊所出来,女儿开心的拥抱爸爸说谢谢爸爸陪她走过抑郁青春期,我当时就关心能停药吗?医生说等到暑假吧,孩子在家停药,父母在侧可以仔细观察。

就这样到了她休学回家,我们都怀疑是行为问题,那么这药还要吃吗?还有用吗?医生说换药!好吧,听医生的,这一换事情却急转直下。本来还挺开心的女孩子,忽然陷入极度抑郁中,常对我们说“not happy”,新药吃了一个月,加了剂量,没有任何用处,就是不开心,而且人变得很“拧巴”,左不是右不是,浑身是“刺“儿,我们都怕她。爸爸又带女儿去见心理医生,抱怨这新药让情况更加糟糕,于是,医生决定停药。我们说还有一个星期,我们要去旅游,本来说好让女儿去哥哥处,让兄妹两联络联络感情的,医生说没问题,先把新药停了,等你们旅游回来再来看看是否再换一种药。

就这样,我们夫妻去了希腊旅游,女儿去了哥哥的大学城。十二天而已,却出了一场大风波。(见我的旧文《儿子帮我管女儿 一》)

长话短说,这场风波之后,回来我们再带着女儿去见这位心理医生,他承认当初突然停药是不慎重的,他没有说是个错误,但事实上谁都看得出来,一下子全面停药才导致女儿在哥哥那里完全不可理喻的行为。

我们毅然换了个心理医生,新的医生很负责,综合前因后果,决定用回到以前的药,两三个星期调试剂量,有一段不稳定的时期,但一个月后,慢慢的,很明显女儿一点点好转起来,这期间,她坚持不断地找工作换工作,她自己想好想独立,这一点也很重要,到现在终于找到一个欣赏她的老板,一个她很enjoy的工作,她开始对我们说考虑明年要复学,要回大学去继续读书,我们期望这一段崎岖的路被她甩在了身后。

总结:服用抗抑郁症的药物是有帮助的,而且帮助很大,不要轻易否决这种用处。停药和换药,一定谨慎再谨慎!所有的药物都会有多或少的副作用,有些抗抑郁症的药物会有造成失眠或难以入睡的困扰,有些会增加食欲或者减少食欲的作用……敏感的人对这些副作用也很敏感,因人而异;停药需有个慢慢的渐进过程,不能一下子停掉,停药的反应有些药弱有些药强,那个女儿吃了一个月的药,一下子停了之后让她整个身体非常得难受,从那以后,她也学会查资料,医生给的处方,她会上网查别人写的副作用评论,她否决了医生的另一个抗抑郁症的药,最后决定用回原药,等她情绪稳定之后,我们回头看,原来的药物其实是非常有效的。

待续   
女儿大学休学后 十 进退式成长

这个系列从头读:


女儿大学休学后 一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分享,也让我们增加了很多抑郁症的知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真太不易了,同情你。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最近看了中国心理学武志红的《巨婴国》这本书,武志红大学得了重度抑郁症,后来痊愈了,成了知名的心理学家,也算有得有失。

不容易啊,慢慢来。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