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体验美国学生的科学营 四

这次科学营的重头戏是登上金门桥北面的老鹰山(Hawk Hill), 从我们住的海边营地走过山谷再翻山到老鹰山顶,大约三英里多一点,再走回来便是大约七英里左右,这么远的山路,沿途还要观录看见的各式老鹰,对于十岁大的孩子们来说,至少需要六七个钟头。

所以,在营地的第三天一早,老师带领孩子们在课堂里先讲解了一些老鹰和山里飞禽的生活习性以及金山湾区常见的候鸟们的迁徒,然后我们就离开营地向山里进发了。老鹰山是旧金山以北金门桥对岸山麓的最高峰,大约六百多英尺,那里原本在二战时已被作为了军事基地,所以,山顶上仍然可以看见被废弃了的旧碉堡和旧建筑。

我们先沿着山谷走,在接近老鹰山的谷底,有一片巨大的草坪,那是二战时期美军基地的一个练兵场。老师正介绍着二战的种种, 有个孩子大叫:“快看!四个鹿!”大家转头看去,靠近一个白色房子的附近,有一个鹿的全家恬静地站在那里,鹿是种家庭动物,喜欢一家家的行动,那四个鹿显然是爸爸妈妈和两个孩子。老师接着要大家小声点,并让我们往房子的一侧的树林边看去,那里赫然有一条像中型狗的动物,我正想问是不是狼?可是看看太阳明晃晃的,怎会有狼?老师说:“那是Coyote!( 北美的一种山狼)”孩子们都开始为鹿的一家担心了,几个心急的男孩子欲跑过去把狼赶跑,胆小的女孩子们放慢了脚步,老师适时地叫住大家,告诉我们北美山狼因为个头不大,不会侵犯鹿的,更不会侵犯人类,不过,营地的一位工作人员前不久养的一条狗有一天被山狼诱走吃了。果然,我们全体站定一会儿工夫,山狼一晃一晃地在树林里消失了,鹿儿的一家依然悠闲的在草地上。

上山的路在风景如画的盘山公路上不知不觉就上升了一多半,快到山顶时,大家都有点气喘吁吁的,老师鼓励大家一鼓作气上到山顶,会有冰水喝,孩子们一边欢呼一边冲刺,果然在山顶上老师一大早开车特地放了一大桶冰水, 热汗畅流之际一杯冰水下肚,真是清凉痛快!山顶上有一个观鹰组织,大多是年长志愿者,用各式望远镜观察和记载看到的老鹰。

老鹰是一种猛禽类,弯曲的嘴巴,强健的脚爪,有力的羽翼,以蛇、鼠和其他鸟类为食。老鹰的种类有很多,例如:大斑鹫、秃鹰、黑鸢等,其中秃鹰是美国的国鸟,也是美洲特有的一种海雕。 记得我们在阿拉斯加游船时,沿海岸的树林里常常可见这种巨大的鹰类立在高高的树梢上傲然面海,我们从游船上远远的眺望它们, 他们头上白色的羽毛使得它们远看之下犹如一个个圆圆的高尔夫球一下子就从密密的树林枝叶中被辨认出来。在这秋冬之际,生活在阿拉斯加北方的鹰儿们也是飞越万里来到温暖的加州湾区避严寒和繁衍下一代。

站在老鹰山顶观看鹰类在绿色的山麓和蓝色的大海还有红色的金门桥间巡弋、盘旋、滑翔真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情,那天,孩子们纪录下所看到的鹰类数只,大约近百个,科学营的老师最后让大家思考,这些个看上去与我们无关的鹰儿们,在我们人类生活的大自然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我们又能如何保护他们捍卫自然界的健康?

四天的科学营在一个暴雨的早晨结束了。 孩子们恋恋不舍,我也是惜别依依。我的童年没有这么幸运,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科学营,今天陪伴孩子们体验,仿佛让我自己补上一堂这样有益又难忘的一课。

除了学到的科学知识,我还深深地感受到美国的孩子们身上很多我不曾看到的闪光点。举个例子,最后一天的早晨,海风骤起,暴雨如注,我们却要换教室,从一个教室走到另一个教室,大约有两三百米的距离,老师带领着孩子们冲进雨幕,我也跟着跑,跑了一半,全身几乎都湿了,这是冬天的海边,气温大约零上二、三度,我都抗不住,躲到屋檐下想等雨小一点, 孩子们全部超过我进了教室,我站了大约五分钟,雨点小了才继续跑进教室。进了教室一看孩子们个个如落汤鸡,但是都听话的坐在地毯上,没有人介意能滴出水的衣服,在暖气开着的室内,我都冷得哆嗦,看看美国这些所谓吃牛奶和蜜糖长大的孩子们的吃苦耐劳,我脸红着想:这种情形若放在中国的那些一家一个的“小皇帝”身上,不知会如何?

还有一点满深的体会就是国人孩子和美国孩子的不同之处。虽说这些孩子都是在美国出生,可是因为家庭的相异和影响,孩子表现出来的种种行为相去颇远。再举个例子,最后一天的总结课上,老师说前一天看的老鹰,很多时候会沿着海湾往湾里畅游,所以,在我们居住的中湾半岛附近的史旦福大学后面的山上,常常可见老鹰们翱翔。老师对孩子们说:“从现在起到圣诞新年,周末或节假日,带着你们的爸爸妈妈去大学后面的山上看鹰,你若化三个小时,我保证你可以再见雄鹰展翅的英姿!”,一个美国孩子说:“I’ll double the time.” 即她会化双倍的时间去做,还强调每个周末她的爸爸都带她去做户外运动。随后有位国人的孩子,却说:“我大概做不到。”老师问为什么?她回道:“周末我要去学拉小提琴,还有中文学校和课外辅导,作业都做不完! 我爸妈周末要加班,我们太忙了……”。回来和我的一位朋友谈起此事和感受,她说国人的生活习性,根深蒂固,很难改变的。

在回程的校车上,我凑巧和女儿同一辆车,也见识到女儿平常在家不同的一面,在家里她是个有点被宠坏的小女孩儿,家里的每个人几乎都宠她娇惯她忍让她,她也是无所顾忌随心所欲。在她的同学们中,她全然不是一个那么任性、自我中心的娇娇女,我坐在校车的最前排,透过后望镜,看见我后面两排的她的一举一动,她身边的孩子全在听她说故事,天知道她编的什么故事,吸引了周围的孩子听得津津有味,故事说完,她又开始说笑话,把一圈人又逗得哈哈大笑。一路笑回去,回家的路上,我问她可不可以把在车上说的笑话说与我听听,她说:“妈咪,小孩子的笑话你听不懂的!”我告诉她我很高兴看见她成了大家的开心果,我说:“让别人快乐,你自己也快乐,是不是这样?”女儿撒娇地把头靠过来说:“谢谢妈咪陪我去科学营,我也很快乐!”我原以为女儿不喜欢我跟班一样地跟着她,没想到她这么说,我心里暖暖的,眼睛有点模糊。

全文完

营地课堂

捕捉鹰影

盘山公路

白屋山鹿

登上顶峰

军事遗迹

观录鹰迹

科学家们

鹰观察站

雄鹰展翅

实地学习

旧练兵场

老师同学

请看这个系列的全集:

体验美国学生的科学营 一          体验美国学生的科学营 二

体验美国学生的科学营 三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牧童歌谣的头像
 #
举着两个手指头的是海云女儿吗?
 
henrysong的头像
 #

不仅我们小时候没有这样的机会,就是今天国内的孩子也很少会有的。国内的学校太注重书本的教育,背标准答案了,年级稍微高些,连体育课都实际上被取消了,哪里还会安排什么野外活动。亚裔(不只是华裔)对孩子的教育抓得很紧,课外辅导班,钢琴小提琴,绘画等等,周末排得满满的,就是对运动方面欠缺,实在不是聪明之举。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