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废物利用 (全文完)

 

   

    随后在大剂量镇静剂的作用下,他沉沉地睡了。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身上好像插满了管子,和电子监护机一类的东西。他感觉脸有点痒,刚想伸手去挠一下,却发现自己右手被固定着在打点滴。他想用左手去挠脸,却碰到了呼吸机面罩,原来夜里自己被上了呼吸机。他感觉有点尿急,想撑起来去上卫生间,他拉铃叫护士。小严进来问他有什么事,他指指面罩。小严说:“您的呼吸机不能停,您现在虽然可以自主呼吸,但是呼吸太浅,血液里的氧气不足,还会导致昏迷。”

 

老余无奈地指了指下身,小严马上明白了,笑着说:“你不用起床上卫生间,我们给您插了导尿管。”老余这才觉得下部有些刺痛,还是想尿又尿不出来的感觉,觉得憋得很难受。

 

小严说:“余老,您就委屈一下,躺着别动。您的呼吸机,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可以撤一,两个小时。下午需不需要还得看您的呼吸情况。您有什么需要叫我就好了。”

 

老余想说脸上有点痒,就指了指自己的脸,小严看了看,没明白。老余又做了挠痒的动作,小严才笑了说:“您就忍耐一下吧,上着呼吸机呢,不能随便动。”

 

可是痒这东西是你越想越痒,越不能挠就感觉更痒。“这他妈的算什么事啊?自己连个痒痒都不能挠!他妈的,不,他奶奶的!”一辈子都斯斯文文的老余,不禁在心里连着骂了好几句。

 

终于盼到了中午,小余来把氧气面罩去掉了。下午老余坚决不要再带那玩意,小余只好把氧气管给他接,老余至少可以说话了。他伸手去挠挠上午很痒的脸,感觉舒服极了。小严告诉他,多亏了李志超拼命地乱叫,惊动了护士,他们才知道他出了事。“这次是他救了您的命啊。”小严最后还加强了语气说了一句。虽然不明白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小严还是能感到他们的关系,有一种说不出的奥妙。

 

因为他身上还插着很多仪器和管子,自己不能动,那天医院临时安排让大徐来帮他擦身,当他被大徐剥得一丝不挂的时候,老余一直没敢睁开眼睛,一辈子都把尊严看得比命还重的他,还不能适应这样全身裸露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老余紧紧闭着眼睛想:“难道这就是自己不能动的下场?难道我就得这样眼睁睁地任人摆布了?就像那个被摆布了十七年的老干部,就像李志超?”老余突然明白了,那个拉住自己脚的东西,就是李志超!虽然自己决定不帮他,却还是摆脱不了他的纠缠。

 

晚上小余又把呼吸机给他接上了,这次没有用面罩式的,只是固定在鼻子里。有了呼吸机帮忙,他感觉胸前舒畅了许多。他听着呼吸机一上一下有节奏的响声,看着晶亮的点滴液体一滴一滴地落下,老余想:“要是没有这些现代医疗设备,我可能早就死了,可是这样的生命又有什么意义呢?就像一架残旧的老机器,一个老废物。”

 

突然觉得什么东西触动了他一下,废物,“废物利用”,是李志超儿子的话。他想:对,就是废物利用!也许到了帮李志超解脱,同时也帮自己解脱的时候了,他实在不想再等了。他怕想到还要被大徐剥个精光的感觉,他想早点去找那道白光,去找小洁,妻子,还有奶奶,他想问问她们过得怎么样。他想在自己还有能力的时候,自己的身体自己做主。

 

又休息了一天,老余感觉身上有了些力气,他给儿子打了个电话,告诉儿子希望他能尽快回来一趟,说家里有些事情需要他回来处理。儿子问出了什么事,他笑笑说:“没什么大事,回来你就知道了。”儿子又问他身体怎么样,他还是笑着说:“身体很好啊,你不用惦记。”即使到了这个时候,老余还是说不出自己病了这样的话。

 

放下电话,老余突然有点想哭:“就这样和儿子告别了吗?就这样和这个世界告别了吗?” 他问自己。原来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洒脱,可是谁又能真正做到生无所恋呢?想到这一切可能给儿子带来的震撼和严重后果,老余觉得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儿子了。想到这里,他提笔给儿子写了一封信。

 

    又到了清晨,万籁俱寂。老余对着帘子那边说:“李志超,我知道你醒着。你也知道,我有一万条理由不帮你,没有一条理由要帮你。可是你又把我拉回来,看样子我是命里注定要和你纠缠在一起了。我现在不想下床,我已经没有很多力气了。现在我问你话,要是同意,你就敲一下床,不同意就敲两下。”

 

    李志超敲了一下,表示同意。

 

    老余说:“你愿意今天就死吗?”

 

    李志超又敲了一下。

 

    老余又问:“你想等到明天再见一次你老婆,儿子吗?”

 

两下,急急地又连着好几次两下,“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

 

    “你确实下定了决心了吗?我再问你最后一次。”

 

     “嗒,嗒,嗒,……”这声音固执而坚定地一直响着,这声音肯定是回响在李志超心里好几个月了。

 

 老余闭眼又躺了一会儿,深深地吸了一大口的氧气,果断地拔掉了插在自己身上的那些管子,然后一步一步挪到了李志超的床边。李志超已经听到动静,停止了敲床,他满眼感激地看着老余,又点了点头。

 

老余用尽最后的力气,把李志超搬到了窗台上,自己也爬上窗台。见李志超用疑惑的眼光看着他,他说:“为了不给我儿子添麻烦,我得和你一起下去。”李志超急忙摇头摆手表示不同意。老余制止他说:“别想了,我已经决定了。”

 

李志超含着眼泪看着他,努力做出一个口型,老余看懂了,李志超在说: “谢谢。

 

他俩并排坐在窗台上,向远处看去,这时东方已经露出几道朝霞,一抹玫瑰色的晨曦,照在他俩的脸上。

 

    “最后一次看朝霞了。”老余轻声叹道,眼里也含了泪。

 

老余又向长江第一桥方向望了望,大桥已经被朝霞抹得一片橘红。他仿佛又看到了白衣飘飘的小洁在向他招手:“爸爸,快来看呀,有个猴猴吃桃桃!”

 

快速坠地的瞬间,老余轻轻地说:“小洁,爸爸来了!”

 

 (后记:就在老余的儿子还在处理后事的时候,李家把他告上了法庭,他们要求余家赔偿二百万元经济损失。老余的儿子拿出了老余留下的那封信。在信里,老余详细地叙述了当年的情况,说明这个李志超就是当年害死小洁的人。在最后,他这样写道:“儿子,请原谅爸爸可能给你带来的麻烦。爸爸想杀这个人很久了,这次终于如愿以偿了。”法官根据老余的留下的信,基于历史事实和中国“杀人偿命”的传统观念,还有老余儿子完全不知情的具体情况,判决李家败诉。)

   

    全文完,谢谢朋友们耐心跟读。欢迎提修改意见。


废物利用 (8)

废物利用(7)

”废物利用“(6)

”废物利用“(5)

“废物利用”(4)

 “废物利用”(3)

 

“废物利用”(2)

“废物利用”(1)

 

分类: 

评论

杭州阿立的头像
 #

春阳粥是当作家的料,鉴定完毕。期待继续。。。别的题材

 
春阳的头像
 #

感谢阿立鼓励与跟读。 好的。

 
海云的头像
 #

结尾精彩,出人意料又完全合理 

 
予微的头像
 #

在这里举手!

 
春阳的头像
 #

微微,你敢看啦?Laughing

 
予微的头像
 #

捂一眼,漏过悲惨的。。

 
春阳的头像
 #

谢谢海云的一路支持。

 
关令尹的头像
 #

题材非常好,戏剧性再强一些会更好。

比如可以制造一些曲折的设定,增加主角自杀的难度。据我所知,大医院的病房大多有防跳楼装置,窗户只能打开十几厘米……所谓“下定决心,排除万难”,主角本是达观之人,他的“决心”下得并不困难,因此更宜在外部困难上多作些功夫,使故事不至于太过平顺。

此外,主角的动机也不尽明确。他为什么要花大力气帮李志超,而不是趁李不备独自跳楼,让李继续受苦至死?合作自杀应当有充足的理由,比如:若非精诚通力,则无法突破环境的阻碍。

主角的回忆亦有可深化的空间。文革的大背景是国民经济的大崩溃:毕业等于失业,读书又有何用?在此环境下,像老余这样的知识分子(以及像李志超这样的知青)也未尝不是一种过剩的奢侈品——一种“废物”。然而,在文革当中,“废物”们至少还有选择死亡的自由,而在特护病房中……

 
春阳的头像
 #

谢谢评论。是, 这是第一次学习写长一点小说。确实可有更深刻一些东西可深入下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