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大学食堂轶事

大学食堂轶事

 

文/姜尼

 

我们学校有三个学生食堂,学一食堂比较偏僻,主要是食堂附近的几个理科系学生在那里就餐;学二食堂比较小,好像只有一个系的学生在那里就餐;最大的是学三食堂,分楼上、楼下两层,楼下是大窗口卖饭,楼上是小炒包桌,全校大部分的学生都在那里吃饭,我们系也在学三食堂吃饭。

 

当年学生食堂买饭是不能用人民币的,得先把人民币和粮票换成饭票,然后用饭票在食堂里流通。记得当年食堂的饭菜很便宜,四毛钱就能买到一份排骨,炒白菜什么的家常菜也就一、两毛钱。我记得好像食堂里所有的饭菜无论荤素都特别好吃,那岁月我记得一直就是饿着的,从来就没吃饱过。

 

一旦食堂做了什么好吃的,譬如排骨、肉包子,大家就显出了中国人劣根性,一股脑的在售饭窗口挤。肚子饿的感觉远远超过应保持的仪表的努力,女生们也顾不得形象在那里挤。有一回食堂卖肉包子,大家又疯了一般在售饭口挤,形成了一个大人堆。物理系的女生赵琳是个温文尔雅的小女生,也不知她哪来那么大的劲竟然挤到了售饭口,买了半斤包子。可女生力气毕竟小,包子是放饭盒里了,可就是挤不出来了。小丫头连喊带叫也转不动身就是挤不出来。赵琳一着急,打开饭盒盖,把饭盒一下子朝上扔了出去。于是从天上油呼呼的肉包子哗哗砸到人们头上,赵琳趁着人群一松动,一下子挤了出来,虽然包子没了,可一脸胜利的笑容。

 

学生食堂还有一景,就是有些搞对象的学生整天出双入对,食堂吃饭的时候总是亲亲热热,你一口我一口连吃带说的惹的大家十分的嫉妒。在食堂这种公众场合秀恩爱,其实也是一种对爱情的公示,不好的一面就是本来很隐私的事情被公开化了。历史系有一对整天在食堂出双入对,连着两个学期都是那样。突然有一天大家发现这对儿恋人不知何时从食堂消失了,没过多久就听说原来两个人散伙了。所以恋人一块儿天天在食堂出双入对还是要慎重,因为就成了公众人物,没了隐私。

 

大学生活其实很忙碌,尤其理科生,基本上就是教学楼、图书馆和宿舍的三角循环。但毕竟大学生基本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正是激情旺盛的年纪,经常有不经意间迸发出的爱情火花,而食堂又是每个人必去的地方,所以食堂经常会成为男女接头的地方。

 

从前的学生宿舍一般住六到八个人,大家会按照年龄排序。我们宿舍的老大在一次联谊活动看上了旅游系的一个漂亮女生,整天神不守舍的,想办法和那个女生联络,可专业相差太远根本就没有接触的机会,最后发现那个女生也在学三食堂吃饭。于是老大就经常在食堂等着,那个女生一出现自己也赶紧去买饭,趁机聊上几句。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次次的“食堂偶遇”慢慢很真熟悉起来,可那个文科女生可不是个善主,一看那眼神就知道老大根本就和人家对不上牙叉子,没多久就发现那个漂亮女生在校外有个高大英俊的男朋友,估计那个女生也就拿我们老大练练,弄的老大抑郁了好一阵子。

 

一到节假日或周末晚上,大食堂往往会成为大学生们欢聚的地方,因为这里会办周末舞会。舞会一般都是学生会组织的,隆重一点的舞会会请学生乐队助阵,学生里尤其文科生唱歌好的不少。食堂里场地很大,桌椅往四周一拉,连坐的地方都有了。学生们外地的很多,周末正是寂寞的时候,于是从四面八分奔向食堂,很多人连坐的地方都没有,有时候人实在太多,学生会干脆把大门锁了了事。

 

食堂舞会是男女交往的好机会,因为大家终于可以面对面近距离接触,但毕竟接触的少,成功率可能并不高,多少恋人是因为舞会相识还真不好说。我感觉一大批学生就是去玩,没有其他的意思,锻炼身体而已。那时候霹雳舞不知什么时候流入校园,有些人跳的真好,一次舞会间隙几个小伙子跳起来霹雳舞,大家围着他们看,交谊舞都停了下来。有些人很不满,一大把钢蹦儿就从天上洒了下来,弄的那几个小伙子爬起来就找人打架。中文系有个女生迪斯科跳的特别好,随着强劲欢快的音乐,她整个人就像蛇一样在扭动,这也是我见过跳的最好的迪斯科。

 

 大学毕业有二十多年了,四海漂泊也十几年了,大学时代却一直难忘,经常梦到那美丽的校园,也经常记起那留下很多记忆的学生食堂。终于有一天决定圆一下梦,再回昔日的校园,去学三食堂看看。当我兴致勃勃的走入学生食堂,里面还是人山人海和几十年前一样。点了两个卖相不错不便宜的菜,一碗米饭,坐下来重温旧日时光。一口口饭菜下去,突然觉得这学生食堂的饭也太难吃了,几乎就咽不下去,可周围的学生还是跟从前我那样吃的香甜的不得了,看来年轻人和我当年一样也都是饿着呢。于是草草收拾一下,到校外餐馆点了两个菜,要了一瓶冰啤才感觉真吃了午餐。从此校园在我心里有了新的具体的形象,好像也没有像从前那样思念校园了。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