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杭州阿立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13 分钟 之前
注册: 02/09/2015 - 05:43
积分: 5650

你在这里

雪莲雨荷传 1 引子

 

​阿立注:

今年一月的万维龙乡爪四哥做乡长,故名爪龙乡朋友们玩马甲(匿名),一般以名字带爪或与爪有关。

阿立事忙,本来只打算本名发几篇旧文。

事有凑巧,在微信看到几个朋友贴的西湖残荷,以及梅花腊梅杭州成都都有)照片。灵机一动,觉得可以把照片用到文章里,带头舞一条龙,试试看?

说干就干。龙乡玩的是快。文章一出去,只要有人抢着接龙,那就舞起来了。

非常粗糙的构思了个头,故意留了很多线头。既可能是写美食、也可能是武侠、或者江湖义气、乃至几代情仇,啥的。

还得把上届龙乡(2015年阿立当乡长的茶龙乡)的趣事忽悠些进去。

说时迟,那时快。

脑筋一转,《雪莲雨荷》这题目和第一集就写好了。

笔名取了个鹤爪梅。还做了个图章,希望故意误导(阿立以前没网上做过图章)。。。

2017年7月31日

雪莲雨荷传 1 引子 (鹤爪梅)

 鹤爪梅(杭州阿立)

原文发于万维龙乡(接龙游戏室

2017年1月29日

水泊梁山东南面,100多里地处,有个叫逍遥山庄的小村。庄名传说有点来历。

村口有一间小店,取名雪山云梅

店的正面是一条小路。店背后山脉绵延。左手几块小田,种些寻常蔬菜。右面有个小水塘。

店主是一对中年夫妇,长相普通,看上去是实诚敦厚之人。村里人称他们鲁叔,鲁婶。两人有个独生女儿,小梅。今年大约14岁了。柳眉杏眼,鹅蛋脸,整天带笑,招人喜欢。

店里卖些卤味小菜,自酿土酒。有两道菜是鲁叔的家传。

雪莲云爪是冷盘,颜色雪白,显是不用酱油的。入口清凉沁香,夏日消暑最宜。冬雪飘飘之日,鲁婶会在盘上略浇些秘制云梅油。入口清凉之中含些微辣,腹中一股暖气缓缓流动全身。看着门外的飞雪,心中暖洋洋的。

雨荷梅爪要趁热吃。砂锅内有几种颜色,搭配有方。此物雪天下酒最佳。饭也要因而多吃几碗的。夏日炎炎时,鲁婶会加些秘制雨莲蓉。入口似有一股穿堂凉风,通体舒畅。

 

时已隆冬。

门外水塘里散落着一些枯荷残叶和几只有点像鸭子的水鸟。水塘边,小梅拿着小石块在地上横画竖画。

忽听远处马蹄声响。只见两匹骏马,一红一白,后面跟了一辆马车。转眼间骏马已到眼前。一男一女,翻身下马。那女的怀里还抱着个小女婴。

小梅迎上去:“客官打尖么?”

女的是个美貌少妇,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灵动:“天哥,这里歇会儿?”

男的中等身材,敦厚中透着刚毅。只见他左右察看,手一指:

“真妹,看!残荷枯叶水,唔,不好。池塘水浅鸟先知?”

女:“天哥跟曹老师学了几日,诗写的越发快了。嘻嘻。天冷,别冻着细妹。”

男:“真妹说的是。先进店去。”

 

小梅引着他们进了店:“爹,娘,来客了。”

店里尚无其他客人。鲁叔鲁婶齐齐出来迎着,安排落座。

先端上山后自种的茶叶泡的茶,聊几句闲话。

鲁婶回进里间,端出来一个冷盘:“客官先吃点。”

冷盘是五香花生米和略有裂痕,色泽莹润的茶叶蛋。茶叶蛋切成山茶花瓣样。花生米和茶叶蛋花瓣的摆放搭配,别致又似有深意。

天哥左眼皮不经意的一动。

鲁叔:“客官定要尝尝雪莲云爪和雨荷梅爪。”

真妹:“噫,名字好雅呀!有什么讲究?”

鲁婶:“他一个粗人,有讲究也讲不了。俺去拿来,客官尝尝?”

鲁婶边说边往里间走去。不一会端出来一盘雪莲云爪和砂锅装着的雨荷梅爪。小梅帮忙,拿了一壶土酒。

真妹看到雪莲云爪和雨荷梅爪,眼睛一亮。鲁叔鲁婶只顾忙着招呼。

两样菜各都尝了一口。真妹天哥双目对视,微一点头。齐声称赞:“好!”

鲁叔鲁婶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

鲁婶给真妹天哥都满上了酒。土酒已烫过,微温。

真妹拿起酒盅闻了闻。张开樱桃口,抿了一小口。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包。打开小包,里面是橘红橙黄色的粉末。指尖轻撮,往酒盅里撒了点粉末,轻轻摇一摇。

鲁叔鲁婶不敢作声。小梅忍不住,问:“真姐,这是啥?”

真姐:“龙乡茶花粉阿姨做的茶花粉。”

小梅:“龙乡是啥好地方?”

真姐:“龙乡是朋友们热闹玩乐的大集会。那一年是在阿立舅舅的家乡办的,叫茶龙乡。”

小梅正听得出神。只见真姐抱起细妹,筷子蘸酒,让细妹尝尝。细妹看来是习惯了酒味的。嘴里吧嗒一下,笑出声来。张嘴还要。真姐不以为意,又用筷子蘸酒,让细妹尝了一口。

小梅又忍不住了:“这么小可以喝酒?娘到现在还不让俺尝一口呢。”

真姐:“阿立舅舅说的。小时候保姆喝酒,用筷子蘸酒,给他也尝尝。说以后生病,不会抽筋。”

小梅象听天书。鲁叔鲁婶略有点吃惊,对视一眼,又面无表情。

 

喝着茶,继续聊天。

真姐:“小梅妹妹,刚才你在水塘边干啥?”

小梅:“俺看着荷叶和水鸟,瞎描呢。”

真姐:“啊,想起来了。阿力表哥送的那个西洋匣子,正好可用。天哥?”

天哥:“这种东西,只怕摄心神?”

真姐:“噫,又吃干醋了?嘻嘻。去拿出来!”

天哥慢吞吞去包袱里拿出一个小匣子。真姐接过,牵着小梅的手,往外走去。

 

两人来到水塘边。真姐拿起那匣子,眼睛藏在盒子后边,喵来喵去。喵了一会儿,按下一个机关。只听咔嚓一声。小梅定睛细看,不见有镖射出。

忽然匣子有了响动,出来一张小纸片。真姐拿起那张纸片,吹了口气,不知说了什么咒语。然后把纸片交给小梅。

小梅一看,呆得说不出话来:

 

小梅看了又看,不忍松手。

真姐端着匣子到处瞄准。一会儿按机关,一会儿吹气念口诀。

小梅接过来一叠纸片,越发呆了:

  

小梅只顾看,再也动不了身。

真姐:“小梅,回去吧。姐该上路了。”

小梅:“真姐,再看一会儿?”

真姐:“回屋再看。”

小梅拉着真姐的手,往回走。忽然想起什么,悄悄对真姐说了一句话。

 

(欢迎接龙 – 鹤爪梅)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下集链接《雪莲雨荷传 2 by 穿山甲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有意思,跟读,必须滴。

 
杭州阿立的头像
 #

俺这是第一次玩接龙写小说,而且舞了个龙头,哈哈。快速即兴写小说,写的很粗糙。但很刺激。而且每天看到接下去的故事发展总是有出乎意料,如何马上接着写,必须飞快。很有意思的游戏。哈哈哈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